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极限警戒 > 1284节 天命所归?

1284节 天命所归?

  不是幻觉!

  沈约始终在认真思索着二人所言,他内心有种预感——石田秀子让他到了八百年前,并不是为了什么月亮角,而是为了这道门!

  林逸飞、完颜烈说的很是离奇,若是当时的宋金之人,肯定会觉得这两人入了魔、或者被鬼附身。

  一个人怎么能看得到别人看不到的事情?不是被鬼迷又是什么?

  但这两人都有着极为坚强、稳定的意志,旧事重提,更多是理智的思索,这只能说明一个现实——这道门的确可以通往另外的一个世界。

  那是有个九州之王、还有着无数智能人的世界,还能赐予和他们沟通之人神奇的力量。

  但那光闪闪的一片究竟是什么?

  沈约搞不懂,完颜烈更是摇头,“我看到这般怪异的场景,当然很是诧异,忍不住大叫道——你是哪个?什么九州之王,你可知道如今是……”

  说到这里,完颜烈有些涩然道:“我本来想说如今是大金的天下,可唐清凤也在,我仍不能对其透露身份,是以中断呼喝,但内心惊恐着实不去。”

  林逸飞忍不住笑道:“原来你也有惊惧的时候。”

  完颜烈长吁一口气道:“是人终有惊恐,我在疆场上出生入死,从来不怕,但置身那种诡异的环境,说不惶恐是假的。”

  “后来呢?”林逸飞问道。

  完颜烈神色略带惊怖,“那人本来视我为无物,但听到我吼叫后,似乎终于注意到了我,他倏然看了我一眼,我如中雷击,倏然昏了过去。”

  时隔多年,完颜烈回想往事,仍旧忍不住凛然,可见当时的惊怖。

  沈约心中暗想,惊怖不只是一种血腥,本来就是内心层次对未知危险的一种惶惑,当时的情况不要说八百年前的金人,只怕现代人经历那种场景,都能吓晕过去。

  完颜烈的表现已经不差了。

  林逸飞紧皱眉头,“然后呢?”

  完颜烈轻吁一口气,“不知许久,我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仍旧置身在这道怪门前,只是已经躺在地上,而唐清凤本来是跪在地上,此刻也是昏迷晕倒。而那柄魔炎刀,不知为何,竟然落在了地上。”

  看着林逸飞,完颜烈道:“若换做是你,在当初的环境中,会如何来想?”

  林逸飞坦然道:“我多半以为是幻觉或者中了某种神奇的巫术。”

  完颜烈轻叹道:“萧别离终是萧别离,不掩饰自己的短处,正视自己的认知!不错,我醒来后的念头和你仿佛,但内心却多了惊恐,只感觉此间古怪非常,随时都要害人性命般,于是我捡起了魔炎刀,抱走了唐清凤,逃离了渡劫迷宫。”

  顿了片刻,完颜烈补充道:“是逃离,我那时是逃离。”

  承认自己懦弱的行径,是需要勇气的。

  伸手轻轻抚摸着门上那魔炎刀的凹槽,完颜烈喃喃道:“渐渐的……我以为这是苍天赐予我的神器,命中注定让我一统天下的。”

  林逸飞喃喃道:“怪不得你没有对魔炎刀突然脱离这道门感觉到奇怪。”

  人分两类,悲观的和乐观的,悲观的人总喜欢想着厄运,乐观的却时刻想着好的将来,从心理学而言,这都是人类的本能保护,正常却遮挡住人类的正确认知。

  沈约暗想,这道门前发生的怪事可能是有些人一辈子的梦魇,完颜烈暗示自己是天命所归,那也是克服心理障碍的一种方法。

  “但你后来难道没有对唐清凤询问什么吗?”林逸飞质疑道。

  完颜烈苦笑道:“你以为我真的将这事当作灵异事件吗?逃出渡劫迷宫,由于内心震惊,我几乎忘记了飞花的安危,倒要谢谢你救了她。”

  林逸飞一笑,暗想我救她也是在救我自己!

  八百年后,完颜飞花改名颜飞花,又自称呼毕勒罕,而呼毕勒罕又有转世化身之意,此女那时着实拥有强大的势力,而且行事肆无忌惮。林逸飞也因为完颜飞花的肆意而产生冲突,若非完颜飞花念及旧情,林逸飞差点死在完颜飞花的手上。

  “等回过神来,我开始暗中试探唐清凤,试图从她口中得知真相。”

  完颜烈缓缓道:“但她只是说,因为精力衰退,是以昏倒在那道门之前,不是我救的她吗?至于许愿一事,她也感觉此事着实荒唐,在那道门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累了,只想嫁人后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

  唐清凤在说谎!

  沈约立即得出这个判断,他深知一腔怨恨绝不会这么容易化解的。

  完颜烈恨恨道:“我那时感觉唐清凤在说谎,可偏偏无法揭穿她,我总不能说,我通过这道怪门,看到了一个九州之王,而九州之王又赐予唐清凤一种力量?”

  林逸飞喃喃道:“你那么说的话,你父亲只怕以为你疯了。”

  完颜烈长叹一声,“不错,我那时理智的很。”

  他言语中有着难言的嘲讽,接着道:“就是因为我的理智,过了些时日,我开始感觉自己是不是在那时产生了幻觉,或许那九州之王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九州之王要赐力给我,让我一统天下?”

  微有皱眉,完颜烈喃喃道:“我为什么这么想?因为唐清凤后来一直病怏怏的样子,根本不像得到了什么神力,而我得到了魔炎刀,内功开始突飞猛进,得到力量的更像是我!”

  林逸飞轻叹一口气,“你有这想法也正常。这世上不是有太多的帝王幻想自己是天命所归吗?”

  完颜烈默然片刻,“我于是开始查找什么九州之王的资料,却是一无所获,只知道九州本是黄帝时期划分世界的方法。”

  仰天打个哈哈,完颜烈道:“我就想,我难道是黄帝他们的正宗传人吗?”

  沈约、林逸飞都没笑,他们只感觉到可悲。

  事实上,正统观根深蒂固,历代君王因为隔壁老王的存在,又不能检测DNA,所谓的皇家血脉无疑是个笑话,但偏偏有太多人痴迷于此,而且信奉于此,不能不说这本是人类的一个愚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