笔趣岛 > 极限警戒 > 1240节 月色下的杀机

1240节 月色下的杀机

  沈约在实验室中看到身边浮现出来的摇摇车时,其实是有点儿好笑的。

  这不科学。

  暖玉做的时光机和影视中表现的截然不同,影视中时光机但求炫目,可暖玉的时光机看起来更像是孩童玩具,但就是孩童玩具般的东西瞬间就将他送到八百年前的马祖洞?

  或许人类在五蕴的外延下,始终觉得超大规模、五光十色花里胡哨的东西才是人类发展的方向,却始终不知道空间另类的玄奥。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被世人传诵太久,但真正知道其中蕴藏着空间奥妙的人又有几个?

  真正的时光机是要破除固有时间概念的,真正穿行宇宙的飞行器,也不应该注重徒有其表的外形。

  摇摇车不错,最少很实用。

  人生第一次进行时空穿越,沈约没有惊慌失措,还能镇静抬头向上看去,就看到一点月色透过洞顶的裂缝照在身旁不远处。

  月色轻柔,月华淡色,洒落到人间,稍有落寞之意。

  是马祖洞!

  沈约再次确认这点。

  根据资料记载,马祖洞的洞顶大石开一罅,可引天光入洞,这种自然之景又称做马祖一线天。

  这里的山洞顶正好有一道裂痕,不是马祖洞是哪里?

  并不急于出洞,沈约缓缓坐了下来,先感受下周围的环境。

  洞内没有人气。

  这里的人气并非沈约那个世界的流量,而是说人类存在的气息,听起来很玄奇,实则猪有猪窝、狗有狗道,人类聚集的地方自然也有人类汇聚的气息。

  大多数人被外界的五色所迷,少查自身和周遭的变化,沈约却不同,他多求内在感知,对身边的气息也有敏锐的感觉。

  不然当初他也不会一出手就抓住汪兴海偷情的软肋。

  抬头望向洞顶,凝望着那微细、却仍洁白的月色,沈约隐约想到马祖此间修行的真意——马祖不是为了月亮角的奇异,而是为了这一抹月色在此修行。

  修行者多会观色。

  色非世俗的美色,色不仅是空,还是由光线组成。所谓的色即是空不过是个比拟,空中妙有是初步修行者更应该留意的事情。

  观色即为观光,观光是为显明,显明是为了得见比世间任何光亮更是光明的心性。

  这种近似修炼法是修行的一个诀窍,也是近朱者赤的一个引用。

  你可能因为五蕴遮挡,始终见不到真正的心性,但你可以尝试亲近类似的现象启发你内在的灵性。

  凝望月色片刻,沈约缓缓闭上眼睛。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甚至可说没有人烟的地方,任何人来到这里,都会急于查看周围的环境,偏偏沈约却闭上了眼睛。

  心无所住、无处不安。

  心有所安,对修行者来说,身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冥想了大约一个时辰,已经将近来的疲倦、紧张一扫而空,这才睁开眼睛走出了山洞。

  明月清风入怀,草气淡香环绕。

  望见对面山岳耸立之际,他已经听见水声。举目向对面望去,他就看到一抹亮色从天而落,那不是什么奇迹,而是一道瀑布。

  飞瀑直落三千尺般,落水却是声响甚轻。

  他离瀑布很有段距离。

  沈约通过声响稍做远近的判断,随即知道他眼下的任务就是到达飞来峰的那道瀑布下,然后从瀑布后的隐藏山洞入内,破除机关,暗道寻路,就可能发现一些月亮角。

  任务如此简单?

  看起来在周密的安排下,有着高科技的支撑,任何看似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变得水到渠成。

  沈约放松了心情,越近成功的时候,越要保持平静,这是他师父教他的道理,你如果无法克制修行某个阶段带来的喜悦,你就很难再进一层。

  很玄奇,但又很简单的道理,你成天沉迷在游戏的羁绊上,哪有时间去找女朋友呢?

  修行嘛,没有那么高难的。

  缓步下山,沈约放轻了脚步,不是怕惊动旁人,这附近根本没有人,也不是怕惊醒鬼,他从来不信鬼的存在。

  他只怕惊醒附近休憩的动物,冲出来向他狂叫一顿,岂不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

  山峰转月色,远途行树声。

  沈约踏着月色认准瀑布的方向而行,道路崎岖难行,但对他这种人来说,还可以顺利通过。

  感觉行走小半数路程时,水声略响,就像一些人梦中依稀曾有的风铃声……

  倏然止住了脚步,沈约侧耳听去,就听到似有金戈鸣响的声响。

  是铁器撞击的声音,但到了八百年前,他用金戈来形容,也是让自己融入这个环境。

  这是他的本事!

  到了任何地方,他都能设法融入,融入就成为世俗的一部分,成为世俗的一部分就会少了很多麻烦,也少了很多危险。

  古人常言高人“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是说高人有先见之明、避免灾祸,他沈约为了任务走在一条可能会有兕虎出没的地方,想不遇到是很难的,但他最少可以融入兕虎的环境。

  他甚至有让兕虎认为他是同类的能耐。

  这种荒郊野岭,怎么会有人在此厮杀?听铁器撞击的频率,好像着实有几个人在交手。

  他们为什么交手?为了月亮角?

  沈约转念间,感觉还是不去探望为佳,他在穿越前已经给自己定下几条基本原则——不参与、少好奇,多隐身。

  一切为了任务。

  八百年前的事情,无论如何,当事人都已化作了白骨,他不是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心的主儿。

  想到这里,沈约收敛了心境,继续向瀑布的方向行走。

  再走十数步,他突然止步,不是改变了心意,而是因为他突如其来的心悸。

  他身边有人!

  放眼望去,四周并无人迹。

  但这只是肉眼所见的迹象,沈约对眼睛不算依赖,他更依赖自身的感觉,他感觉绝对有危险向他逼近。

  他止步的时候,危险仍在,但危险却不动了。

  危险的目标就是他,因为他的静,引发了危险的警觉。

  沈约如斯判断的时候,已经察觉到危险所在。

  危险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