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 > 618:这是什么破规定

618:这是什么破规定

  顾言玦微微扬起唇角,而后弧度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一个意外的无可奈何却又幸福笑。

  他看着新娘从台上走下,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过来。

  周遭灯光闪耀,全世界却好像只剩下一个他和她。

  最终,他站起来,朝她伸出手。

  女人犹豫,伸手将他抓住。

  于是在所有人的惊诧中,她一手握着奖杯和证书,一手牵着自己的男人,提前离场。

  记者也跟随着蜂拥而出,但主角似乎早已安排,等记者追到门外,已经没了两人的身影。

  场内早已颜舜华这突如其来求婚打乱节奏,最后男女主角奖的颁发也被迫暂时打断。

  洪若含趁乱离席跑到后台:“什么情况?你们提前安排好的吗?”

  云容一愣冷静,但眼里还是有点怒意,倒不是颜舜华跟顾言玦求婚她生气,她气的是颜舜华为什么连个招呼都不跟她打。

  季禾靠在椅子上:“我们俩要是提前知道这会儿还会坐在这里等着你来问?”

  怪不得一会儿让她搞门票,一会儿又让她弄这弄那,弄半天就是为了跟顾言玦求婚。

  季禾深吸一口气,连这最重要的一步,颜舜华都抢着做了,真是恨铁不成钢!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季禾看了一下时间:“等会儿颁奖仪式结束你和经纪人自己走,这架势我肯定是要被记者围堵的。”说完她转头看向云容:“现在舆论怎么样?”

  “瘫痪了。”

  季禾点头,也算是意料之中。

  在这种场合和男人求婚,不瘫痪都对不起颜舜华之这个顶流的名号。

  -----

  同一时间的帝城。

  颜千蓝终于收到颜舜华信息,她可以去接颜舜科了。

  【没想到你最后还是嫁给了那个废物,你们两个真是天生一对!】

  她看到了新闻,她只觉得有些好笑。

  所以即便是被那么多人追逐,到头来她还是选了最初的那一个,颜舜华曾经有多喜欢顾言玦,她想这世上没人比她更清楚。

  “千蓝,几点了?”旁边的霍薇问了一句话,神色看似平常,但仔细一看眼神有些木讷。

  颜千蓝收起手机:“妈,我哥可能要回来了。”

  霍薇在听到颜舜科的消息那一刻眼神终于有了些起色:“舜科要回来了?!”

  “对,我等会儿就去接他。”

  霍薇站起来:“我跟你一起去,快去!”

  颜千蓝又将她拉回椅子上:“妈,现在时间太晚了,我自己去更方便,你再家做点东西等我哥回来吃好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爸这段时间都不在家,万一他临时回来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怎么办?”

  霍薇面露纠结,最终答应:“好,我做点舜科爱吃的,他爱吃的……对……我现在就去做!”

  说完拔腿就冲去厨房。

  颜千蓝看了旁边的佣人一眼:“好好照顾我妈。”

  “好的,颜小姐。”

  颜千蓝吩咐完,从家里出来后亲自开车去往颜舜华给的地址。

  自从颜舜科被帝城总署收押后,便几乎没了音讯,直到现在颜千蓝也才知道他被关押在帝城的第三监狱。

  第三监狱并不是一个关押重刑犯的地方,囚犯的各方面生活条件都是比较轻松的。

  颜千蓝按照颜舜华的指示,先找到监狱长。

  简单的询问流程以及身份确认之后,颜千蓝被带到留观室等候。

  没多久,留观室的另外一扇门被推开。

  警员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颜千蓝愣了几秒,认出来站在警员后面的瘦高男人的那一刻眼眶直接红了。

  颜千蓝能认得出他身上的衣服是他自己的,但是比之前大了很多很多。

  “哥,你怎么变得这么瘦了?”

  颜舜科脸色还算正常:“千蓝,我可以回家了吗?”

  颜千蓝抹了一下眼泪,笑道:“是的,我就是来接你回家的。”

  颜舜科忽然笑了,但在有些凹陷的脸上实在算不得好看,甚至还有些恐怖。

  “爸妈是不是也来了?”

  颜千蓝刚走到他身边,却被警员伸手阻止:“按照规定,你们必须先在这里交流半小时,确认没有问题了再释放。”

  颜千蓝怒瞪她:“这是什么破规定?我现在就要接走我哥!立刻放人!”

  警员没说话,但显然也没有解开颜舜科手里的镣铐的意思。

  颜千蓝见她这副态度,火气立刻上了来:“把你们监狱长叫来!”

  “颜千蓝,不要跟警察叔叔生气。”颜舜科却忽然开口。

  颜千蓝转头看着他,忽然就觉得那双眼睛平静得就像一滩死水。

  也许只是她的错觉吧。

  最终还是压下火气:“好,半个小时对吧?”

  警员:“是的。”

  颜千蓝看着颜舜科:“爸这几天出差了,妈在家给你做你爱吃的,所以他们都没来。”

  “好。”

  颜千蓝想要继续开口说什么,但看着那个警员,又只能把话压下,

  她走回去重新坐到椅子上:“麻烦你让我哥也坐下可以吗?”

  警员动了动,带着颜舜科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虽然说是交流半小时,但在这段时间里,颜千蓝除了说些有的没得之外,几乎都是沉默。

  不过好在那个警员也没真的为难他们,时间一到立刻解开颜舜科的镣铐然后离开。

  颜千蓝走到颜舜科身边,想要伸手去挽他的手臂。

  颜舜科却像被吓到一样立刻退了几步。

  “哥,你怎么了?”颜千蓝有些莫名。

  颜舜科面色苍白:“没事……我没事。”

  颜千蓝有些狐疑,但还是没多想:“那我们走吧。”

  两人一同走出监狱,一路上颜舜科都低着头,似乎在回避那些穿着警员的目光,甚至是有些害怕。

  颜千蓝有些心酸,拉着他快步回到车里。

  启动车子开出去好长一段距离,颜舜科看了好几遍后视镜,似乎是确认没有人追上来之后表情稍微轻松一点。

  “哥,他们是不是虐待你了?”刚才在留观室她不方便直接问。

  颜舜科却摇头:“虐待?那个地方让我觉得害怕。”

  颜千蓝愣了愣,她几乎从来没听颜舜宇跟她说过“害怕”这个词,看来是真的可怕。

  “他们不给你吃饭?”颜千蓝继续问。

  “吃饭?”颜舜科又摇头:“我不太想吃饭。”

  颜千蓝皱眉:“哥,我问的是他们有没有虐待你,有没有不让你吃饭?不是你想不想。”

  颜舜科直接不说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