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极限警戒 > 1270节 昔日义
  伊始的时候,林逸飞对沈约已然信任。想着这是君忆所找之人,为回报君忆,这才尽其所能的帮助沈约了解眼下的情况。

  好人不见得有好报,但帮人却极可能助己却是不错。

  无论在如今,还是在八百年后,和他林逸飞能够畅谈的人并不多见,实则是他的认知和别人的见识有着极大的差别。

  别人总是说些猫猫狗狗的事情,他谈论天人之道,未免让人很是别扭。为了不显得那么异类,他多选择了沉默寡言。

  在热闹的人群中,他却是孤寂的。

  直到和沈约开始交谈,他才有畅快淋漓之感。

  这完全是不同途径、却极为相似理念的汇聚,他帮沈约找到这里,沈约亦帮他明白了更多事情。

  见沈约有询问之意,显然是对什么是九别十八离并不理解,林逸飞解释道:“我从玄铁剑中突破认知的大小远近概念,亦让内息的运作益发精深,这就是武学中所言的内劲,因为和别离情绪有关,因此我将这种内功起名为九别十八离。”

  沈约“哦”了声,随即道:“我很想补充一句。”

  林逸飞肃然道:“请讲。”

  沈约见林逸飞谦逊如此,倒也不再藏拙,缓缓道:“我觉得并非玄铁剑使你冲破约束,真正想要冲破约束的、始终是你自己。”

  林逸飞微微一笑,“的确也可以这么说。完颜烈就是因为不明白这个道理,这才导致他虽得到魔炎刀,在三年后,多半也是因魔炎刀内劲练到十三无极中的第十一层,无中生有,却始终无法到达十三层。”

  沈约暗想真正的武功高手果然亦是近道的存在!

  微有感慨,林逸飞解释道:“十三无极自然有十三个层次,十一层的无中生有终有限,十二层的无有妙用才算接近真成,但只有到达十三层的无中无有,方是十三无极内功真正的神髓所在。”

  他说到这里,微有追思之意。

  沈约喃喃道:“的确如此。”

  林逸飞说了“无有”的三个层次,其实和修行极为相似,你有分别心,始终是落入下乘,就和直到你真正的突破二元认知,才能对佛经有深切的感悟般,无极功一定是突破无有的认知概念,才终会大成。

  这亦和三界层次大同小异,李巨人也说过类似的道理。

  认知到达极高的层次,绝不是分裂的,而是相通的。

  “可是……完颜烈怎么知道这里有魔炎刀?”沈约询问道,他脑海中其实还有一个疑问,如今的老完颜烈又在做什么?

  林逸飞喃喃道:“他是个聪明的人。”

  微有皱眉,林逸飞继续回忆道:“我在内功上有了深邃的认知后,很快去除了性格的懦弱。”

  沈约笑道:“是以你想出去看看了?”

  林逸飞“嗯“了声,“无论如何,我终究还是世俗之人。”看了沈约一眼,林逸飞若有询问道:“我看你对修行一道深有体悟……”

  “我以前是个和尚。”沈约直言不讳道。

  林逸飞看着沈约所着的衣裳,“但旁人不会这么看的。”

  沈约微微一笑,林逸飞眼中突现诧异,他本不是容易吃惊的人,但这一刻,却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沈约的衣裳已经改了形状,和他林逸飞所穿的已经很有些类似。

  “这是别人赠与我的战甲,可以改变外观款式。”

  沈约解释道:“这样看起来,是不是就好了很多?”

  他的战甲虽然被李巨人锁了加成的能力,但基本功能仍在,要改变款式可说是小事一件。但在运用战甲的时候,想到这战甲本是李雅薇赠与,沈约不由得有些惆怅。

  林逸飞回复了常态,喃喃道:“在我认知的年代,随时改变衣裳的颜色或者款式还处于初级阶段。”

  不再纠结这个问题,林逸飞笑道:“我没有什么战甲,但带了玄铁剑,也着实有了些自信。那时的我对迷宫已熟,知道有个出口处于悬崖之侧。若是以前,我要从那里离去绝无可能,但我武功有成,从那里离开倒是容易。我出了迷宫不久就知天下已乱,金人肆虐,中原百姓着实苦不堪言。”

  沈约已经预想到林逸飞的选择,却选择继续倾听,他何尝不知道林逸飞尽力解释、就是让他多明白有关这无依之门的用意。

  “百姓孤苦,流离失所,但幸好还有岳将军。”

  林逸飞提及岳将军的时候,眼睛是发亮的,“你当然也知道岳将军?”见沈约点头,林逸飞道:“我决定投奔岳将军!”

  他没说理由,但知道沈约一定能理解的。

  真正的和尚不是世俗口中的万事皆空的,如果那般,何必慈航普度?真正的修行者,本来不是为了追求世间更美好的存在吗?

  投奔岳将军,平定天下,给倒悬被荼毒的百姓一个安宁,不是每个有心之人应该做的事情?

  “我遇到了完颜烈,他那时候叫做颜烈。”林逸飞看着沈约,“你对完颜烈应该有所了解,但你估计想不到他当时在做什么?”

  沈约眨眨眼睛,“他改名颜烈,自然是要掩藏身份,他掩盖身份,多半是到了宋人所在的地方,怕姓氏引发不便,他或许想要收买人心?”

  林逸飞目光闪动,对沈约的看似随意、却极为精准的推测很是赞赏,“他正在屠杀那些对百姓进行烧杀掳掠的金兵。”

  沈约怔了下,喃喃道:“那倒有些让人意外。”屠杀,就不是杀人作秀,用这种方式收买人心似乎说不通。

  林逸飞随即道:“我见颜烈孤军作战,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是以我过去和他并肩作战,驱赶走那些金兵,等交战终止,他看着我,对我说了句——男儿在世,本要做些男儿要做的事情,如同禽兽般的行为,本不配生存在这世上!”

  沈约微有扬眉。

  林逸飞说的慷慨激昂,想必完颜烈当初在场亦是这般言语。

  能说出这种豪言壮语的人,那时应该有壮志豪情充斥。

  林逸飞望着那道无依之门,缓缓道:“只因此语,让我感同身受,只因这般言语,才让我在完颜烈说出要结义的时候,并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