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少夫人每天都在闹离婚 > 第225章 猝不及防的调解

第225章 猝不及防的调解

  “看来你忍得也挺辛苦啊,”顾想听完他的话后笑了一笑,“既然这样,怎么不早点离呢,偏偏拖到现在。”

  知道她在开嘲讽,司靳棠并没有答。

  他并不想多说什么。

  然而去民政局还有点距离,顾想跟群里的他们聊过之后,打开地图一查,还没到。

  她侧头看到司靳棠,一脸的严肃,一直没什么表情。

  他现在在她面前是真的装都不装了,仿佛变回了那个世界的他一样。

  “我是真的好奇才问的,”顾想放起手机,问道,“她是谁啊?”

  竟然有那么大的能耐,让他改变了那么多。

  实在是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在装蒜吗?”司靳棠的嘴角不经意地扯了一下,“不过是去了宁电一周,演技现在倒是变得挺好的。”

  她不是明知故问吗?

  如果她不知道想想,又怎么会去撞她?

  演得倒是挺自然的。

  他说完后便目视前方,不屑拆穿她。

  “?”顾想歪着脑袋,等着他再继续说下去,却久久没听见下文,一头的雾水。

  她装什么蒜呀?

  他那意思,不就是说她明明知道女孩子是谁,还在装不知道吗?

  可是她怎么可能知道?也没有任何证据和迹象表明,她知道啊。

  见他也没有要解她疑惑的意思,顾想努了努嘴,看着窗外,不再自讨没趣了。

  ·

  怕引起什么骚动,两人是走的绿色通道。

  两人被领到一个小房间里,除了中间摆着一张桌子,周围有几张椅子之外,再没什么别的了。

  这也没个机器没个电脑的,怎么给他们办离婚证?

  不一会儿,就有工作人员进来了。

  司靳棠开门见山,把自己两人准备的证件和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递上去:“彼此都很忙,就不要浪费时间了,盖章发证吧。”

  工作人员把离婚协议书接过去看了一眼,干笑着:“二位都协商好了啊……”

  顾想还是笑了一下的:“嗯,没有什么财产纠纷,也没有子女纠纷,收拾起来还是很方便的。麻烦您帮我们办一下了。”

  司靳棠大概是着急要给小情人名分吧,所以想快点离婚,开的条件都是利她的。

  晏家不屑借此多挖点回来,爹地和哥哥的意思,就是能离赶紧离了,这种名存实亡的婚姻多拖一天,对她都不是什么好事。

  爹地的话很明确:爹地和哥哥有的是钱,咱不要他们什么补偿,一个字:离!

  也就是晏家家底丰厚,这种婚离起来才那么干脆吧,根本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她什么都不用考虑。

  话虽如此,司靳棠自愿给的,她没理由不收,所以离婚协议书她一点没改,看完就把字签了。

  他也知道自己对晏千寻不占理吧,所以补偿得还挺多的。

  尽管这些物质补偿对受尽了伤害的晏千寻来说根本就起不了任何安慰作用,但顾想还是替她照单全收了。

  起不了作用那也是补偿,白给的为什么不要?

  这时,忽然从门外又进来一个中年女性,工作人员赶紧给介绍了一下:“司先生,晏小姐,这位是我们局里特地聘请的婚姻专家,专门为闹离婚的夫妻做调解的。”

  司靳棠:“?”

  顾想:“?”

  可能情况过于无语,司靳棠都没话讲了。

  顾想忍了一下之后,尽量保持微笑地说:“不好意思啊叔叔阿姨,我们不需要调解,我们今天来就是离婚的,请给我们发离婚证吧。”

  那婚姻专家便笑着说:“每一对小两口进来都是这么说的,所以才需要我这种婚姻专家,专门替你们排忧解难,解决一些问题,挽救你们的婚姻啊。”

  “我们不需要啊阿姨,”顾想依然微笑,“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的。”

  “都这么说!晏小姐,你是不知道,每年有多少像你们这样年轻的小两口,冲动离婚,没几天便反悔了要来复婚的!你说你们这不是给国家添麻烦吗?给工作人员增加了工作量!”

  司靳棠皱起眉头:“不复婚,就今天离。”

  “司先生你先别着急,来来,你们坐下,我慢慢跟你们说!这年轻人啊,就是冲动,经过我调解之后,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人选择不离婚!”

  另一个男性工作人员接着说:“走一下流程吧。”

  顾想先在她对面坐下了,接着那段话说:“虽然但是,我们是那百分之三十。”

  司靳棠走过去,坐在顾想的右侧,打算沉默着度过这次调解时间。

  真是无聊的安排。

  那婚姻专家一看司靳棠那样冷漠的样子,给自己打了打气,猜测着:“晏小姐,你丈夫是会打你吗?”

  看起来很凶的样子,家庭矛盾大概就在这里吧?

  顾想想也没想就点头道:“对!打!每天都打,阿姨您不知道,我是真的过不下去了,太煎熬了!宣传上说得对,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我不能再忍了!”

  司靳棠:“……”

  但是,如果这样能赶紧离婚,他便也就认了。

  婚姻专家瞧了瞧顾想,疑惑着:“你看着还好啊,也没哪儿受伤了……”

  “他为了不让外人起疑,打得很有技巧的!伤全在里面呢,咳咳……”顾想咳了几声,“我都被打出内伤了,昨天还咳出血来了!”

  “哎呀!这可不行啊司先生,”婚姻专家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能对妻子下这样的狠手呢?”

  可是也很奇怪,一般家暴的丈夫,看上去的感觉跟他很不一样。

  他们大多都不会主动离婚的,在他们眼里,妻子就是他们的所有物,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有了这样的认知,当然是希望把妻子牢牢拴在身边,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怎么会像他一样,还盼着离婚呢?

  被cue到的棠爷冷漠地扫了她一眼:“想打就打了。”

  “好好地认个错吧!”婚姻专家苦口婆心地说着,“能成为夫妻是多大的缘分啊!你好好认错,写个保证书,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动手了,你妻子也一定会原谅你的。”。

  “呵,”因为实在是太好笑,司靳棠竟冷笑了出来,“你们就是这样调解的?让承受了家暴的妻子选择原谅,回归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