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极限警戒 > 1274节 唐清凤
  往事如烟、历历眼前。

  林逸飞注目着眼前的无依之门,却似看穿了门板,看到那相守一生的承诺。

  真正的承诺,不是花钱买个锁头,锁紧心愿,丢了钥匙、然后将心愿牌系在许愿墙上……

  真正的承诺,是刻在心中,看似淡漠,实则从未忘却。

  但那一刻不想别离,暗许了相守一生诺言的萧别离,从来没想到造化弄人,让他不得不别离。

  沈约仍在静静的等待,他看出沉默的林逸飞实则情绪激荡。

  那是一种微妙的情绪,很多人都会忽视,但他沈约看得出来。

  半晌,林逸飞终究回过神来,“抱歉,我……”

  沈约温暖的笑,“不急,我认为人生不急,才能有不急的人生。”

  林逸飞微怔,琢磨着沈约言语中的禅意,喃喃道:“是啊,世人忙碌了一生,终究得到了什么?”

  他那一刻想的是,当年的一腔热血,又得到了什么?

  只是后世的传诵吗?

  可若世人真心的传诵,向往着美好,为何还会有更多的丑陋发生?

  内心微有惘然,林逸飞终于还是道,“岳将军因为女儿的举荐,对我委以重任。”

  沈约笑笑,“或许岳将军看得出你是英雄,这才对你委以重任的。你要知道,真正的决定,不需要别人影响的。”

  林逸飞缓缓点头,心中暗想——他在提醒我什么吗?

  真正的决定,是不需要别人影响的!

  琢磨这句话的时候,林逸飞已道:“因此、我终究不能影响唐清凤的决定。”

  唐清凤是谁?

  不等沈约发问,林逸飞已道:“她是唐门人,蜀中唐门,算是川中义勇,一直保护一方百姓不受金人的入侵。”

  沈约微眯眼睛,心道唐清凤有什么关键的地方,林逸飞为什么执意要说她呢?

  不是三角恋。

  林逸飞这种人,喜欢上岳银瓶,很难和别的女人不清不楚的。

  集中供暖和中央空调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事实证明他想的没错,林逸飞道:“唐清凤喜欢岳将军,如果用现代话来形容,唐清凤是岳将军的痴粉。”

  见沈约仍有询问之意,林逸飞解释道:“唐清凤今天也进入了渡劫迷宫!”

  沈约目光闪动,意识到这个唐清凤的关键,“她带走了什么?”他想到的事情是——林逸飞这么说,那唐清凤会不会带走某些月亮角?

  月亮角失踪一事,会不会和唐清凤有关呢?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失踪!

  君忆认定有几个月亮角失踪在八百年前,再没有在后世出现,他一定要查出这个真相才行。

  唐清凤能进入渡劫迷宫,不是偶然。

  哪怕小林清一进入也非偶然,因为他有战神图和避免脑电波被干扰的仪器。

  如果是沈约一人在渡劫迷宫,他绝对无法得到这多有效信息,得益林逸飞的叙说,他已经将事情整理出一条线索。

  八百年前、或者更久,西西里人的一艘太空船迫降在天柱山。

  西西里人终究还是西西里人,虽然是迫降,但他们还是避免了死伤,而且将天柱山内部和地下开出个迷宫。

  迷宫的目的显而易见——方便自己人行走,同时阻挡不相干的人进来。

  石像中的干扰器会干扰人的脑电波,让人产生幻觉,这对八百年前的人很管用,那时候的人很迷信。

  他们脑海想着什么,电波就会增强他们的妄念,让他们产生恐惧,进而驱逐他们离开迷宫。

  山腹中的迷宫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他们如今所处的地点,但这个地方一般人绝对无法进入这里。

  西西里人不想杀人,东瀛忍者自取灭亡无非是杀心过重,这才算是真正的报应——世人总以为佛经的因果报应是说这个人坏,他就一定要因为做的恶事,被旁人收拾,却不知道这些人一定有的报应是死亡的时刻,也就是自身所为产生的反击。

  死亡那一刻的妄念一定会放大七倍,因为你执迷什么、贪婪或者恐惧什么,那一刻得到的感觉也会被放大七倍。

  在大雪山的修行教法中,死亡只是过度、生命是连续的,临终感觉决定你接下来的状态。修行的最高境界,就是脱离这些感觉,不再进入循环之中。

  八百年前,西西里人对这些研究看起来就很深入,但他们终究没有插手世间的事情。

  真正的强者,不是靠欺凌弱者来体现的,而应该突破人类不能突破的瓶颈。

  西西里人的领袖是维拉科查,所为看起来是正义的,他们到达这里,看起来更像是完成个任务。

  实验?还是别的目的?

  他们任务的地点最少和中原两个地方相关——西北某地和河南近朱仙镇的地方。

  假设他们是实验,那实验人呢?如今是死了还是怎样?萧楚是不是西西里人?东瀛有战神和迷宫有关,如今唐清凤也能闯入渡劫迷宫,那蜀中会不会与西西里人有关?

  沈约脑海中织出一张有关天柱山事件的大网,内心却有个最大的困惑——西西里人究竟要做什么?眼前这个无依之门有什么用意?

  听到沈约的询问,林逸飞摇摇头,“我不清楚唐清凤拿走了什么,我只知道完颜烈不久前借助唐清凤带走了魔炎刀。”

  沈约又看了无依之门一眼,“无依之门上只有玄铁剑和魔炎刀?”

  林逸飞略有迟疑,“我初见的时候,的确是这样。”

  他是个谨慎的人,只回答自己知道的事情,避免给沈约造成误导。

  “唐清凤如何能进入渡劫迷宫?她为什么要来渡劫迷宫?”沈约追问这个关键,因为这牵扯到太多因果。

  林逸飞默然片刻,“这是我造下的因果。”微吁一口气,林逸飞缓缓道:“我当初年少气盛,见唐清凤对岳将军纠缠不清,但岳将军绝对无意唐清凤,遂想出手帮岳将军解决这个麻烦。”

  沈约喃喃道:“你不像管这种闲事的人。”

  林逸飞怔了下,半晌终道:“嗯,真正的原因是岳银瓶找我商议。”

  他的确不想插手他人的感情,若非岳银瓶来找,他或许根本会离唐清凤远远的,可岳银瓶的托付,他又怎么能够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