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位面星辰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箱子有毒

第二百二十三章 箱子有毒

  自古以来,南疆便是异修巫术的聚集地。他们为正道所不齿同伍,他们为天下人避而远之。

  南疆的巫术大部分以巫术蛊术为主,大多以鲜血、魂魄为基础潮湿阴暗的气候为辅,从而进行下蛊修炼等等。其中为首的教派名为拜月神教。

  也只有南疆本土的百姓,对着拜月神教有着炽热的推崇。

  七千年前。南疆还没有现在那么富饶,农民日出而耕,日落而息。

  苗疆城是南疆拜月神教总坛下的城市,亦是南疆商业农业的中心区域。比起中州这等人来人往之地定是差之不少。

  城里有两个小女孩,其中一个扎着一头马尾辫与双马尾的女孩正在嬉戏。

  双马尾的姑娘城里人都叫她茜儿。父母都是南疆本地人,以耕耘为生,生活在村里。她平时比较活波,鬼点子比较多。偶尔顽皮的她也经常被周围的邻居说坏姑娘。

  与她关系最好的便是单马尾姑娘,叫月儿。她的母亲是东洲人士,父母在苗疆城经营小本生意。月儿比起茜儿来,更加讨人喜欢,从小就有自控力,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极少惹事。茜儿做的顽皮事基本都是月儿替她擦屁股。但是终究改变不了她与母亲跟整个城里人的关系。

  二人长得比较相像,倘若都是梳单马尾,村里人还真是不好区分。

  久而久之,二人关系如影随形。

  当时的马车是两个轱辘的,马车周围不少裂痕,已年久失修。二人玩耍累了,便会在黄昏时刻坐在陈旧的马车上看西方的落红。

  两对大眼睛就这样坐在马车上看着夕阳,晃晃小腿,喘着几口急气。

  茜儿看着身边的月儿发迹凌乱,小手替她缕好后,笑道“月儿,你看看你自己,跑的跟小疯子似得!” 月儿嘻嘻一笑,道“这不是有你帮我缕吗?”随即也伸出小手替茜儿缕了长发。

  前者咧嘴一笑,道“我们做一辈子的姐妹好吗?” 月儿重重的点了点头,“恩”。同时她的大眼睛泛起了不少泪花。自从来到苗疆城后,便有极少的朋友与她玩耍。大部分的南疆人士对于母亲这个外来人指指点点。如今有一个一辈子的姐妹,着实让她感动的一塌糊涂。

  茜儿道“哎呀,不要在乎人家怎么想的,你只要知道我们是一辈子好姐妹就好啦。来,你下来”顽皮的茜儿又想了一个小聪明。月儿不解,但还是跟着做。茜儿道“跟我一起跪下。我们在南疆夕阳下发誓,做一辈子好姐妹!”说完,自顾自的跪在地上,单手举高高。做发誓状。

  月儿心头一暖,点头,也是双膝跪下,举起了单手做发誓状。

  两道娇小的身影就跪在在夕阳下,举起小小的手,发出了一辈子不离不弃的誓言。

  “我月儿愿一直陪在茜儿左右,做一辈子的好姐妹,不离不弃!”

  “我茜儿愿一直陪在月儿左右,做一辈子的好姐妹,不离不弃!”

  “若有违誓言,便被月神大人万蛇吞心而死!”

  月神大人。南疆人信奉的神明,亦是拜月神教膜拜的神灵。相传拜月神教便是月神所创,从此代代相传,因巫术蛊术神通盖地,便成为了南疆最大的教派。

  茜儿嘻嘻一笑,捏了捏月儿的小脸,站了起来,道“好啦,从今以后,我们便是好姐妹,我要做姐姐!”月儿一听,便不乐意了,气鼓鼓的道“明明我比你大好不好,我要做姐姐!”茜儿眼珠子一转,老气横秋道“你做姐姐也行,但是人家都说做姐姐是吃亏的呢”

  月儿睁大了眼睛,道“还有这回事?茜儿你给我说说,为什么呀?” 瞧见月儿有些打退堂鼓,茜儿大大的眼睛一亮,小脸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道“人家家里都是姐姐吃苦,妹妹享福的呢。” 月儿一听,小脸微变,嘟了嘟嘴道“那你做姐姐吧,我觉得还是妹妹适合我”

  月儿上钩了,茜儿嘻嘻一笑,露出白白的两颗小虎牙,道“但是做妹妹也有做妹妹的坏处呢,月儿你可要想清楚咯” 月儿顿时一个警惕,道“做妹妹有什么坏处?” 茜儿道“做妹妹可是要听姐姐话的呢,在我们南疆有一个习俗,便是妹妹必须要听姐姐的,在一个家庭中妹妹通常不能违背姐姐的意思。”

  月儿点了点,笑道“这个简单,我们这么好的姐妹,我相信你也不会骗我,对不对?” 茜儿颔首,道“恩,肯定不会的啦,月儿你长大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前者身形一顿,略带憧憬的看着夕阳,喃喃道“我娘从小就跟我讲长大以后要回东洲,或者中州安家落户,找一个优秀的夫君。我以后想回东洲。”茜儿眼神微变,后道“这样啊,但是我们不是说好不离不弃的吗,如果违背誓言可是要被月神大人惩罚的呢”

  月儿微楞,道“到时候,我会带上你一起去的呀,你放心吧,我们是好姐妹,我不会离开你的。” 那茜儿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微寒之意,嘴上依然笑嘻嘻的道“好的呀,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家吃饭了,我们明天见”

  前者点点头,笑道“明天见。”

  茜儿家中。

  “你说怎么办?” 妇女脸色微怒的正对着身旁的夫君对话。

  那夫君面带不舍,解释道“我还能怎么办?家中情况小梅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相信我我是打死都不愿意的”

  那被唤作小梅的妇人,顿时举起满是老茧的右手,啪的一声砸在桌上。骂道“小清在天之灵数十年还未安息,你又重蹈覆辙!你这王八蛋!”

  那夫君变色变幻,叹了口气道“别提小清了,我与你通婚二十年有余,我本以为让小清进入拜月神教,做那神女我与你便能富贵一生,谁知清儿那丫头这么不争气!”

  “啪”小梅一巴掌直接呼在夫君身上,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骂道“你这没良心的,要不是你这个做爹的不成器,女儿至于去做什么拜月神教神女吗?你敢有脸怪小清!”

  那夫君顿时猛然桌子,呵斥道“你这个头发长的女人知道什么!连个儿子生不出来!想要我唐家绝后是吧!还有你以为我想天天过这种一餐饱饿三顿的生活吗!你以为我想天天耕耘,赚那可怜的几文钱吗!还不是为了整个家!”

  小梅身形一顿,立刻哭的稀里哗啦的,“都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小清已经不在了,你还将小茜也弄去拜月神教!天天跟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一起生活!都怪你!都怪你!你去一趟苗疆城回来一切都变了!”说完,手脚并用的打在夫君身上。

  那夫君面色阴沉,猛然一推小梅,小梅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夫君直接伸出满是老茧的粗糙手掌狠狠一巴掌打在小梅脸上。干了四十多年的农活,自然力大无比,岂是小梅挨得住的?

  那小梅应声倒地,滚滚热泪从满是皱纹的脸上流下。

  夫君阴森森道“此事,就按我说的做,如果你敢跟茜儿废话,我现在就去把茜儿带给神使大人!让你一辈子见不到她!”言罢,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便出了门。

  小梅哭着脸,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向田前的小山坡。

  那里是她的女儿唐清之墓。

  南疆的夜,比起东洲中州这等福地,更加凉人心。浅色月光极为黯淡,还没有点滴星辰更为明亮。

  茜儿回到家后,便发现父母都不在家中,但是桌上有饭菜,没见人影,心中一嘀咕,便外出寻找父母。最终在一座坟墓前看到了母亲。

  她脚步轻盈的跑到娘身后,听到几声哽咽后,面露疑惑之色,道“娘亲,你不吃饭在姐姐的墓前干嘛呀” 这时她已经跑到了,跪在姐姐墓碑前母亲的身边。小梅用不太干净的袖子,擦掉了眼泪,眼里充斥着红血丝道“娘亲没事,娘亲没事,小茜乖,我们回去吃饭吧”

  茜儿点点头,用小手挽着小梅的手,便是准备回家。

  路上,小梅又是忍不住,红眼道“茜儿,你知道你姐姐为什么会离开我们吗?”那茜儿似乎在家里人面前极为懂事一般,小手脱离了母亲的大手,在母亲的背上抚了几下,安慰母亲。道“茜儿不知,娘亲别难过了” 想起那个大女儿,小梅顿时哽咽道“清儿她才十岁,便被你爹送去拜月神教当神女,你爹本以为我们一家能够富贵一生,谁知你姐姐直接就离开了我们,小清她,她才十岁啊---”

  话似乎说不下去,小梅哭腔越来越重。

  茜儿微怔,道“如果有机会的话,茜儿也愿意去拜月神教做神女,换娘亲与父亲富贵到老。” 小梅哭着摸了摸小茜的后脑勺,道“傻孩子。答应娘千万别去,娘只要你一辈子平平安安,嫁个好夫君,娘这辈子就足够了。”

  嫁个好夫君。

  茜儿心中想起了姐妹月儿。

  月儿,你以后会离开我的对不对?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真的不想跟你分开,现在不行,以后也不行!

  这一辈子,我们注定在南疆做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