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长生路清歌一曲 > 五百一九章 沧澜山上好风光

五百一九章 沧澜山上好风光

  傅行安行至半路,越想越觉得许清歌这个名字熟悉。

  他思索了半天终于想起半年前傅知秋游历回来后,传遍整个上层家族的传闻。

  传闻不就是说她和自己的侄儿同待在一个秘境里,双宿双栖二十年吗?

  如果说她和自己侄子是这种关系的话,那么将来他们是不是有可能是一家人?

  如果不看她的容貌的话,以她的修为,确实配得上他的侄子。

  而且她的雷系功法比他们家族的【五雷神功】更加厉害,将来成为一家人,她的功法不就可以对傅家子弟开放。

  那么这件事不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吗,他得赶紧赶回燕都城去告诉傅知秋。

  可千万不能因为知夏莽撞,伤了那姑娘的心。

  身受内伤的傅行安顾不上疗伤,日夜赶路前往燕都城。

  ——————

  “哭丧个脸给谁看?”

  小鱼儿戳了戳傅知夏的下巴,“做俘虏要有做俘虏的自觉,来,给爷笑一个。”

  小白跳到许清歌肩头鄙夷的望着小鱼儿:“这种女人你也看得上,比清歌姐姐差远了。”

  只是最近清歌姐姐迷上扮丑,不见她用真面貌示人,他都快忘了原来清歌姐姐长什么样了。

  傅知夏身为俘虏倒是老实很多,她不敢发出抗议,只是偷偷望了望许清歌干枯蜡黄的脸蛋,在心中暗骂那小白鸟眼瞎,他哪只眼睛觉得许清歌容貌比她强的。

  不光主人不要脸,就连养的宠物都这么脑残。

  小鱼儿:“我是外貌协会的,一路上这么无聊,除了欺负她,实在找不到其他事情做啊,鱼生好无聊啊!”

  好像回许清歌的虚空境里泡灵池,可惜有外人在,这个愿望目前实现不了。

  “都别抱怨了,有事情让你们做了。”

  许清歌指着前方隐隐约约的山体轮廓,“那就是沧澜山,等会进山之前就把你们的高阶妖兽的气息放出去。”

  “你想让我俩为你开路?”

  小鱼儿神色兴奋起来,“让这些小妖臣服我在行,就用不着小白了吧,毕竟他还没化形呢。”

  小白一听急了:“看不起谁呢,我可是神鸟大鹏,天生血脉压制你们这些普通妖兽,比你在行。”

  “有本事单挑。”

  “好啊,谁怕谁。”

  “都别吵了。”许清歌大吼一声,硬生生被这两个时时刻刻互别苗头的家伙逼成了母老虎。

  她指着小鱼儿说道:“你放出化形大妖威压开道。”

  没等小鱼儿得意,许清歌又指着小白说道:“小白你速度快,先飞沧澜山游览一圈,看看山上有没有什么隐藏的危险,如果山中还有其他化形大妖,不见得会理小鱼儿的警告,然后再帮我看看镇魂草在哪个地方生长。”

  之前已经让他们看过镇魂草长什么样,以小白的眼力一定不会错过。

  “好的,清歌姐姐等我好消息。”听到自己的任务比小鱼儿还多,小白很高兴,他展翅高飞变回大鹏鸟模样。

  “对了,遇到危险,千万别冒进,一定隐藏好自己等我来。”

  “清歌姐姐放心吧。”小白一挥翅膀飞向云层看不见身影。

  沧澜山山脉辽阔,绵延上千万里,横跨大通国和神龙国两个国家。

  但主峰沧澜山在大通国国境,算的上一处适合高阶武修来探险历练的好地方。

  但同时因为地靠边境,再加上地势险要人迹罕至不说,还有许多的高阶妖兽在这里生存。

  听说几万年前,有尊君目睹过这里有归元期大妖经历九转雷劫飞升上界。

  可见这里有许多大妖们再此隐居修炼。

  所以才会让许多武修有来无回。

  入玄境以下武修根本不敢来此历练,而入玄境以及以上修为又少之又少,就造成沧澜山成为妖兽的天堂,人族的禁地。

  “姐姐,这里好美啊!”

  薛梨白不懂这里的险恶,她只是觉得山中不仅元气浓郁,就连植被都比大陆上长得更有灵气。

  路上,她们不仅见到过会喷火焰的蘑菇,头上长满青苔并开出花朵的驯鹿,还见到过通体散发五彩缤纷光芒的九阶通天树。

  只是那棵树依然成精,还没等他们上前,通天大树“嗖”的一声,化为五彩灵光消散不见。

  颇得草木精灵一族喜爱的许清歌很是受伤,原来也有草木精灵一族不买她的账啊,自己确实有点太自恋了。

  不过这点打击击退不了她的热情,她又兴致勃勃的看起其他的灵植。

  逛了一天,其实她们几乎还在山脚的位置。

  没办法,这座主峰太大,想要逛完,可能最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许清歌一看时间就这么浪费了,忍住心痛阔别了那些稀有灵植,找镇魂草要紧,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

  大通国燕都城——

  傅知秋上前接住傅行安摇摇欲坠的身体。

  “二叔,是谁打伤了你,我去找他算账。”

  “别冲动,知夏丫头在她手上,她让你前去才能放了知夏。”

  傅行安连忙拦住傅知秋。

  “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知秋问道,以他的了解,二叔是个淡泊明志一心修炼的人,要不然也不会选择驻守边陲海港城——白星城,更不会轻易招惹去别人。

  这件事很可能和他的堂姐傅知夏有关,二叔一直未婚,无儿无女,所以一直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

  特别是他的堂姐知夏,因为是他们这一辈唯一出生的女孩,受到上一辈所有长辈的宠爱,也正是这些宠爱让她变得特别娇纵跋扈。

  以她的性格,如果一直待在大通国没什么问题。

  毕竟郡主的身份在这放着,也没人敢惹她。

  但是出门在外,那些真正的高手和其他国家的武修不会因为她的身份而谦让她。

  说不定这次二叔很有可能受了傅知夏的连累,要不然怎么那么巧,正好傅知夏在白星城,然后就出了这种事。

  傅行安知道瞒不住傅知秋,也没想瞒他,许清歌的事情一定要告诉他,具体怎么做,就看他的侄子是怎么想的了。

  谁让他是未来王位继承人,同时也是他们这一辈最聪明的孩子,肯定明白家国利益为重,为了堂姐为了国家,所以侄子还是会牺牲自我成全大我吧。

  于是便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叙述了一遍。

  “胡闹,竟然敢打入玄境大武修的主意,二叔,你怎么也陪着她一起胡闹。”

  傅知秋刚听了一半就坐不住了,这个堂姐脑子有坑吧,能以一人之力杀死圣级海妖的人,能是简单的入玄境大武修吗?

  即便她依靠法宝和灵宠,那也是凭自己的本事得来的。

  而他这个堂姐不仅想抢人家的劳动果实,还惦记人家的化形大妖灵宠,活该被人抓走。

  “对方为何要让我前去?”

  虽然认为堂姐活该,但毕竟血脉亲情在,傅知秋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堂姐被抓不管。

  “因为她是你的老朋友,她说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和知夏都不可能活着回来。”

  “老朋友?”傅知秋好奇问道,“叫什么名字?”

  “许清歌。”

  “什么?”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傅知秋身后走出一位硬朗高大的男子。

  此刻他气息凛厉,竟然连傅行安都感到周身一冷。

  “他是谁?”

  傅行安如临大敌,这人给他的感受不比许清歌的气息弱,大通国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高手。

  “他是冷统领,二叔刚才说的可是真的?真的是许清歌抓了知夏姐?”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知夏得罪谁不好得罪那个女人,就连他当初也没在许清歌手里讨得了好。

  “是的,千真万确,许姑娘让你前往沧澜山负荆请罪,才能放了知夏,所以这件事必须你亲自前去才行。”

  去吧,最好老情人见面旧情复燃,然后变成一家人。

  傅行安在心里默默祈祷。

  “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傅知秋察觉出许清歌应该生他们傅家的气了,所以才会让他负荆请罪前去,要是自己带着冷冥,是不是能让她的气消一些。

  “现在就走。”

  好不容易有了她确切消息,冷冥当然不容错过。

  傅行安这才察觉出几分不对劲,怎么知秋对这个手下这么客气呢,客气好像是平等对待一样。

  他真的只是傅知秋的统领吗?

  “要不要带什么宝物?”

  赔礼道歉总要有赔礼道歉的样子,傅知秋一想起许清歌得理不饶人的脾气,就有些头皮发麻。

  这位堂姐可真是给他找了个大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