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嗜血神医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太平医开太平方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太平医开太平方

  杜林接过病历,这是一沓西医各种检查的检查单,杜林中西医兼通,自然看得懂。

  “董老近十几天来连续感冒两次,但这两次感冒都不重,没有怕冷怕热等症状,只是有些低烧、鼻塞和咳嗽,痰也很少,但体乏无力比较明显,而且白天还好,入夜之后乏力的感觉较重。

  前天晚上,病情突然恶化,出了很多冷汗,身体外表怕冷,但体内却如火烧胸,想要吃凉的,甚至想吃冰,董老的保姆没有办法,去厨房冰箱里拿了一些冰块给董老吃下,这才稍稍缓解,睡了一会儿。

  可到了半夜董老再次醒来,想吃冰的欲望更强烈了,保姆只好用温水加入白糖,放入冰箱,冻成冰块给董老吃,又用热水袋装入冰水,放在董老的胸前,暂时缓解了求凉的欲望。”

  “我看了董老的检查结果,董老现在的各项指标虽比不了健康人,但也达不到致病的程度,所以我要结合诊脉的结果才能确诊。”杜林把那一沓检查结果递还给秦汉武的助理。

  “嗯,好的,我现在就安排。”

  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了别墅后院的一间平房前。

  “这就是董老生活起居的地方,董老喜欢在有泥土气息的地方休息,所以工作人员在这个后院的菜地里盖了一间平房,里面的地面都是夯土,没有铺地砖或是水泥。”

  “哦,董老倒是很喜欢接地气。”杜林点点头。

  “是啊。”秦组长答应了一句,然后在平房的木门上敲了敲,“我是秦汉武。”

  “秦组长你好。”里面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开了门。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董老的生活秘书王铁同志,这位就是丁老举荐的中医专家杜林医生。”秦汉武给双方介绍道。

  王铁明显愣了一下,他听说了丁老介绍了一位年轻的中医,不过在他认为,再“年轻”也只是相对于专家组那些白胡子老头而言,怎么着也不会比自己年轻吧,可一看真人竟然就是一个二十多岁,最多三十的“小年轻”,这个年纪恐怕也就是个博士生岁数,要是中医肯定都不会出师!这么年轻的中医能有多大本事啊?这丁老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看王铁的表情,秦汉武和杜林都知道了他的轻视之意,杜林倒还好,这么多年来他早就习惯了,不过秦汉武有些不高兴了。

  人是我带来的,也是丁老举荐的,你可以轻视小杜年轻,但你不能怀疑我和丁老的眼光吧?

  秦汉武沉着脸咳嗽了一声:“王秘书有什么疑问吗?”360文学网

  平常秦汉武都是叫王铁“小王”的,现在叫了一声“王秘书”明显是不高兴了,王铁也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闪开身子:

  “哦,不好意思,看到杜专家这么年轻,我有些少见多怪了,对不住,二位快请进。”

  秦汉武拉着一张黑脸,进了房门,“董老情况如何?”

  “刚刚又吵着要吃冰,我给他吃了两块,现在好一点了。”进去之后是一条小走廊,王铁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说道。

  “现在董老每吃一次冰能缓解多久?”杜林问道。

  “昨天是每二个小时吃一次,今天已经严重到半个小时就要吃一次了。”王铁面带忧色。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董老的卧室,卧室本来应该挺大的,不过现在被各种医疗监控设备占据了大量空间,里面就显得逼仄了很多,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正在给董老收拾刚刚吃剩的冰块,屋里又多了秦汉武、杜林、王铁三个人,秦汉武的助理和那个年轻人就已经进不来了,只好退回走廊里。

  杜林看着床上的董老,老人家看起来大约有八九十岁,头发已经掉得不剩几根了,满脸皱纹,眼睛微闭,眼窝深陷,眉头轻蹙,脸色灰黄,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上半身没有盖被子,睡衣的衣襟解开,上面放了一个红色的热水袋,按秦组长说的,里面装的不是热水而是冰水,而从小腹往下,却用厚厚的被子盖得十分严实。

  杜林看了看董老的脸色,然后四下看了看,找了一只小板凳,做在董老的病床前,把手按在董老的手腕上,诊起脉来。

  这些日子保健组派了不少医生来给董老看病,其中也不乏老中医,但在王铁看来,那些老中医虽然一个个诊脉之前都是神色如常,信心满满,但等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却都是面露难色,一言不发便走了,开的药也都没什么效果,说白了就是一些四平八稳的“太平方”,吃不好,但也吃不坏。

  其实很多保健委的中医专家都有这种毛病,在这些老首长没生病的时候,中医在养生和日常保健等方面有着十分成熟的经验,这个时候中医专家的作用十分明显。

  可是一旦老首长生了病,这些中医专家往往就变得畏首畏尾了起来,重药不敢下,猛剂不敢开,生怕药量下的太猛把老首长吃出个好歹来,所以他们就总会开一些吃不死人又治不好病的“太平方”。

  王铁就曾听另一位老首长的生活秘书说过,那位老首长有一次得了伤寒病,发热恶寒,浑身奇痒不止,本来这种病在《伤寒杂病论》里早有成方,也就是“桂枝麻黄各半汤”,这种药的汤头歌连中医的学徒都会背:“桂枝一两十六铢,芍姜甘麻一两符,杏廿四枚枣四粒,面呈热色身痒除。”

  其实只要随便找一个正经中医来,开出这个方子,老首长的病马上就能药到病除,但负责给老首长看病的这位中医专家就是一位擅长“太平方”的“太平医”,用药太过谨慎,虽然也是开了这个方子,但却让老首长将一剂药分三次服下,结果影响了药效,一天就能好的病,拖了三四天才算痊愈。

  其实,从这服药的名字里就看得出来,“桂枝麻黄各半汤”,组方时,两种主药的份量就已经减半了,那位中医还要老首长再分三次服药,等于是进一步稀释了药力,稳妥倒是稳妥,但却客观上延长了患者的痛苦。

  从那以后,那位老首长就再也不找中医看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