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少夫人每天都在闹离婚 > 第103章 我怕你不喜欢我了

第103章 我怕你不喜欢我了

  司靳棠看着眼前人,有些愣住。

  她双眼含泪,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却倔强地不肯掉下来。

  他记得她在他面前总是很坚强,鲜少在他面前落泪,如今却是仿佛受了很大委屈般。

  他好像没见过她这个样子。

  “我只是想跟你谈谈。”他道。

  眼看她又要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司靳棠一把抓住了她的双手,“听我!”

  千寻瘪着嘴,像个孩子一般赌气地瞥开视线。

  他倒是不知道,她还有孩子般的脾性。

  她嫁进司家一年了,没见过她这样,仿佛进入了叛逆期?

  “我跟苏月什么事都没有,信我吗?”

  “不信!”千寻忿忿道,“你们以为我睡了吧?就可以在书房苟且!要不是我突然去给你送茶,你们可能都要进行下一步了!”

  “真的没有,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跟苏月清清白白。”

  “鬼才信!”千寻开始挣扎,“你放开我!我疼!”

  他并没有用很大力气,但她开始挣扎,他就下意识地加大力度抓住她,她一喊,他便松开了。

  他竟一时不知道该拿眼前这个胡闹的晏千寻怎么办。

  搜了搜脑海中的记忆,这样的情况是第一次,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这可怎么办?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千寻开始丢东西,抓了一个两个枕头,都往他身上砸去。

  枕头在他身上弹了一下落在地上。

  司靳棠纹丝不动,一边思考该怎么办,一边就这么坐着让她撒气。

  这时,千寻摸了摸身边已没有别的东西,抓起来一个什么就丢了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在他额头上碰了一下之后,落在了床边的地毯上。

  他眉头一皱。

  “唔!”千寻瞪大眼睛,登时有些慌了,“你怎么不躲!刚……我把什么东西丢过去了?”

  他怎么知道是什么东西?就看见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他也没躲,就重重砸到他额头了。

  他看到晏千寻开始检查自己四周,然后平床沿一看地上,惊叫一声:“我的手机!”

  “……”原来是手机。

  “手机没坏吧——”他听到晏千寻的声音戛然而止,手指抵着嘴唇看他一眼,“不是……我是,你额头没事吧?”

  “……我都听见了。”

  吃了吐可还行?

  又不是消息,撤回就校

  他甚至怀疑她是故意的。

  但看她各种表现,又看起来不像。

  千寻跪坐着,低头一会儿咬手指,一会儿偷偷打量他,想要抬手,但又纠结地缩回来,继续咬手指。

  司靳棠也就这么坐着,打算看她什么时候才会行动。

  反正这一下挨也挨了,总不能白挨。

  过了几分钟,千寻再看他时,他的额头一块已经红彤彤的了,终于心翼翼地伸过手去,还摁了一下。

  他眉头登时又是一皱,抓着她的手腕:“我不是铁人,我也会痛的。”

  “真的很痛吗?”千寻还泪汪汪的,但眼神看起来非常无辜,一副做错事不知道该怎么弥补的孩子样,“对不起……都红了……明会淤青的吧……”

  “知道你还下手这么重?新婚一年就腻了吗?开始家暴了?”司靳棠严肃着脸。

  司靳棠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内心是什么感觉。

  结婚一年了,他可没受过这种待遇。

  千寻总觉得,棠爷那严肃又质疑的表情似乎在跟她:你变了,你以前从来不打我的。

  她使劲地悄悄地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才把被自己脑补的情节弄得想笑的感觉给憋了回去,眼泪簌簌地掉下来。

  “我没有家暴……”

  司靳棠:“你打我,你还委屈了?”

  千寻倏地收起情绪,抿着唇,抱歉地看着他,撩开额前的发,亮出自己的脑门:“要不,你也打一下回去……”

  她就不信他真的会打回来!

  千寻眼看他抬起手来,想躲又不能躲。

  不能够啊,他不会打她的!

  镇定!

  稳住,我能赢!

  但看他伸手过来的时候,脖子还是忍不住往回缩,她又不是受虐狂,期盼着挨打。

  果然,司靳棠并没有打她,而是弯曲着手指,弹了一下,叹气道:“行了,算打过了。”

  活下来了!

  千寻揉揉自己的额头吐槽:“我是怕疼体质!超级疼!”

  “是吗?”司靳棠的嘴角扯了一下,“我不喊疼,我就是不怕疼体质了?你刚刚那一下丢过来,可是要我命的节奏。”

  “有这么严重吗……”

  “手机砸过脸吗?”

  千寻点头,颤抖了一下:“疼!”

  “狠狠丢过来的力度呢?”

  “Double疼!啊!”千寻像是才学会这种疼痛阶级似的,这才朝他前进了几步,轻柔几下再吹吹,“好疼吧,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答应我,下次发脾气别再乱丢东西了,是我还好,如果是别人呢?砸伤了,人家要告你怎么办?”

  千寻讨好般笑了一下:“那你会看着我被人告,不帮我吗?”

  “可能吗?”

  千寻拥住了他,笑起来:“当然不可能啦!你不管我,妈咪都会骂你!爷爷的拐杖可是随时准备就绪,我才不怕你不管我呢!”

  司靳棠随她拥着,没什么表情,语气却是柔了下来,轻抚她的背:“还生气吗?”

  “不气啦……”

  都给他砸青了,按照剧情,她这时候也不应该气了!

  “可以安静下来听我话了?”

  “嗯……”千寻的声音还带着点哽咽,点点头。

  “我跟苏月真的没什么。”

  “嗯……”千寻还带着哭腔,“我信你……我刚刚都是故意的气话的,老公……我只是太害怕了……我怕你不喜欢我了……你别生我气……”

  千寻颤抖了一下。

  不行,好腻……

  自己把自己得起鸡皮疙瘩了可还行!

  晏千寻是这么喊的,这段时间她趁着闹脾气才没喊他,此情此景,她觉得是该变回称呼了,但是没想到,刚一喊出口,把自己给恶心到了。

  因为面对面拥抱的姿势,司靳棠并未察觉到她的异样,只感觉到怀里的人颤抖了一下,像是打了个哭嗝般,于是环抱着的手拍了拍她的背,安抚道:“没关系,我不生你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