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田园山水间 > 第八百四十六章:贺景风:我是练武奇才

第八百四十六章:贺景风:我是练武奇才

  /

  云城,今天天气温度骤降。赵府这边,赵连鸿穿着初冬的服饰,坐在明辉堂院中,修剪着前面摆放着的植株。

  在一旁煮水的十八,见水壶里面的水已经烧开,忙不迭的放下手里的小扇,开始泡茶。

  “也不知道那几个皮猴何时回来。”

  十八拿着茶夹的手顿了下,笑了笑,道:“太爷,廷小少爷他们参加完拍卖会就该回来了。”

  赵连鸿放下手里剪刀,站了起来,朝十八摆了摆手,“把那盆緑珠抱回花房去,注意些。”

  “是,太爷,”十八放下手里的茶夹和茶罐,走到一旁,抱起刚修剪好的植株,就朝花房走去。

  赵连鸿刚泡好茶,老忠伯走了进来,“老爷,大爷来了。”

  老忠伯口中的大爷,自然是赵启新,赵连鸿的长子,除了老忠伯,府里其他人都唤赵启新大老爷。

  “来了不进来,他有什么事?”赵连鸿抬眸,就见从院外进来的两人,眉头微蹙了下。

  赵启新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模样年轻的妇人。她是赵百荣,赵启新的二女儿,今年三十一岁。

  “拜见爹。”

  “拜见爷爷。”

  赵连鸿摆了摆手,指了指对面,示意两人坐。

  赵启新笑了笑,“爹,曦儿是不在书院吗?”

  “什么事啊!还得拉上你父亲,”赵连鸿没回应赵启新的话,而是看向赵百荣问道。

  他这个孙女,自嫁人后,就一心为夫家,无事从来不回赵府,每次回来必定有事。

  对上老爷子的目光,赵百荣下意识紧了紧手中的帕子,想到婆婆的嘱咐,她挺了挺脊背,“爷爷,我想要华夏给我画一幅送子观音图。”

  她说的理直气壮,不是请,而是给。

  赵启新蹙眉,笑眯眯的脸上微敛了下,“不是说点儿想要学画吗?你之前可没说让曦儿作画。”

  一旁的老忠伯垂了垂眸,心里微叹了声。

  “点儿现在还小,学画可以过两年,现在送子观音图的事比较重要。爹,爷爷,我家小姑子成亲么多年未有身孕,我已经答应我婆婆了,您们要是不好对华夏说,我自己来说,一幅送子观音图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个把月就能画出来。”

  赵启新张了张嘴,有些被自家二女儿的厚颜震惊到了,他突然才发现,他这个二女儿似乎从心里,就没把赵曦当赵家人看待。

  赵连鸿脸上有些肃然,定定的看了赵百荣几息,几息的时间,让赵百荣只觉如坐针毡。

  “行了,你走吧!”老爷子瞥了眼回来的十八,“送她出去。”

  赵百荣脸上露出笑容,心里以为老爷子已经答应了会让华夏作画,她施了一礼,“那孙女就先告退了。”

  一旁的老忠伯嘴角抽了抽,心里只觉这位二小姐怕是误会了什么。

  等人走后,赵连鸿看向对面的大儿子,“你确定她是你的种?没有抱错?你瞧瞧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子。虽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一心为夫家到也没错,可你看看她这几年,平时不回来也就罢,年节的时候也说没空,倒是有事的时候才知道找娘家,未免太过凉薄。”

  “爹,儿子回头会教导她,”赵启新有些讪讪的擦了擦额头的汗,老爷子对于小辈向来宽容,从不会说小辈不好,这会直接说出来,可见是真对他这个二女儿很不喜了。

  “教导?如何教导?已经被洗了脑,定了性的人,又岂是你能教导的回来的,”赵连鸿用你这个不争气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道:“她那个夫家这些年动作不断,一心想把刘家挤出十三世家,好顶替刘家的地位……”

  “痴心妄想,”说到这个,赵启新冷哼一声,除了老牌世家,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十三世家都有一条共同祖训。

  也因为他们这些家族坚守这条祖训,三百年来,云城才能是云城。

  “爹放心,涉及云城安稳的事,儿子不会因为百荣姑息姚家。”

  赵连鸿点了点头,“行了,你也走吧!让那丫头没事别去打扰赵曦,她是我赵家人,不是画师。”

  感情说这么多,大多数原因还是为赵曦撑腰吗。

  赵启新刚想起来,想到什么,他目光炯炯的看向老爷子,“爹,您就告诉我吧!赵曦他到底是谁的孩子?我可是知道了,他就像是凭空出现,最先出现的地方就是临山村,他从山里出来……爹,他是不是那位先祖的后人?”

  顿了顿,“那位先祖当年似乎就是去了青州山脉,也没人知道他们最后去了哪里,所以,爹,那位先祖是不是在山脉深处隐居了?几年前出现的那个红衣公子,银月族不会就是那位先祖的后人吧!”

  赵连鸿越说眼睛越亮的大儿子,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的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快点滚,别在这碍眼。”

  赵启新眼睛一亮,心里只觉被自己猜对了,六十多岁的人,此时笑的有些傻,站了起来,拱了拱手,“那爹您继续喝茶吧!儿子就先走了。”

  “等等,”赵连鸿喊住转身的赵启新,他道:“给外面那些人放话,赵曦的画也没那么神,菩萨岂是那么好画,可以随意画的。”

  ……

  赵府放出的话,也传到了明子昌的耳中,他刚回到明府,听到说不好画,不可以随意画,他有些微愣了下。

  想到少年那天问他想要什么菩萨,明子昌觉得,挺随意的啊!

  豫州这边,太虚峰与鬼崖谷的人离去后,街道上看热闹的人群已经散了开来。

  苏然一行人回到了客来居的大堂,贺景风看向自家舅舅,“舅舅,您们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晚上,”苏然反问:“你们呢?”

  “我们来豫州几天了,不过是前天才进城的,”贺景风咧了咧嘴,“舅舅,小泥鳅的武功竟然跟我一样高呢!我听到有人说他是天才,那我是不是更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