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极限警戒 > 1268节 无师自通
  沈约越想越心惊。

  他虽能推出很玄奇的事情,却对月亮门的玄奇无从下手。

  月亮门根本是远超越世人认知的存在。

  沈约不能肯定眼前的这个无依之门是否是月亮门的门板,但如今有机会研究一下,总不能错过。

  这么一想,沈约忍不住走近那扇无依之门,不见林逸飞有阻拦的意思,这说明碰下没有什么危险,沈约寻思间、尝试推了推门板。

  无依之门的两面门闩虽然都没了,可门板还履行着自己闭门谢客的职责,沈约感觉推在一座山上。

  没有月亮门的帮手,他毕竟不能推得动一座山的。这就和萧楚若没有月亮门的帮助,凭借一人之力,也不能建造此间环境般。

  林逸飞已道:“应该无法推开,我曾经尝试过。”

  沈约闻言暂时放弃了推门的打算,他拿手机稍微测量下,两扇门板间没有任何缝隙。

  正常的情况,哪怕保险库的保险门,也是有缝隙存在的,只是缝隙会十分的细微,让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如今的无依之门,门板之间更像是焊死的。

  沈约皱起眉头,益发的觉得奇怪。

  这样的一道门,根本不需要门闩的。

  林逸飞那面已道:“我不久前曾经说过,我的武功大成,并非因为我是武学奇才,而是因为玄铁剑的助力。”

  回忆往事,林逸飞继续道:“萧楚将我置身这里,虽然不缺食物和水,却没有亮光。但因为这点,反让我很快的找到了此间。黑暗中,我的感觉变得敏锐,直觉也开始见效。”

  沈约暂时放弃了对无依之门的研究,决定先搞清萧别离的事情,听林逸飞这么说,他脑海中浮现出八个字。

  绝利一源,用师十倍!

  这是《黄帝阴符经》的言语,萧楚在利用这种方法训练萧别离。

  “但在我找到这里后,萧楚就对我说……你能这么快的找到这里,或许是天意。天意难测,他希望我好之为之。”

  林逸飞继续回忆道:“我那时候已经长大了几岁,听出萧楚的离别之意,以为自己不懂事惹恼了他,立即致歉,请他不要离开我。”

  沈约微有心酸,想得到那无依无靠的孩子对一个依靠的人不舍依恋之意。

  “萧楚只是道——黯然销魂者,惟有别离,然后摸摸我的头。”

  林逸飞略有伤感道:“我那时候懂的少,见他对我少有的和蔼,只以为他决定不走了,没有想到在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沈约微有发怔。

  他听得出萧楚的伤感和离意,却没有想到萧楚做的这般决绝。

  因为不忍别离,是以连道别的事情都不做?

  “我后来才渐渐明白萧楚的用意,古人《相见欢》一词道的是愁绪,因为知晓别离黯然,是以不忍道出别离。”林逸飞低声道。

  沈约轻轻叹口气。

  世人总是喜欢反着来,欢乐的时候想着离愁,生前觉得时间漫漫无从消遣,临死却在贪图最后时日的苟且残喘……

  林逸飞又道:“但当初的我真的不懂这些复杂的情感,我一直在等待萧楚的回转,走遍了这里的迷宫,呼喊着请萧楚出现,说只要他出现,我可以一辈子不再顽皮。但是……”

  默然片刻,林逸飞喃喃道:“他始终没有出现。”

  想着那无依无靠的孩子望着一道无依之门呼喊的场面,沈约内心微有凄凉之感。

  林逸飞沉默了半晌,终于又道:“好在我在这里多年,已经习惯了寂寞,喊不出萧楚,望着这道门的时候,想到萧楚说的天意,我认为一切秘密或者就在这道门中。是以终日坐在门前,同时想着萧楚说过的以意使气,以气使力,身心合一的事情。”

  沈约暗想,初见这人,就感觉这人的沉着冷静绝非一日之功,如今看来,是昔日的磨砺养成了他沉稳的性格。

  林逸飞看着眼前的无依之门,回忆道:“一个人专注的时候,会有奇迹发生。”

  沈约极为认可这句话,事实上,禅修入定就是一种专注,修行的各种体验,就是在专注中产生的。

  他是有师父的教导传授才明白这些事情,萧别离却像无师自通。

  “我喊不出萧楚,回归到从前的孤独日子,好在此间不缺食粮,我对世间也有些畏惧,就一直呆在这里。”林逸飞并不避短。

  沈约心中暗想,林逸飞虽然没有明说世间哪些丑陋,但世上若不伤害了一个天真的孩子,孩子何至于对世界如此畏惧呢?

  林逸飞平静的继续说着寂寞的时光,“我感觉身体有了些微妙的反应,想着《内经》和《道德经》的一些言语,暗想古人绝顶聪明之辈都在讲求顺其自然,听他们的总是没错。”

  沈约忍不住道:“你想的都是哪些言语?”

  古经没有武学之道,但却教导出一个武学高手,沈约还是想听听是哪些言论如此神奇。

  “比如说内经的上古天真论,道德经说的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婴儿乎?”

  林逸飞并不隐瞒,“前者讲少欲顺时之妙,后者却说专一归根的玄奇。”

  沈约微微点头。

  青叶白藕红莲花,三教本来是一家。

  华夏本土的道教和儒家,和释迦所传的佛教,在顶尖认知上都已趋于一致。悟性虽是个和尚,可从不抱残守缺,反倒教了沈约很多道教、儒家的道理。

  《内经》的少欲顺时,和释迦所言去五蕴本来大同小异,而老子的专气致柔、抱一无离说,和大雪山修行者的禅定如出一辙。而孟子的“善养吾浩然之气”,亦是类似的观点。

  一切圣贤无为法、看似差别实则无别。林逸飞以道家传世言语悟得的至理,和他沈约所习实在是异曲同工。

  林逸飞见沈约脸上神采洋溢,知其很是理解,兴起知己之感,又道:“当我想及老子所言——豫焉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容,涣兮若冰之将释等言论,不自觉的融入那种状态时……玄铁剑却有了反应!”

  沈约目光微凝,就听林逸飞缓缓道:“它似乎在召唤我,让我接近它。一柄铁剑有了反应,很玄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