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诸神最后的希望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李佳蔚的愿望

第四百一十七章 李佳蔚的愿望

  他们就这样肩并着肩躺着,享受海风的吹拂,遥望天上的明月,倾听冰层之下涌动的海浪声。

  仿佛可以一直到永远。

  “佳蔚——”

  “你说这海上的夜空永远都这么蓝吗?”

  李佳蔚嘲笑身边女孩的幼稚:“多少岁了你,这世界上有永远不变的东西吗。”

  “有啊,我对你的爱就永远不会变。”

  李佳蔚偏过头,笑得特别好看:“我的美人,我也爱你。”

  这一次,蔡晴朗的脸上没有羞怯没有脸红,有的只是一脸的坚定和明媚:“我知道。我等你娶我,给你生小孩。”

  一听到这话,李佳蔚的笑容瞬间呆了下来。

  “你认真的?”

  “恋爱可以有不认真的吗?”

  “呵呵。”李佳蔚干笑两声,望着天上的圆月不说话。

  突然的沉默让气氛变得有一些尴尬,为了缓和空气中的尴尬,蔡晴朗冲李佳蔚笑道:“你还没告诉我,登上星辰塔之后,你打算许什么愿望呢。”

  提起那个自上古时代起就堪称奇迹的传说,李佳蔚不羁的眼神也变得深邃。

  是憧憬,也是向往。

  最后的最后,这些情绪又通通转为深切的悲哀。

  如果他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个负累,那为何命运又偏偏要给他这样一幅充满力量的身躯!

  “是啊,我要许一个什么愿望呢!”

  “我出身显赫,整个家族在南联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更师承传奇,从小被飞灵圣塔钦定传承。世俗权力于我再无可求。”

  “我天赋绝伦,放眼千年无人可以比肩。照现在这样按部就班修炼下去,不出百年,我必将超越赵从容,成就千万年之后人族又一个至尊神明!”

  “我天生丽质,身边从不缺乏美女环绕。短短这几年,与我有过一夕之缘的美女数不胜数。高傲的公主、冷艳的贵族、蛇蝎美人、平民家的萝莉、寂寞美妇……见识过这许多不同的风景,恋爱于我而言再无半点挑战。”

  “世俗权力、个人力量、世间美色,对我而言都唾手可得。你说,我还要许什么愿望?我还有什么可许的??”

  “我倒是想啊,我想让阿雅活过来,想让师兄们都活过来,可是可不可能嘛!”李佳蔚的额头因为青筋爆裂而显得整个人格外狰狞。

  “阿元师兄说的没错,我就是个怪物,我的存在对这个世界、对所有人都是负累!我走到哪被人撵到哪,在他们口中我就是魔头,李佳蔚大魔头!”

  李佳蔚那近乎歇斯底里的低吼,让蔡晴朗感到一阵一阵的心疼。她伸出手,温柔地抚上他的额头,想抚平他心灵上的创伤。

  却……

  被他毫不留情的打开。

  “如果说愿望,那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离开这个无聊的世界,离开这个视我为负累的低级世界!”

  蔡晴朗吃了一惊,不顾被李佳蔚打得生疼的手腕,一把将他抱住。

  “不要,不要做傻事!就算,就算这个世界对你残酷,可你还有我,还有我的温柔。”

  李佳蔚冷笑着,将蔡晴朗从怀里推开,与她之间保持着一个手臂长的距离。

  “你想错了,我不是要轻生。我怎么可能是那种软弱的蠢货。”

  他语气一转,谈笑间流露的是无与伦比的自负:“我的意思是,这个世界太无聊太没有挑战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去更高等的世界。”

  “更高等的,世界?”

  李佳蔚说的字,蔡晴朗每一个都听懂了,但连在一起她却完全无法理解。

  “真是孤独啊——”

  李佳蔚的目光穿过云层,高过月亮,一直到宇宙的尽头。

  “你们这些目光局限于所处世界的人,我和你们本没有什么好说的。”

  “什么意思?”李佳蔚冰冷的语气,让蔡晴朗下意识感到慌乱。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李佳蔚。

  一直以来在她的印象中,李佳蔚都是那样的温柔,说话那样的好听,笑容那样自信而充满魅力。

  错觉,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到此为止了。”

  “我追求的是星辰以外的世界,没空和你结婚,更不可能和你生子。”

  “再见了,小美人儿!”

  说完李佳蔚再不看蔡晴朗一眼,整个人拔地而起,朝云海城的方向飞去。

  被独自留下的蔡晴朗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李佳蔚消失在黑色的夜空下。

  直到两天后,有云海学院的老师才在那一片著名的粉色沙滩上,发现了溺水昏迷的蔡晴朗。

  不过这是后话了。

  让我们回到事发当晚,在蔡晴朗和李佳蔚还说着情话赏月的时候,迎新晚会便已经结束了。

  我们的主角李应飞孤独地踏上了回白鲸堡的路。

  月色正明,他却还是迷路了。

  对一名路痴来说,夜晚的辨识度更是远逊于白天,哪怕月光将地面照得无比明亮。

  本来云海学院又大,再经过一番迷路一番折腾,等李应飞好不容易找回白鲸堡的时候,都不知道究竟是深夜还是黎明了。

  这个时候,连海风也安静了。

  只剩下长枪簌簌舞动的声音。

  既然都不知道时间是深夜还是黎明,李应飞就更不知道这家伙是一晚没睡还是早起晨练。

  不过这走了一夜,李应飞反而越发精神。再加上经历了一夜的孤独,他也想找个人说说话,于是便沿着爬梯上了露台。

  “枪法不错。比四年前又进步了不少。”

  宋佳璟把白樱梨花枪舞得虎虎生风,没有半点要搭理他的样子。

  不过李应飞知道,虽然这俩家伙都拽上了天一副不与人沟通的样子,但李佳蔚那个花痴仅仅是厌憎同性不屑于男的多说,而宋佳璟则是纯粹的天生冷傲,所有人都不在他眼里。

  也就是说,李佳蔚的不屑是对他性别的鄙视,而宋佳璟的孤傲是一视同仁,不针对他李应飞一个人。

  明白了这一点,李应飞就好接受的多。

  他就近找了块台阶坐下,颇感兴趣地欣赏起了宋佳璟的枪法。

  快五年过去了,这家伙的枪术还是以防御为主,守多功少。即使偶尔的攻击,也不过是回身的防守反击。

  一个高大威猛的男的,练的竟然是乌龟壳子一般的枪法。

  每次一想到这,李应飞就忍不住在心里偷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