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林德之门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格里芬一族世代忠良啊

第一百八十二章 格里芬一族世代忠良啊

  安德里亚斯心下大恨霍恩比的倒戈,但他已身在局中,却不似霍恩比那般能轻易示弱离开,不然就真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了,于是大声道:“主教阁下个人意见却不能代表什么,你让教会的所有人停下检查,哼,是在持势横行啊。”

  霍恩比虽然舔林德舔得厉害,却也不愿意为此出头正面抗下事端,只当没听到。

  林德心里叹气,霍恩比也许被自己带的有点太偏了,左右逢源并不是坏事,可站边后还妄想谁都不得罪,就有墙头草的嫌疑了,这样的作风先天就把自己放在了不被重视的那一端,这是弱者生存的智慧,却不是强者值得追随的品质,难成大器。

  就算是林德自己,平时酷爱借力打力、顺水推舟,可到了表态时候,他从来都旗帜鲜明,不惧正面斗争。无谓的消耗可以避免,必要的地方还黏黏糊糊就会丧失信任。

  “我教你外圆,谁让你无师自通内也圆的。”林德心里这么想,也代表霍恩比至此再无法获得他的信任,无关势力合作,而是私人层面的情谊。

  安德里亚斯恨恨看向林德,嘴上却对精灵道:“众位尊敬的客人,我作为皇室代表,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另外,我郑重邀请你们前来我国帝都进行更为正式的外交协商。你们或许对伦尔波帝国还了解不够透彻,区区一名实地伯爵,他哪怕出面进行代表,所签订的协议在帝国也没有强制执行力,更别提在整个人类地区了。”

  一直沉默寡言的黑骑士吕西安也道:“是的,至少在元帅道格拉斯的驻扎地,林德伯爵所签署的协定,没有意义。”

  哦吼,帝国的内乱。

  法师议会的人脸上带着肉眼可见的欢乐看戏表情,只有派翠西亚笑不出来,作为法师使者光明正大的狠瞪发言的两人,心下难过,却不仅仅是为了林德,更是为了自己的祖国在公开场合拆台自己人的闹剧。

  帝国一直都是最强人类国度,现在从外人看来,确实是发起挑战的好机会,一个不团结分裂的国家,哪怕再强大也不会令人畏惧。

  林德听闻两人发言,闭目了几秒,随后睁开眼睛,失去了一直保持的营业微笑,他发色瞳色都浅,脸颊无肉棱角分明,因此当他不笑时,锐利感油然而生,更何况此时目光如炬,和平时温柔好说话的样子相差甚远,琥珀色的瞳孔有一种冷兵器的凛冽。

  用玩家的话:{哇,这个距离感,看着就很贵。}

  {小林酱的目光突然犀利起来了!}

  {搞事搞事,小林终于又变成林哥了吗,快喷他们!}

  林德不开口,但神色已表明态度。

  在其他人的议论声中,安德里亚斯先抗不住,问道:“林德伯爵可是帝国人?”

  林德朗声道:“我祖先出身赫赫有名的狮鹫骑士团,家族以格里芬为名,世代忠良坚守领地,父亲为救援帝都魔潮爆发身受重伤不治而亡,兄长在叛军无耻偷袭时,为了正统继承人甘愿献出唯一逃生的机会,抱着必死的决心被俘……如果格里芬一族不是帝国人,我不知道还有谁更有资格是帝国人。”

  安德里亚斯等的就是这番表态,看向吕西安,这位骑士无比正义道:

  “那你就该明白,帝国现在、我不得不说实话,确实不算太平,为了维持以往的荣光,人类代表一事决不能出错,你难道自认整个帝国,只有你这个尚不满20岁的年轻人最能代表帝国的风采吗!想出风头我可以理解,但大事上,作为帝国伯爵,还希望你以大局为重,让更有能力的人上,而不是只想着自己,趁着混乱投机取巧抬高自己,以免贻笑大方。”

  “帝国不太平是因为我父亲平息魔潮吗?帝国不太平是因为我兄长坚持正统吗?帝国不太平总不会是因为我太年轻吧?兢兢业业一直坚守在北境防线的诺曼家族可以这么问我,顾全大局没有家族之见维持了皇室体面的菲碧皇后也可以这么问我,但唯独,唯独辜负了帝国荣光、背弃没做出任何错事现今皇帝的你,作为乱臣贼子部下的你,没资格以帝国之名来质问我。”

  吕西安神情一黯,林德反问道:“如今的道尔顿陛下可曾有过蛮横残暴的要求?下过贪婪短视的命令?还是曾经无礼侮辱过你的尊严?他没有!他也许不是历史中出色的贤王,但他也在尽力维持帝国的稳定,在这过程中他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吗!他没有,他只是给的不够多。反倒是你,我看你言辞正义,却只用道德来要求别人,不看无端背叛的自己,还敢来质问我——一名世代忠良的格里芬。”

  林德神态轻蔑道:“贻笑大方的只有你,还不退下。”

  来呀,不就是站在道德高地吗,看看谁站的更高。

  在中央,因为菲碧、麦肯锡确有把持朝政的嫌疑,因此林德还没有特别表露过道德小标兵的专长,可是,找一个追随元帅的人来道德绑架,那林德能站在道德的珠穆朗玛峰上俯视吐鲁番盆地。

  吕西安成熟不算白皙的脸庞居然还能发红,一时失语,羞愧难当不知如何发言。

  安德里亚斯上前道:“忠诚的又岂止是格里芬家族,只谈家族的过往,不看未来的趋势,死守着过时的传统,抱着腐朽的观念让帝国沉沦,这难道就是你父亲想看到的场景?要是死后有灵,老格里芬伯爵必然是如同之前不顾自身生死一般,也不会在意人类代表是否是自己的儿子,而是更希望有能力的人担当。”

  “代表我父亲发言,请问你是哪位?”林德像是冷静的火焰在燃烧一样,理智中带着愤怒:

  “另外,就算你是皇室代表,我先仅代表自己表示疑惑你皇室代表身份是如何而来,今天过后我会向皇室一五一十反应你的所作所为,包括和叛军一同逼问帝国伯爵一事。”

  安德里亚斯微微皱眉,显然自己说到了他的痛处,这次他能成为皇室代表并不简单,更坚定了林德判断,中央本身对自己当人类代表反对声并不强烈,更像是安德里亚斯借身份发难。

  林德嘲讽道:“你的逻辑很矛盾,国家大事,我身为年轻的‘区区’实地伯爵应该让贤,那你不过是年轻的贵族后裔,怎么没有让出皇室代表的身份,让更有能力更有风度的人来代表皇室风采?”

  “两件事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林德哂笑:“不过双标而已。”

  安德里亚斯没想到林德言辞这么锋利,和来往时如沐春风的圆滑风格完全不同,他知道林德伶牙俐齿,这一点但凡交谈过都有其感,但哪怕有矛盾时,风格也是贵族式的绵里藏针,而不是现在的舌如刀锋。一点都不怕得罪人,也一点都不怕彼此彻底敌对,强硬的不能更强硬,真难想象,这是一个最初以情夫绯闻、病秧子、幸运儿闻名的人,因为从没设想过林德会如此硬气,此消彼长,他反而一时怯弱了。

  吕西安似乎调整好了,严肃道:“叛军一词,还请慎言,首先,道尔顿陛下的皇位更迭存疑,没有上任皇帝的命令,并且众所周知他从来都不欣赏道尔顿陛下。其次,元帅只是在治国观念中有更为先进的不同见解。最后,道尔顿陛下急急忙忙的登基,本就没有获得我们的宣誓效忠。哪怕观念不同,我也尊称道尔顿为陛下,希望阁下你也秉持礼节,言辞尊重元帅。”

  “言辞尊重,就是尊重?”林德脸上露出可笑的表情:“你口口声声称陛下,但行为举止显然一点都没把道尔顿当陛下,而是把元帅当成真正的陛下,如此心态,只称你一句叛军,已是我尊重来客最大的敬意。既然你说是因为匆忙登记从无机会效忠,那我现在提议皇室再办一次更为正式的登基大典,我也愿意作为担保给你一次上殿的机会,那你可愿意来宣誓?”

  吕西安语涩,不知如何回答。

  就算是这两人的车轮战,互相打配合给休息斟酌时间,场面也非常明了了,根本不是林德的一合之敌。

  来客后部突有一人大步向前,穿着长袍,一副文化人学者打扮,义愤填膺道:

  “还真是能说会道、善于狡辩,既然你认为我们是叛军,那我们也不必客气,你们如果真的是为帝国好,怎么可能会捧个傻子当皇帝!”

  这话很不客气,却也很一针见血,捧个傻子,除了麦肯锡这类死忠(林德不忍称之为愚忠),但凡是个人都觉得这群贵族不怀好意,拿着传统当谋利武器,林德撇他一眼:

  “你是?”

  “哈不说‘请’了对吧,因为我看起来就不是尊贵的阁下,而是被尊贵的阁下们用来粉饰粗鄙的抹布,你们除了争权夺利、擅长言辞,还会什么?找几个学者或者小官员忙的要死要活,自己肆无忌惮的乱发命令、斗富争艳,所有智慧全用来巧立名目的加税,除了让其他人过的更为苦难,你们到底还为世界做出过什么!”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在这个世道堪称偏激的说法,居然让被指责的林德一方的万佳族频频点头,本是学者一方的安德里亚斯反露厌恶之色。

  这一刻,不管是精灵还是法师们,都有一种荒谬的错位感。

  妈耶,不愧是人类最强帝国,这瓜也是特别的香,就是比其他国度的瓜更特别、更解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