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极限警戒 > 1252节 暗里玄机
  沈约神色萧肃。

  变化很是诡异,方才看到那猫形的石头雕像时,他内心有些奇怪,那的确是类似猫的一个石雕,可在这种地方,如何会有人雕个石猫放在此间?

  在华夏古代,很多墓葬都有镇墓兽存在的。

  镇墓兽是一种古代风俗,古代人认为,人死后会有各种野鬼孤魂来残害墓主的鬼魂,因此用镇墓兽来辟邪,避免墓主被伤害。

  《周礼》就有记载,有一种怪物叫魍象,专吃死人肝脑,而有一种神兽叫做方相氏,是驱逐魍象的,是以古代好用方相氏立于墓侧保护死者。

  华夏从远古到春秋、战国,这种风俗最盛,再往后代,更多流于形势……镇墓兽有兽面、人面或者鹿角,既然如此,用只怪猫来镇墓似乎也有可能。

  看到石猫雕刻后,很多以往不知的概念倏然划过了沈约的脑海。

  沈约内心凛然。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修行者寻求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自知。

  在以往的时候,他看似破解了无数谜团,实则却是在更深入的了解自己。

  因为了解了自己,在明界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预知到李雅薇向他开枪,在暗界的时候,他才终于破解了反力之鹰留下的最后生路——一条拯救暗界众生的生路。

  可归根结底,他的知识和预知都是建立在已知中,因为缜密的大脑,他才能综合各种已知条件,推知后续的变化,因为记忆封锁的解封,他才会抓住曾经的关键线索,为自己找出一条正确的道路。

  但他以前应该从未研究过历史。

  那他的历史知识从何而来?

  他本不知道镇墓兽的事情,但看到眼前石像的那一刻,他为何涌出这些从不知晓的知识?

  在他困惑时,听坂田诺夫在他身后说什么猫又,他本想发问,可坂田诺夫随即就露出如同见鬼一样的表情。

  沈约倏然感觉不安,就感觉有寒意冲入到他脑海。

  那不像是生理反应,更像是一种直觉。倏以意念观想清明之境护住心念,不让思想入邪,沈约低头看向手机,就见到手机上有一道红色的波纹瞬间到达峰值,随即转入峰谷。

  他知道有极为诡异的暗波刹那间充斥左近,侵入到他的脑海,但因为他如《金刚经》所言的善护念,那股暗波对他并未造成影响,可坂田诺夫却已经转身逃命。

  坂田诺夫如同中了邪一样。

  方才的那股暗波影响了坂田诺夫,让他瞬间精神失常?!

  沈约推测这点时,已经起身追了过去。虽然感觉不应改变坂田诺夫的命运,但沈约终究不忍看坂田诺夫死于非命。

  追赶途中,坂田诺夫连连尖叫,声音极为尖锐刺耳,甚至瞳孔都在放大。

  在逃命时,坂田诺夫一只手死死扣住腰间的匕首,另外一只手却在空中乱抓,很快抓破了自己的衣裳,甚至将自己的咽喉抓出数道血痕。

  沈约心中凛然,却找到了藤原井下二人死亡的真相。

  那两个忍者的情形也和如今的坂田诺夫仿佛,妄念不停的扩大,终究导致他们生理功能崩溃。

  这和吸食兴奋剂仿佛。

  吸食兴奋剂致幻产生快感,但后期时,兴奋剂却在不停的摧毁吸食者的生理机制。

  换句话而言,这是在用生命时间换取某种虚幻的满足。

  眼见坂田诺夫就要步那二人后尘,沈约终于按住坂田诺夫的肩头,见坂田诺夫在生死关头,居然仍不拿匕首刺向他,沈约微有诧异,敲晕坂田诺夫的同时,又用手机刺激了坂田诺夫的脑海,稳定了他的脑电波。

  不然坂田诺夫醒来,只怕也是个疯子。

  内心虽有结论,沈约还是仔细询问,坂田诺夫见沈约逼问紧迫,无奈道:“我看到大仙的真身是猫又。”

  沈约明白过来,那道电波让坂田诺夫产生幻觉,将他沈约看作妖怪。

  坂田诺夫见沈约并未恼怒,壮着胆子又道:“在东瀛中,猫又就是猫妖,其实妖也好,仙也罢,在东瀛,都是被人敬仰的。”

  沈约喃喃道:“原来如此。”

  在坂田诺夫说出猫又的那一刻,诡异的波纹就加强了坂田诺夫的迷信理念,让他在自己的妄念中挣扎。

  藤原井下二人估计也是类似的情况。

  坂田诺夫有些不明白,“上仙……什么原来如此?”

  沈约缓缓道:“我不知道什么猫又,我也不信什么猫又,你因为信了,因此就觉得猫又在这里。”

  看着迷惑的坂田诺夫,沈约沉声道:“你是否明白?”

  坂田诺夫迟疑道:“上仙,我不明白,猫又的确是存在的。”

  沈约轻叹一口气,知道坂田诺夫痴迷难去。

  鬼不存在,但你很难让一个痴迷鬼论的人相信无鬼的事实,他们痴迷其中,因为那已经形成他们的一个执念,若不能在心性上再进一步,他们一生都会周旋其中,这本来也是六道轮转的一个含义。

  “你可以离开这里回转东瀛了。”沈约沉声道:“如果你还想活着回转的话。”

  不再过多解释,沈约向那个石猫的雕像走回去,坂田诺夫微有迟疑,却跟随着沈约,急声道:“上仙,我虽然不明白,但我信无论如何,你都不会伤害我。”

  沈约止住了脚步,默然片刻,“你一定要跟着我?”

  坂田诺夫坚决道:“上仙,其实有没有你,这条路我都是要走到底的。没有个交代,我不会回转东瀛。”

  沈约心道,那真正的历史恐怕就是——坂田诺夫一定会死在这里。

  人力有穷,以坂田诺夫之能,执意进入此间,根本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随便你。”

  沈约丢下一句,继续前行,到了石猫前,用手机测了下石猫的材质,看着面板上的信号,沈约喃喃道:“果然如此。”

  石猫中并非全是石头材质,其中有金属信号!

  以手掌抵住了石猫,沈约微有凝气,坂田诺夫见状不解,心道上仙是要和猫又再次合体吗?

  一念及此,坂田诺夫内心凛然。

  砰!

  一声闷响后,石猫蓦地解体,化作无数石块滚落一地。

  坂田诺夫见状惊异,暗想难道是沈约分解了这只石猫?沈约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么做,不怕猫妖怪罪吗?

  他想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沈约却已从乱石中取出一个黄豆大小的闪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