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嗜血神医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段老板要请客

第三百七十八章 段老板要请客

  “你!我那不是因为害怕嘛。”隋遇安很生气,但没办法,“遗忘响指”对杜林无效,不然隋遇安一定要让杜林把刚才的那件糗事忘得干干净净,太丢人了。

  “害怕就往老爷们怀里扑啊?”杜林还是不打算放过她。

  “以后你要是再敢提我就和你没完!”隋遇安气鼓鼓向杜林挥着拳头。

  这时杜林的手机响了起来,杜林拿起来一看,竟然是许久未见的段木林段老板(见第九章 绑架还是寻仇)。

  “段老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杜林笑呵呵的和段木林打了个招呼。

  “杜大师,好久不见,劳您挂怀,我还行,一切都好。只是大半年没见着杜大师了,很是想念啊,怎么样?有没有时间,给哥哥个机会,我请你吃顿便饭,顺便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

  像段木林这种商人,无利不起早,杜林之前帮了他那么大忙,既化解了与昔日兄弟之间的恩怨纠葛,又让他避免了“喜当爹”的窘境,可完事之后他便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杜林一次。除了中间有一次杜林要解决2K杀手团,结果好巧不巧,那伙杀手正好就租住在段木林的那间别墅里,不过那次也得算是杜林主动联系的段木林,更何况最后何家还把这间别墅买了下来送给了杜林,算是帮段木林处理了一个大麻烦。

  但从那以后,段木林还真没有主动联系过杜林,今天段木林突然相邀,杜林一听就知道他是有事要求自己,而且多半与他要介绍的那个“朋友”有关。

  不过段木林也不愧是人际圈子里的老手,只说要给杜林介绍一位朋友,别的却一句都不露,他心里知道,如果直接说有朋友通过他找杜林办事,那段木林就要为此搭上一份人情,事情办成还好,办不成的话自己在两边都不好做人;但要是不提朋友的事,只是把杜林约来,等上了酒桌再介绍这位朋友,又怕杜林觉得突兀,而且对杜林也是不怎么尊重。

  ————————————

  晚上七点,皮克准时把杜林送到了中湖大酒店。

  这家酒店也算是中湖市数一数二的高档酒店之一了,名气和底蕴虽不如福安酒楼,但胜在装修高档豪华,也是中湖商务宴请的热门饭店。

  一进中湖大酒店的大堂,给杜林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儿——“贵”。

  整个大堂金壁辉煌,十几米高的水晶吊灯从五楼一直垂到大厅中央,光烁烁亮闪闪,晃人双眼。脚下的地砖虽然是黑色的,但在亮黑的底色中,竟然在吊灯的照耀下闪着金光,细细看去,地砖中竟然带着片片手指甲大小的金箔!大厅从底到顶矗立着十根两人合抱的汉白玉石柱,每根石柱上各雕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毫不夸张的说,连大厅一角墙上消防栓柜子的把手都是金色的!

  杜林淡淡的看着这家酒店的装修,不屑的撇了撇嘴,如果把这家酒店和福安酒楼比做两个人,那么福安酒楼就是一位世袭贵族出身的优雅老妇,虽然身上衣着低调,首饰不多,但穿着考究,每一样首饰的背后都是一个故事,整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子云淡风轻的恬然之气。第一中文网

  而这家中湖大饭店呢,就像是八辈贫农家里挖出了矿,带着那么一股子穷人乍富的暴发户气息,而且还有一种钱多不知道该怎么花的浮躁,满身名牌,袜子都得是爱马仕的,最恨爹妈少给自己生了两只手,搞得没法戴更多的戒指。

  虽然这么一说,谁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的高下,但不得不承认,在中湖市的商人圈子里,虽然喜欢去福安酒楼的人也不少,但也大多是附庸风雅之辈,真正懂得福安酒楼那深厚文化底蕴的人并不多,大多数商界人士还是更喜欢到中湖大酒店招待客人。

  杜林刚进大厅,环视了一圈这里的环境,一位服务生便迎了上来,客气地问道:“先生几位用餐?”

  “哦,我找人,已经有人订好包厢了。”杜林说道。

  “先生请问是哪间包厢?”

  “华尔街1008号。”杜林看了看手机上段老板刚刚发的短信。

  那个服务生拿起手中的一个平板电脑,在上面简单操作了几下,问道,“您是杜先生对吗?”

  “我是姓杜。”杜林点点头。

  “好的,杜先生,欢迎您的光临,请您随我来。”服务生全程面带职业性的微笑,让人不得不说,就冲这个服务态度,虽然这个酒店消费不菲,但这钱花得舒心呐。

  杜林注意到这家酒店一共有五层,每一层都是大小不一,风格各异的包厢,没有散座,五层分别以世界上各大金融商业中心命名,一楼的包厢叫“银座”,二楼叫“乌节路”,三楼叫“中环”,四楼叫“伦敦城”,五楼叫“华尔街”。听名字就能看出来,越往上越高端,越往上越豪华。

  段老板要在五楼华尔街请客,看来诚意不小,但相应的,他和那位尚未谋面的朋友,想求杜林办的事情肯定也小不了。

  跟着那位服务生乘电梯一路上到五楼,走到1008号包厢门口,轻轻敲了三下门。

  杜林一看这服务生敲门的动作,不由得暗自点头,虽然这家酒店的装修风格过于浮夸,让杜林不怎么喜欢,但可以看出,酒店对于他们服务人员的礼仪培训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千万不要小看刚刚那个服务生敲的三下门,这是有讲究的。敲门最正确的做法就是伸出右手,手指弯曲,掌心朝向自己,突出中指第二指节,先敲一下,顿半秒,然后用稍大一点力量再连续敲两下。

  之所以要这样敲门,是因为第一下轻敲门,是为了引起室内人的注意,然后在室内人正竖起耳朵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时候,再稍大力连续敲两下,意思是“你没听错,是有人敲门”,这样就可以用最小的打扰来达到敲门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