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少夫人每天都在闹离婚 > 第211章 另一个灵魂

第211章 另一个灵魂

  安德鲁花了点时间跟晏司阳复述催眠过程中的所得信息。

  晏司阳蹙着眉头,不解地问道:“所以安德鲁,这算是什么情况?是不好吗?”

  他看安德鲁出来后,神情并不是很好的样子,所以有点担心。

  再加上他说什么他们都死了的话,听得他一头雾水。

  他们明明好好地活着,想想怎么认为他们已经死了呢?

  “说不上是情况不好,”安德鲁回答道,“是我也在思考。”

  “你也不知道?”

  安德鲁看了一下手表,说:“等十分钟后我再进去,再催眠一次,之后再跟你说吧。”

  十分钟过去,安德鲁又进去了,这一次,他进去足足有半小时,不知道里面情况的晏司阳只有越来越担心。

  期间,等不到兄妹俩消息的晏明达,给晏司阳打了电话,问进展。

  晏司阳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因此告诉父亲之后再回他电话。

  又等了十分钟,门终于打开。

  顾想再一次入睡,晏司阳隔着距离看了一眼房间内,发现她只是很安稳地睡着,因此没有着急进去。

  安德鲁这时出来,轻轻地把门带上。

  两人走到客厅坐下,开始谈。

  安德鲁:“yan,我可能要带着你妹妹的诊断记录去找我的老师讨论一下。”

  晏司阳眉头紧皱:“我妹妹……果然很严重吗?”

  “我无法确认你妹妹现在是什么状况。一般情况下,分裂出来的这些人格,有可能是病人身边已经去世的人,也有可能是病人凭空幻想出来的。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妹妹这样的病例。”

  晏司阳更紧张了:“什么样的?”

  “她不叫晏想想,她叫顾想。”

  “顾想……”晏司阳听到这个名字后,犹豫了一下。

  安德鲁问:“是你认识的人吗?”

  “你让我想想,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晏司阳记性很好,但也架不住这个名字太过普通,想了好久才终于记起来什么。

  他想起来在哪听过了,两个多月前妹妹突然从医院跑到司家去,据司家的佣人说,她当时跑去问他们找一个叫“顾想”的女孩子。

  这是怎么回事……

  晏司阳看着安德鲁道:“她叫顾想,然后呢?”

  “次人格都知道自己是主人格分裂出来的人格,他们对自己的身份有一定的认知,但顾想并不认为自己是人格,她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不对啊……”晏司阳觉得不对,摇摇头,“想想她知道她是次人格,阿曜也是这么说的——阿曜是她的好朋友。”

  “不不,”安德鲁严肃地道,“这也正是我担心的,她跟你们说的时候认知正确,这是因为她可以撒谎。但我催眠了她,这说明,她心底其实认为自己是人,而不是谁的人格。”

  晏司阳不太懂,但听完这话之后,身体却做出了反应,毛骨悚然:“什么意思?”

  安德鲁依然是摇头:“确实,一开始我也跟你一样,担心她会不会想要夺走这具身体,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而不再是某个人的人格。但聊下来却发现,她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愿。据她描述,你妹妹千千,是因为不想存在而消失的,而顾想也一样,她也不想成为这具身体的主人。她更像是被困在这具身体里无法解脱,而被迫留在这里的。”

  安德鲁说的每一个字他都能理解,每一句话他都懂,但他就是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据我猜测,主人格更能控制她的意识,而次人格并不知道脱离意识的办法,所以当主人格消失,次人格就必须控制这具身体,她没有选择。因此,次人格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一直占据着主导。”

  晏司阳:“所以呢?”

  “所以就很奇怪,次人格才是主人格分裂出来的精神体,遇到某种强烈的刺激时,次人格才会出现,他们是有主导权的。而顾想这里给我的感觉是,顾想是主人格,你妹妹千千才是次人格。”

  “这怎么可能!”晏司阳像是听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话似的,猛地站了起来,“我妹妹怎么可能是次人格!”

  他从小到大的妹妹是次人格?!

  他活生生的妹妹,怎么会变成了什么人格!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你先坐下来,”安德鲁拉了拉他衣角,温和地继续说道,“不是说你妹妹千千原本就是次人格。节点出现在两个多月前,那场车祸之前,你妹妹只是你妹妹,而那场车祸之后,你妹妹的身体里忽然多了一个顾想,而顾想占据了你妹妹身体的主导权,导致你妹妹成为了类似次人格的存在。”

  晏司阳依然觉得很荒唐,他坐不下去,抚着自己的额头有些暴躁:“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要告诉我,我妹妹其实根本就没有精神病,只是那场车祸之后,我妹妹身体里突然多了另一个人的灵魂之类的吧!”

  安德鲁很认真地看着他。

  晏司阳觉得更可笑了:“我随口说的,你真这么想?!你是不是在研究所研究疯了,这种结论都敢下?”

  安德鲁耸了耸肩:“你不是医生,你听完后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我已经把我脑海里的医学知识储备翻遍了,都无法解释我今天听到的这些事。如果你能解释,那就请你告诉我。”

  晏司阳暴躁低吼:“你这不是废话!我要是知道我大老远地请你过来干嘛!”

  晏司阳来回踱步,并且回忆着一些事。

  他忽然定住,说:“不可能的,千千也出来过,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她被另一个灵魂抢了身体,她为什么不跟我们说?”

  “我猜测有二。一,是她觉得她说了你们也不会信,并且确认过,顾想是安全的,所以她选择了共存;二,你不要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顾想说千千受过很大的伤害,她没有要活下去的意愿,与其告诉你们事实,还不如让你们一直蒙在鼓里,这样她就算消失了,你们也不会发现,更不会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