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极限警戒 > 1241节 剑仙
  有东西沿着地下向沈约接近,给他造成了危险的警觉。

  从常理来讲,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哪怕是蛇蟒一类的行动,也不过是借着草丛的掩映,沿着地面来游弋,而不是在地下穿行。

  在地下穿行的是什么玩意?

  什么物种会在地下穿行、进而获取猎物?

  土行孙?

  一念及此时,沈约眼中泛起了寒光,正常的步伐向前迈上一步……

  泥土纷飞暴起,向沈约兜面袭来,可致命的并非泥土,而是泥土之后的利刃。

  利刃持在一个浑身黝黑之人的手上!

  黑夜中,土中突然暴起一个黑色怪物向你扑来,正常人不是吓傻就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过暖玉说的丝毫不错,沈约不是正常人,在那人扑来的时候,沈约闲庭信步的向旁走了一步,然后一把推在那人的后背上。

  冲出那人唯一的亮点就是眸中的寒光,他算准了自己这一击,绝对有九成九的把握,只要不是遇到传说中的那几个人物,他甚至觉得会有十二成的信心。

  沈约不是传说中的人。

  这是穿着异服的本地人?还是穿着正服的异地人?

  那人想不明白,但还是决定对沈约出手,可他全力进攻时,眼前一花,已经失去了沈约的影踪。

  一股大力从背后涌来,让他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满天星斗化金光之际,那人还能鱼跃而起,如同深入危机的鬣狗般,还要龇牙护肛一战,不想下一刻的功夫,他已经被那个异人一把按在树干上。

  沈约按着土里窜出来的杀手,冷然道:“你敢叫,我就掐死你!”

  那人立即咬紧牙关,并非打死都不说,而是怕死不敢说。

  向旁看了眼,那人眼中露出惊骇之意,他清清楚楚记得自己左近没有什么大树,可他又是被人硬生生的按在了树干上。

  他埋伏的地方离有树的地方最少有七丈,眼前这人弄翻了他,刨除他自身摔出的距离,下一瞬间就瞬移了近五丈,然后凭借一只手将他活生生拎起按在了树上?

  这是人的操作?

  地里窜出那人身手未见得最好,但脑筋却是不差,看着眼前的沈约,如同看着阎王爷般,如何还敢求援?

  沈约见到那人眼中的惊骇,也嗅到一股尿臊味从那人身上传来,缓缓松开了手,那人软倒在地,仍不能动。

  不是被沈约点了穴道,因为那人想的明白,猫放了老鼠,还是可以随时抓回来的。无谓的挣扎只能让自己更快的送命。

  什么组织性、纪律性,都是人活着的时候讲的。

  “你为什么袭击我?”沈约问道,听到远方兵器交击声似乎少了很多。

  那面打明白了?

  夜空中传来淡淡的血腥气息,是从打斗那面传来的。

  是人总有好奇之心的,沈约也不例外,可虽然极为好奇那面的事情,但他终究能忍住自己的行动。

  不参与!

  他的任务就是取得月亮角。

  如今离完成任务不算太远了,他没有必要节外生枝,一念及此,他甚至连审问的意识都淡了很多。

  这世上总有疯狗冲出来向你狂吠一阵,你总不能对每条疯狗都问问为什么要叫。

  才有离意,那人已道:“我以为你是颜飞花的帮手!”

  那人说话似乎直着舌头,发音很有些别扭。

  沈约对于这种发音并不陌生,事实上,老外在说中国话的时候,都有些生硬的感觉,眼前这人更像是东瀛人。

  眼前这人是个东瀛忍者?沈约脑海中闪过这个概念,他听说过东瀛的忍术,也和东瀛忍者交过手。

  在他那个时期的忍术更近幻术,利用世人的视觉误差造成一种玄幻效果,可如今的忍者倒真可称得上忍者,居然能在土中行走?

  但他已发现对方能在土中行走的秘密,在这人暴起的地方,显出一个不易觉察的凹道。对方早在附近做了类似的凹道,人在其中行走就和有轨电车借固定电线行走般。

  虽是如此,能做出这种凹道,在土中行走,也着实需要一种忍耐的能力。

  或许这时期的忍者才算是忍者吧。

  “你说我是谁的帮手?”沈约不再纠结对方的身份,反问一句。

  “颜飞花。”那杀手战战兢兢道。

  颜飞花?

  这个名字很有点熟悉,沈约略一回忆,就记得他才听石田秀子说过完颜飞花的名字。

  完颜飞花是完颜烈的妹子,很欣赏……萧别离!

  完颜飞花、颜飞花,是一个女人?

  念头转动间,沈约一掌拍在那杀手的脑后,击晕了那人后,随即向打斗的方向潜去。

  根据他所得的资料,完颜飞花和萧别离、完颜烈一起穿越到他的那个年代,这说明这三人在朱仙镇一战前都没死。

  朱仙镇一战约莫是在五年后的时间!

  看个还没死的人的情况,应该改变不了什么,再说完颜飞花很欣赏萧别离,他或许可以利用这点搭上萧别离这条线。

  毕竟他为防万一,还可能要借萧别离的玄铁剑一用的。

  沈约扩展着逻辑线索时,再次止住了脚步,这次倒不是因为袭击,而是因为一声嚎叫裂开了月夜的黑。

  说是嚎叫,更像是惨叫,惨叫中凝结着一人临死前的绝望。

  沈约一听那人痛楚惨叫中夹杂的绝望,就知道那人死了大半了,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女人飞到了天上。

  女子一身白衣,飞到天上时,如同一朵盛开的莲。

  可沈约顾不得欣赏那朵莲花,只是注目在一人身上。

  一人岳峙渊渟般的站在那飞起女人的下方,黑布蒙着面,却如同个靶子般。

  空中有刺耳的暗器剌空之声传出,在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细小的黑影向凝立的那人射去。

  沈约眉头微扬,却没出手。

  不插手,也没有必要插手,因为他看出蒙面人的清醒自信之意。

  没有清醒的自信是盲信,近乎疯子般的存在,但那人绝非疯子,他只是双手一圈,四方射来的暗器奇迹般的缓了下来、停顿片刻,然后向四周反射了回去。

  沈约眼角微有抽搐,如同看到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

  这时飞到半空,抓住一根树枝的女子已经叫道:“万流归宗,你是剑仙萧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