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嗜血神医 > 第四百七十章 前仆后继

第四百七十章 前仆后继

  /

  “胡说,那是因为有米国人帮忙,不然你们怎么会是我们霓虹的对手?”鬼冢济生面目狰狞地喝道。

  “我们华夏还有句古话,巧了,还是亚圣孟子说的‘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正是因为我们是正义的一方,进行的是正当的自卫战争,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国际友人帮助我们,而你们呢?所以你觉得你们输的不应该吗?”

  “你……你……”可能这位鬼冢济生大师生前光顾着修炼了,并不擅长与人辩驳,当然了,他也没什么可辩驳的,杜林说的都是无可质疑的大实话。

  “行了,我也不和你废话了,只要你放了这些孤魂野鬼,乖乖交出那三块玉牌,然后束手就擒,我答应你,可以送你去地府,等你消完了罪业,我可以帮你和阎王说说情,让你下辈子还投个人胎,不是我吓你,就你生前死后干的这些坏事,今后几十辈子你得轮回到畜生道里去。”杜林化身谈判专家,与鬼冢济生谈起了条件。

  “什么?你连毒玉令都知道?”鬼冢济生一双鬼眼瞪着溜圆。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安插在华夏的那几个徒弟都已经被我们抓了,他们手里的……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毒玉令,也都被我们处理了。”

  “不可能,他们都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最忠诚的勇士,不可能老老实实被你们华夏人抓住,再说,就算他们被抓了也不可能把毒玉令的事情告诉你们……等等,你的意思是他们连使用毒玉令的机会都没有吗?”鬼冢济生想不通自己的那些徒弟们为什么没有使用毒玉令。

  “他们都是在潜伏过程中不知不觉就被我们收拾了,因我们知道了他们的藏身地点。”

  “怎么会?他们的潜伏地点都是我亲自安排的,他们几个之间互相都不知道。”鬼冢济生有些不敢相信。

  “那就要问问你的好徒弟了,主动告诉我们这些消息的,正是你的得意门生前川兵卫。”杜林反手就给那位正在十八层地狱清理下水道的前川君扣了一个屎盆子,不过也不算冤枉他,这些事情还真是他“主动交待”的,只不过是在“真言符”的作用下“主动交待”的。

  “那就更不可能了,前川兵

  卫虽然不是我最出色的徒弟,但却是最听话的徒弟,他不可能违逆我的命令,跑去告诉你们这些事的,绝不可能!”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七十多年过去了,人是会变的,鬼也一样,也许他自己觉得这样潜伏下去不是办法,想主动交待换个宽大处理,早点投胎重新做人呢?”杜林耸耸肩,替前川兵卫编了个理由。

  “他现在在哪里?”鬼冢济生恶狠狠的问道。

  “哦,他虽然主动投案自首,但也不能一点惩戒都没有,现在正在地府里‘劳动改造’呢,你要是想问他怎么想的,可以自己去地府问,我可以帮忙给你开一扇鬼门。”杜林谆谆善诱地说道。

  鬼冢济生眼珠转了转,说道,

  “哼,差点被你这小辈给骗了,地府里高手如云,我要是进了地府岂不是任你们揉捏,”鬼冢济生顿了顿,“再说了,既然他们都已经被你们抓了,我现在追究这件事又有什么用?”

  杜林心中暗骂,这老鬼倒是不笨,忽悠不了他,转念又道,“那你现在想干嘛?你抓了这么多孤魂野鬼该不会只是给你当挡箭牌的吧?”

  “当然不是,我要带着这些小鬼们一路走下去,最后杀到你们的首都去,在中京城捏碎这三块玉牌,把你们华夏的政治中心化为一片废墟,哈哈哈哈……”鬼冢济生狂笑道。

  “你有病啊?”杜林喝骂道,“你以为现在是七十年前吗?你以为把我们首都摧毁了,你们霓虹国就是老大了?你这一百多岁是不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sb!”

  “你什么意思?”鬼冢济生被杜林的一通怒喷骂得有点懵。

  “现在的社会是经济为王,你摧毁了我们的首都除了挑起两国之间的战争以外,什么作用都不起。

  再说,你觉得你们现在的政府愿意打仗吗?敢打仗吗?华夏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你们国家现在打得过我们吗?

  你如果真的捏碎了这三块玉牌,不但是华夏的仇人,更是你们霓虹的罪人!”

  鬼冢济生在那个破窑洞里躲了几十年,出来之后光顾着抓孤魂野鬼,也没怎么关心国际形势,现在听杜林这么一说,心里有些不托

  底了。

  他也害怕给自己国家惹下不该惹的麻烦,不过杜林也小看了一个老鬼几十年的偏执。

  “我潜伏了这么多年,现在告诉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的?这我无法接受,无论如何我也要用掉这三块毒玉令!”

  说完,鬼冢济生把三块黑色玉牌用右手高高举起就要用力捏碎。

  杜林瞳孔一缩,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小小的鬼影猛地脱离了鬼山丘,扑在了鬼冢济生的身上,牢牢的抱住了鬼冢济生握着黑色玉牌的右手。

  “杜上差,我抱住这个老鬼了,你快想办法把这东西抢下来!”

  小宝的下半身连同那一段绑着他双脚那条“以血为缚”的锁链还留存鬼山丘上,扑在鬼冢济生身上的只是他的上半身。

  这样强行扯断灵体行为,导致的严重后果就是,就算他以后能转世投胎,那出生时也只会是一个缺失下半身的畸形儿!

  小宝这样做等于就是放弃了再度转世为人的希望,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出生就是一个先天残肢之人啊!

  “该死的小鬼,我要撕碎了你!啊!”鬼冢济生用左手扯住小宝的脖子,想把小宝拉开,但小宝死死的抱着鬼冢济生的右手,灵体已经被扯变了形,也没有松手。

  就在这时,施允文也硬硬生的自断一半灵体,扑到了鬼冢济生的左手上,

  “杜林!我也去帮忙,你快想办法,别让我们白牺牲!”

  见施允文也不惜自残灵体去阻止鬼冢济生,杜林更加着急,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难不成真的要让这么多华夏的孤魂野鬼一起给鬼冢济生这个老家伙陪葬吗?

  有了小宝和施允文做榜样,一个……两个……五个……十个,越来越多的鬼魂选择了自残灵体,前仆后继地扑到了鬼冢济生的身上,把鬼冢济生的灵体牢牢包裹住,丝毫动弹不得。

  “杜上差!我们虽然只是孤魂野鬼,但我们生是华夏的人,死也是华夏的鬼!一个霓虹国的老鬼想在咱们华夏行凶作恶,我们不答应!哪怕再死一次,哪怕永远不能转世投胎,我们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