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极限警戒 > 1286节 不能挖出的门

1286节 不能挖出的门

  人的内劲并不会像某些武侠小说描述的那样,年纪越大,内劲越是深厚。

  内劲和人体的精气神有关。

  有人半百而衰,外表看起来虽还不差,但内在精气神已经如同将将用尽的煤气罐,是以一病则终,有些人看似体衰,却能年近百岁仍旧耳聪目明,是因为注重对身体节省使用。

  可无论如何,人类始终难以克服生理衰老,衰老会带来更多心理问题,是以在修行理论中,你年老才想着修行本就有更多问题存在。

  成佛是要修成个觉悟者,你不清醒想要觉悟,那和缘木求鱼有什么区别?

  清醒修行远胜混沌痴迷静坐百倍,精气神足的时候修行,亦比精气衰弱时修行领悟的更多。

  修行如此,人亦如此,完颜烈以百岁高龄,维持生命运转已是不易,如今仍能发出这般力量,本身已是奇迹。

  林逸飞突然上前一步,见到霍然望过来、满是激愤之意的完颜烈,轻叹道:“骤雨不终日,完颜烈……我帮你。”

  完颜烈怔了下,林逸飞已经蹲到他的身旁,将青石碎屑扫到一旁。

  两人联手,不多时已经掘地三尺,却又不约而同的收手。

  他们蓦地有股心悸的感觉,可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也不清楚。

  沈约亦露出诧异之意,突然道:“这个门真像有生命的。”

  完颜烈冷笑道:“它就算是活的,我也要想办法弄死它!”

  此刻若有外人在场,肯定当这三人是精神病的。

  林逸飞却已缓缓站起,询问沈约道:“方才我在掘地的时候,好像发生了什么,但我一时间……又无法察觉问题所在,你旁观者清,可曾发现什么奇异?”

  沈约注目怪门,缓缓道:“我们刚见到这门的时候,这门宽约丈许,高不到丈许。”

  林逸飞倏然看向怪门,失声道:“它好像……不是,它就是矮了。”

  完颜烈也是霍然站起,不可思议的望着那道门,随即看看脚下的泥土,“它矮了近三尺?”

  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沈约内心亦是震惊难言,在林逸飞、完颜烈挖掘的同时,他就感觉那道怪门起了变化,他遂注目无依之门,终于发现,林、完颜二人掘地三尺,这道门就矮了近三尺。

  这道门竟似有灵性般,好像不让人将其挖离地面的样子。

  “见鬼了。”

  完颜烈眼皮微跳,喝道:“我不信还有这般怪事。”

  他再次挖掘片刻,收手抬头望上去,持有匕首的手微微发抖,这一次,他是真切的感觉到随着他的挖掘,这道门也跟着他的挖掘向地下缩去。

  “这是什么鬼?”完颜烈失声道。

  穿越到八百年后,他一直致力于时光机器的研究,同时也反复思考八百年前的种种诡异。

  记忆像雾像雨又像风,可在他脑海中不停的回旋,终究留下越来越深的痕迹,再加上他开始接触科学,对鬼神一事益发感觉到无稽,这才回转后随着林逸飞第一时间到达此间。

  一切诡异的事情都和迷宫的这道门有关!

  毁去这道门也成为他坚定的信念!

  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他根本无法毁去这道门,他无法损坏怪门分毫,越是挖掘,怪门越向地底钻去。

  嘿然冷笑,完颜烈道:“老子不信这个邪,我们若真的能将这道门挖进地底,唐清凤不是一样找不到这道门,也无法利用这道门吗?”

  虽是这般说,他却没有动手,林逸飞已经叹道:“它既然能往地下钻,说不定还会长出来。”

  紧缩着眉头,林逸飞缓缓道:“这更像它的自我保护。”

  沈约倒是赞同林逸飞的想法,这道门有着神奇的自保功能,可如此一来,它为什么会消失?

  这道门总不会自己消失吧?

  在林逸飞、完颜烈穿越到八百年后,这道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沉吟间,见怪门停止了下沉,如今已是一人高矮,沈约缓缓道:“唐清凤能和这道门沟通,是因为她的坚强意志。如果我们和这道门进行沟通呢?”

  有沟通,才会有解决问题的可能,这是沈约的一贯解决问题的方法。

  完颜烈冷笑道:“你认为我们应该如唐清凤般、跪地求它吗?”

  沈约摇摇头,“那也不必。”

  得益于曾和月亮门有过沟通,沈约知道这东西很可能会捕捉人脑海中深邃的脑电波,“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我来试试?”

  林逸飞随即闪到一旁,完颜烈沉吟片刻,终于也是让开,沈约缓步走到怪门之侧,抚摸着那道门的侧面。

  怪门足有三尺的厚度,沈约摸在门侧,瞬间入定。

  入定所感,和你用肉眼所观,截然不同。

  眼睛和耳朵般同属五根,是产生五蕴的源头,会欺骗你的认知,入定所感却能洗涤你的认知。

  沈约将感觉向门内渗透,虽知道这道门是不知名的金属打造,可考虑到它表现出来的神奇特性,沈约还是将其当作生命体看待。

  片刻,他缓缓收回手来,满脸疑惑。

  完颜烈冷笑就要询问,却被林逸飞止住。

  半晌,沈约喃喃道:“奇怪。”

  他是真的奇怪,他的感知延展开去,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这听起来很正常,因为正常人去感知,也是什么都无法感受到的,可沈约却知道很有问题——当你伸手出去,哪怕陷入空中,但你只要感觉稍微敏锐些,如果外部温度低于你的体温,你仍旧能够感觉到凉凉的空气包围着你的手臂。

  这就和心燥的人只能认知自己在发热、一根筋的用空调、冷饮想要去除热气,却不知道这种举动如火上浇油般。

  心之燥火本自内,心火不除,内火终究源源不绝,只会找个对它们来说合适的机会、再度爆发出来。

  心细之人却能感觉到体内燥火或来自肝脏、或来自肺部、胃部,想办法从习惯中解决它们。

  你只要真正的去感知,你会很快感觉到你的心跳、呼吸给身体带来的感觉,由此感知身体的各种异状。

  可沈约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怎么个奇怪?”林逸飞终于问道。

  沈约喃喃道:“我摸到了门,却感觉和在一片虚无中,无有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