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世子很凶 > 第六十三章 一家人

第六十三章 一家人

  “喂!喂!我真死了啊,有没有人呀……”

  衙门后方的大牢内,钟离楚楚垫着脚尖从小窗口张望,碧绿双眸在火光映衬下晶莹剔透,宛若两颗亮晶晶的绿宝石。只是这双漂亮的眸子里,此时只有慌张和担忧。

  从宋英的话语中,钟离楚楚已经明白自己是诱饵,把她关起来,只是想把许不令引过来罢了。虽然不明白大玥朝廷为什么会对肃王世子动手,但钟离楚楚知道这绝不是小事儿,帝王将相之间的算计远比江湖狠辣,要么没事,有事就必然是赶尽杀绝的下场。若是因为她自作主张跑来幽州,忙没帮上,反而把许不令给害了……

  钟离楚楚越想越怕,脸色又白了几分。彼此相识以来,她便发现自己尽在给许不令惹事儿,在肃州害的许不令独创黑城被千军万马追杀,在洪山湖害的许不令孤身剿匪受伤,到了幽州还是如此。

  虽然这些不是她的本意,但结果总是害的许不令为她犯险,说是把许不令当做朋友知己,可这哪里是朋友该有的样子,完全就是个恃宠而骄不省心的惹祸精!

  钟离楚楚眼中满是自责,生怕许不令正在外面浴血厮杀,又或者已经被朝廷抓住了,可她被关在这铁牢房里,除了无助等待别无他法。

  好在无助的等待没有持续太久时间。

  很快,张薄言的副手便小跑过来,手里拿着钥匙打开锁链,在门外点头哈腰赔罪:

  “姑娘,此事于张大人无关,您出去后可莫要乱说话,我们也不想抓姑娘你,但是有心无力,您的白骆驼都是张大人自掏腰包喂的长白山人参,可半点没亏待……”

  副手如此诚惶诚恐是有原因的,想巴结帝王公候,最简单的就是讨好掌权者宠爱的妻妾,一个枕头风下去事儿基本上就成了一半;反之也是同理,宰相肚里能撑船,宰相夫人可不一定。万一这姑娘出去就和肃王世子哭闹叫委屈,肃王世子为了安慰美人,指不定就随手抓两个人砍了。

  钟离楚楚也分不清幽州官府和狼卫直接的区别,对她来说都是一伙儿的,见有当官的过来,她急忙趴在小窗口紧张询问:

  “你们把许不令怎么样了?你们要是敢乱来……”

  “哎呦!姑奶奶,我们能把肃王世子怎么样,张大人脑袋都差点被摘了,您快出去吧,不然小王爷得发火杀人了,我们可没亏待您,千万要实话实说……”

  钟离楚楚见官吏态度这么卑微,心里稍微放松了些,牢门打开后,连忙回身抱着自己的小包裹跑了出来。

  副官陪着笑脸,躬身走在前面带路:“姑娘你慢点,不然小王爷瞧见,还以为我们怎么亏待你了……”

  钟离楚楚也不好接话,快步穿过幽深走道,来到大狱的高墙外,骤然明亮的光线让人根本看不清东西。

  钟离楚楚用手遮住眼睛,稍微适应光线,便瞧见许不令站在戒备森严的大狱外,一袭白衣如雪,手提单刀面色桀骜,‘我不好惹’四个字几乎写在脸上。

  “许公子!”

  见到许不令,钟离楚楚担惊受怕的情绪全爆发了出来。顿住脚步,眼圈儿一红,各种情绪萦绕心头,模样就像是被放出少管所的问题少女,瞧见家长在外面等着,既想念又怕被责备,不太敢过去。

  大狱外,许不令听见声响回过头,见钟离楚楚安然无恙,心里稍微放松了几分,抬手勾了勾:

  “傻站着做什么?过来。”

  “哦……”

  钟离楚楚眼里有点委屈,小跑到跟前,低声道:“许公子,对不起,我……我又连累你了……”

  许不令扫了眼周边的狼卫和狱卒,并未多说,吹了声口哨唤过来追风马,翻身上马,伸出手来:

  “上来。”

  钟离楚楚稍微愣了下,知道这是让她共乘一马,可这里人多眼杂的……

  钟离楚楚终究没和许不令确认关系,稍微犹豫了下,回头看向后面的大狱:“许公子,我的骆驼……”

  许不令还得甩脱狼卫的跟踪,怎么可能带着匹跑得慢的骆驼。他附身一把抓在钟离楚楚的腰带上,把钟离楚楚直接给提到了怀里坐着,轻夹马腹往街道上走去:

  “以后不准骑骆驼了,回肃州我给你找匹好马。”

  “呀—”

  钟离楚楚身体一轻,继而便坐在了许不令的怀里,心里又惊又羞恼,本能的想要躲闪,可瞧见许不令盛气凌人的目光,也不敢反抗,只是紧绷着身子:“许公子,你……骆驼跟了我好多年了……”

  许不令手持缰绳,双臂环着钟离楚楚,面色依旧桀骜不驯,不过嘴上轻声说了句:

  “听话,别耽搁时间,得速速离开,不然就走不了了。骆驼以后过来取,官府会当祖宗供着的。”

  钟离楚楚自是不明所以,不过瞧见许不令的眼神,她也不好再多说,低着头坐在许不令怀里,轻轻‘哦’了一声。

  踏踏踏——

  骏马穿过道路,官吏在旁边点头哈腰恭送,驻守大狱的官兵分立在两旁,虽然没人敢正视,但眼底明显都充满艳羡。男儿谁不想鲜衣怒马怀抱美人,可把当代唯一的八魁抱在怀里满街跑,世上能做到的估计也就不到一手之数,不少人都在心里感叹一句‘大丈夫当如是也’。

  钟离楚楚不是第一次和许不令亲密接触,上次在黑城外的沙漠里逃窜,被许不令抗在肩膀上飞奔,风吹起裙子屁股蛋都漏出来了。

  但那时候是荒郊野外没外人,这次大庭广众之下坐在许不令怀里,脸上明显有些窘迫,绷直身子尽量不和许不令靠在一起。

  许不令瞧见钟离楚楚脸色略显愧疚,轻轻摇头。他和玖玖成了夫妻,那玖玖的徒弟自然也是他徒弟,当下轻声安慰:

  “楚楚,你不用自责,这次是我的原因,把你连累了。”

  楚楚?

  钟离楚楚听见这么亲昵的称呼,略显疑惑,不过也没有介意,摇头道:“是我没注意藏好行踪,被狼卫找到了,不然也不会被狼卫当做诱饵……朝廷怎么会针对公子?”

  “到了安全地方再说吧。”

  “哦……”

  钟离楚楚见此也没有多问,想了想,微微回过头:

  “许公子,谢谢了。”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

  一家人?

  钟离楚楚愣了愣,表情拘谨起来——这……这是指我和他是一家人?我们好像还没有那什么……难不成藩王世子娶姑娘不用和对方商量?这也太霸道了些……

  钟离楚楚本想说些什么,可犹豫了下,还是抿了抿嘴唇,低着头没有说话……

  --------

  城东衙门外的街道上行人入织,周边乡镇的百姓簇拥在街头挑选着年货,偶有发现衙门里面动静的闲汉探头打量,也马上被外面的卫兵轰开了。

  距离衙门半条街的一条巷子里,两个充当岗哨的狼卫被打晕了过去绑在一起,钟离玖玖和宁清夜穿着狼卫黑衣,趴在一起盯着周围的动静。

  视如己出的乖徒儿被抓了,钟离玖玖心中自然担忧,不过瞧见许不令提着刀进衙门的嚣张模样,心里又稍稍松了口气,只是仰着脸颊眼巴巴望着。

  宁清夜也有师父,明白若是自己出事了,师父会有多担心,虽然对钟离玖玖有些小意见,此时还是出声安慰了一句:

  “你不用担心,许不令很厉害,在长安城都是想杀谁就杀谁,这里几个小官奈何不了他。”

  钟离玖玖听得出宁清夜言语中的安慰,她虽然和宁玉合不对付,但对宁清夜挺亲近,小时候还想让清夜当徒弟来着。她微笑了下:

  “许不令本事大着,我自然不担心,只是怕他出手太重,闹得不好收场。”

  宁清夜微微点头,在房顶上趴了片刻,见衙门里没有大开杀戒的模样,也放松了几分。

  两个人独处了片刻,宁清夜忽然想起上次的事儿,偏头询问道:

  “在陡河口镇那晚,你发现什么奇怪地方没有?”

  钟离玖玖微微一愣:“呃……此话怎讲?”

  宁清夜对人情世故反应比较迟钝,但脑子可不傻,这几天已经分析出一些问题了:

  “那晚你和我说过酒葫芦的事情后,第二天一早许不令就拿着酒葫芦过来了,不过最后换成了送剑。”

  钟离玖玖眨了眨眼睛:“是嘛?可能是正巧他要送吧……”

  宁清夜摇了摇头,眼中带着几分怀疑:“不可能,我起初去了许不令的房间,准备和他聊天,但是敲门他没有回应,是夜莺开口说他已经睡着了。以许不令和我的关系,不可能对我如此冷淡,若是对我冷淡,第二天一起来就不会送我东西,只能说他当时没在房间里,又不想让我知道他不在屋里……”

  完了完了……

  钟离玖玖瞪大眼睛,没想到宁清夜这直肠子的姑娘也能把这些弯弯道道分析清楚,她心思急转,连忙抬手打断了宁清夜的话语:

  “别瞎想,我给许不令开了几样安眠的药物,真睡着了,不是不想见你。”

  宁清夜略显茫然:“行走江湖逃难,你给他开迷药?”

  钟离玖玖认真点头:“你又不是大夫,懂个什么?”

  “……”

  宁清夜总觉得那晚有古怪,扫了钟离玖玖几眼,也没有再瞎想,只是认真道:

  “我事先和你说好,你那些歪门邪道的伎俩,最好别用在许不令身上,他是我师弟兼救命恩人,让我发现半点不对劲,可不会顾忌彼此情面。”

  钟离玖玖无言以对,什么叫‘我那些歪门邪道的伎俩?’,明明是那死小子的歪门邪道伎俩全往她身上招呼好吧,什么抱着趴着骑着侧躺着……可劲折腾人。

  这些话显然不好意思当着宁清夜说,钟离玖玖也只是含笑点头,瞧见宁清夜认真的模样,打趣道:

  “清夜,你是不是喜欢许不令?”

  ?

  宁清夜稍微茫然了下,摇头:“江湖知己罢了,谈不上男女之情。”

  “那就好……”

  “嗯?!”

  “哦,呵呵……我心烦意乱的,没注意听,随口说说……”

  “是嘛……”

  (注:昨天的更新有BUG,钟离玖玖没听楚楚说起过许不令和宁清夜的事儿,不然知道大小宁共侍一夫不会这么淡定。最近码字太多写糊涂了,觉得不对劲回头仔细翻了下才发现,已经修改了,实在抱歉。)

  --------

  踏踏踏——

  马蹄踏过长街,很快从街口转入了小巷子。缉侦司没理由扣下许不令,跟踪也不能光明正大,只是各处暗哨彼此轮班盯梢,确保许不令不会消失在视野内。

  许不令进衙门前,已经布置好了退路,让钟离玖玖和宁清夜在此处接应,便是拔掉岗哨防止被狼卫察觉。

  离开狼卫视野后,许不令便加快了马速,快步来到了房舍下方。钟离玖玖和宁清夜披着狼卫黑衣,从房舍上一跃而下落在马匹上。

  “师父!”

  钟离楚楚瞧见亦师亦母的钟离玖玖,双眸中满是惊喜和委屈,忙的从许不令马上跃起,落在了钟离玖玖背后,抱住了钟离玖玖的小蛮腰:

  “师父!吓死我了……”

  “死丫头……”

  钟离玖玖这两天担心坏了,瞧见徒弟安然无恙后,抬手就在钟离楚楚的张力十足的屁股上打了几下。

  啪啪——

  “都让你在船上等着,谁让你过来的?本事没有光会惹祸,要是出了岔子,你让我以后怎么活?……”

  话语严厉,不过其中的关切也发自心底。

  当着许不令的面被师父打屁股,钟离楚楚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住了钟离玖玖的手:

  “快走吧,我知错了……”

  说着看向面色清冷的宁清夜,微微颔首:“宁姑娘,你也在啊。”

  “好久不见。”

  宁清夜向来言语不多,颔首示意后,便把狼卫三件狼卫黑衣递给许不令和夜莺。

  五个人都换上了狼卫的装束,迅速朝幽州城外行去。

  钟离师徒共乘一马,神色各有不同,钟离玖玖为了掩饰和许不令的关系,目不斜视一副严师做派;钟离玖玖坐在后面,则是偷偷瞄着许不令。

  许不令自然能感觉到楚楚的目光,但刚和玖玖洞房,给他十个胆子也不好意思和楚楚姑娘眉来眼去,只得做出一副冷峻不凡的模样,和宁清夜并驾齐驱走在了前面。

  钟离楚楚知道宁清夜和许不令的暧昧关系,见许不令离开衙门后,又开始对她不冷不热,碧绿双眸中不禁露出几分失落,刚刚重逢的喜悦也被冲淡了,默默的把脸颊靠在了师父的后背上,不言不语……

  ---------

  (两章合一,今天状态不好,连以前剧情都记不大清,稍微调整一下,抱歉了)

  多谢QQ阅读【GarfIeld】大佬的3个盟主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