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霍格沃茨的风与鹰翼 > 261.入口即化的飞蠓

261.入口即化的飞蠓

  这天晚上,斯科特只是草草的吃了一些饼干当作晚餐。

  兰波说:“你应该在那座小镇上买些食物的。”

  斯科特耸了耸肩膀,“我忘记了。”

  “那个小偷呢?”兰波问,“你不怕他饿死吗?”

  斯科特不在意的说:“巫师没有那么容易被饿死,如果你担心,可以让乌鸦给他喂点虫子。”

  吃完饼干后,他爬上木屋的屋顶打开水箱。

  “清水如泉。”

  源源不断的清水从他手中的魔杖尖流出,很快就灌满了整个水箱。

  “这样我就能好好洗个澡了。”

  一夜过去。

  当初升斯的太阳为森林镀上一层暖色,穿着睡衣的斯科特坐在木屋门口的地板上,伸了一个懒腰。

  “早上好,兰波。”

  他仰头冲着飞过来的兰波笑了笑。

  “我想你需要这些。”

  兰波扔了一串野果在他怀里,落在窗台上。

  “谢谢。”

  斯科特拎起野果闻了闻,起身走进屋里,将果子洗干净后尝了尝。

  “有点酸。”他皱了皱眉,“不过总比没有的好。”

  这时兰波在屋外喊,“斯科特,有乌鸦回来了,是去翻倒巷的乌鸦!”

  斯科特把野果装在盘子里,重新走到门口坐下。

  一只乌鸦飞了过来,停在窗台下的地板上,对着窗台上的兰波嘎嘎的鸣叫了好一会儿。

  兰波叫了几声,那只乌鸦便乖巧的飞走了。

  兰波对斯科特说:“乌鸦们没能找到博金?博克的家在哪里,晚上商店关门后,他是从商店里的壁炉离开的。”

  “有些不好办啊……”斯科特吃着野果,背靠在门框上。

  “确实不好办,乌鸦们只能在商店外监视他,包括我也是。”兰波说,“我不认为贸然进入那间商店内会是什么好事。”

  斯科特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又说:“也不是没有办法。”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兰波好奇的问。

  斯科特转头看向它,“变形术能制造这种可能,让毒药自己飞进他的嘴里。”

  兰波歪了歪头,“杀死特拉弗斯的那种毒药吗?”

  “蓖麻毒素。”斯科特又站起身来,“让我来试试吧!”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走进木屋,坐在书桌前。

  兰波跟着飞进屋子,停在一盏台灯上好奇的看着他。

  斯科特用一张羊皮纸垫在书桌上,掏出变形蜥蜴皮袋,从中找出一个密封的药剂瓶和几颗糖果。

  “你要用糖果下毒?”兰波说,“这个办法我可不看好。”

  斯科特没有回答。

  他小心的把糖果剥开,取下糖果包装那层半透明的糯米纸。

  “我需要的是它。”他将好多张糯米纸折叠了一层,整齐的放好,“入口即化,作为毒药的外皮再好不过。”

  兰波愣了愣,“你真可怕,我的朋友。”

  “谢谢夸奖,我的朋友。”

  斯科特随口应了一句,戴上了一副医用口罩、以及可以隔绝毒药的龙皮手套。

  他小心翼翼的刮掉密封药剂瓶的蜡,用变形术把野果的梗变成了小勺子,挖出药剂瓶中的白色粉末倒在糯米纸上。

  一共十几张折叠好的糯米纸,都被他倒上了足够致死的白色粉末。

  之后,他又重新把药剂瓶密封好,放在一旁。

  接下来,他用异常轻柔的动作将几张糯米纸都折叠好,让它们变成了小药包。

  “接下来才是关键……”

  斯科特脱掉龙皮手套,握住了自己魔杖,施了一个自己最拿手的变形咒。

  羊皮纸上的一个小药包顿时变成了一只硕大的飞蠓。

  斯科特手中魔杖连点,十几个小药包全都变成了飞蠓。

  十几只体型格外硕大的飞蠓在羊皮纸上爬来爬去,在斯科特的操纵下,他们没有飞起来。

  兰波低头看着这一切,不解的问,“这有什么用呢?难道那位博克先生和乌鸦一样喜欢吃虫子?”

  “不,还没有完成呢。”

  斯科特手中魔杖再次接连挥动,口中也接连念了十几遍“速速缩小”。

  魔咒的光笼罩在飞蠓身上,将原本有苍蝇那么大的虫子变成了肉眼几不可见的小黑点。

  兰波伸长脖子好奇的盯着那些移动的小黑点,“它们真的会自动飞到博克的嘴里去?”

  “没错。”斯科特说,“它们都喜欢钻进人的鼻孔或者嘴里,当然,除了我的以外。”

  这是他在施变形咒时为这几只飞蠓设定好的行为模式。

  他对兰波说:“所以,你只需要找一个博金?博克商店里没有客人,他独处的时机把这些小家伙投放进店里,然后等着就行了。”

  “没问题。”兰波答应下来,“这个我可以办得到。”

  “那么……”

  斯科特挥舞魔杖,那张羊皮纸立刻变成了一个火柴盒,将那些极其微小的飞蠓装在里面。

  “那就麻烦你了,我的朋友。我会在这里等你带来好消息。”

  他又拿出一枚铜纳特。

  “还有,别忘了今天的《预言家日报》。”

  兰波抓起火柴盒与铜纳特,无奈的对斯科特说:“虽然一般来说,我是很可以给你帮忙,但你的麻烦也太多了点。”

  “抱歉。”斯科特微笑着说,“辛苦你了。”

  “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兰波抓着东西,从窗户中飞了出去。

  斯科特站起身,用移动咒将接触过毒药的龙皮手套和小勺子移动到屋外。

  “火焰熊熊!”

  剧烈燃烧了火焰很快就烧毁了小勺子,但那双龙皮手套只是在火焰的灼烧中变得焕然一新。

  斯科特熄灭了火焰,把手套收进了一个小纸盒中。

  他打算只在接触毒药的时候使用它。

  接下来的时间,他开始一边写自己的暑假作业,一边等待兰波的归来。

  当他写完一篇魔药教授布置的论文,兰波带着先前派出监视的鸦群一起回来了。

  “顺利吗?”

  斯科特接过兰波手里的《预言家日报》。

  “总之完成了你交给我的委托!”兰波得意的说,“翻倒巷著名的商店老板博金?博克已经死亡,他死在柜台上!”

  斯科特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露出了真切的笑容。

  兰波开始兴致勃勃的向斯科特讲述事情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