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 第48章:巧合的事情

第48章:巧合的事情

  “不是!”洛秋想也不想直接回答:“我不会做这样蠢的事。”

  出了这样的事情,朱掌柜第一个怀疑她也是预料之中,如果还想和明轩楼继续合作下去,她就必须给明轩楼一个解释,理清楚状况后,洛秋对着朱掌柜郑重道:“朱掌柜,麻烦给我一点时间,这件事情我会给明轩楼一个交代的。”

  说完,洛秋离开明轩楼往清雅楼去,进门不久清雅楼的小二迎上来,洛秋告诉他要见掌柜的,小二请示后带着她往明轩楼后去,在后厨对面的小屋子前停下,客气道:“秦掌柜的在里头看账本,姑娘直接进去便是。”

  小二离开后,洛秋推开房门,见里面的书案后坐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正在翻开账本,便是小二口中的秦掌柜,难以想象清雅楼细腻雅致风格的背后是这样一位老板。

  秦掌柜见洛秋推门,笑着放下账本起身:“洛姑娘,久仰久仰。”

  洛秋疑惑的盯着他:“你认识我?”

  秦掌柜笑道:“想在槐东镇开酒楼自然要了解明轩楼,因此了解到一点洛姑娘的情况,还望姑娘不要介意。”

  “如此,秦掌柜应该知道我来是为什么?”洛秋直接道。

  秦掌柜请洛秋坐下,为她倒了杯茶,这才在洛秋对面坐下,不急不缓的开口:“姑娘可是为那道书生绘龙门而来?”

  洛秋也不急着回答,反问他:“这道菜不是清雅楼的招牌菜?”

  秦掌柜微微摇头:“不是,这道菜风格跟清雅楼整体菜式差异太大,故而并不在清雅楼的招牌菜之中。”

  “那为什么突然想推出这样一道菜?”洛秋又问。

  秦掌柜道:“因为众口难调,所以想推出道不一样的,如果反响好就继续推出后面的菜式。”

  “秦掌柜的意思是这道书生绘龙门是清雅楼的厨子自己想出来的,甚至手里还有其他类似的菜式?”洛秋垂眸,心里慢慢有了思量。

  “自然是我们厨子想出来的,知道明轩楼有这道菜后我们也很惊讶,世上竟然有这样巧的事情,尤其是听闻明轩楼的这道菜还是洛姑娘提供给他们的,不知洛姑娘是否与我们这边的厨子认识呢?”

  洛秋睁开眼,眸光有一瞬间的犀利,竟然倒打一耙,这是想说这道菜是她抄他们清雅楼厨子的吗?

  “既然秦掌柜这样说,不如让小女子见见清雅楼的掌勺吧,没准真的认识呢?”洛秋忍着怒火,挤出一抹笑,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洛姑娘想见的话请随我来。”秦掌柜十分客气的对洛秋做了个请,这般态度反倒让洛秋觉得自己像个找茬的恶人。

  洛秋跟着秦掌柜往后厨去,此时饭点已过,清雅楼里没什么客人,后厨比较清闲,人也没几个。

  里头有个高大的汉子正在做菜,洛秋也不客气直接凑过去看,汉子手法老练,不一会那道菜就被小二端了出去,他才去看站在身边的洛秋。

  “吴全这位就是给明轩楼提供菜式的洛姑娘,你瞧瞧可认得她?”秦掌柜适时开口,大有洛秋才是偷人菜谱那个人的意思。

  吴全低着头瞧了眼洛秋,很快扭过头,摇了摇头:“不认识,没见过。”

  秦掌柜笑道:“不认识的话,那真是巧的很,明轩楼那道酸菜鱼就是这位洛姑娘提供的菜谱!”

  吴全听了,又飞快瞧了眼洛秋,不自然的附和:“竟然有这样巧合的事情,所以洛姑娘是过来做什么的?”

  这两个一唱一和,想把一切往巧合上面推,洛秋气得不行,这吴全的态度明显不对劲,她又不傻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真有这样巧合的事情?”洛秋当然是不信的,这个秦掌柜明显知道自己会来兴师问罪早已想好了这套说辞,自己鲁莽前来怕是打草惊蛇了。

  秦掌柜笑眯眯道:“我也觉得惊讶,既然这样有缘,不如姑娘考虑下与清雅楼合作,清雅楼给姑娘的一定不比明轩楼少。”

  “哦?”洛秋眸光一亮,问他:“不知清雅楼开出的条件是什么?”

  秦掌柜道:“听说这道书生绘龙门洛姑娘只提了三成,明轩楼实在有些小气,若姑娘愿意与清雅楼合作,清雅楼可以让姑娘提六成。”

  “六成,可就翻了一倍,秦掌柜果然大手笔,实在让人有些心动呢!”洛秋表现出很有兴趣的样子。

  秦掌柜笑眯眯的看着洛秋,以为她真的心动,心道果然在足够的利益下,没有人能禁住诱惑。

  “那我回去好好想想,便不打扰秦掌柜了。”

  “我送姑娘出去。”

  秦掌柜一路将洛秋送到清雅楼门口,两人有说有笑相谈甚欢的分开,殊不知一切都被人看在眼里,没多久就传进了朱掌柜的耳朵里。

  离开清雅楼后,洛秋脸色渐渐沉下来,这个秦掌柜不好对付,看来得去了解下这个人的背景了。

  思考中,忽然有什么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洛秋飞快抓住这一点,思绪豁然开朗起来。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最开始在怀疑酸菜鱼销售数量下滑时,她曾经去明轩楼后厨看过,当时何东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对,还以为是她跟朱掌柜在的原因,现在结合这件事情,何东的反应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很明显清雅楼无法从她这里拿到酸菜鱼的菜谱,那么除她以外唯一熟悉这道菜的只有明轩楼的掌勺大厨何东,菜谱极可能是他泄露出去的。

  虽然有了眉目,洛秋的脸色依然不太好看,首先这只是她的猜测需要证据才能证明,证据去哪里找这又成了一个问题,总不能直接去问何东。

  洛秋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朱掌柜,让朱掌柜去查自己手下的人明显比她去查方便的多,问题是朱掌柜会这样做吗?毕竟在朱掌柜眼中自己才是嫌疑最大的那个……

  怎么办呢……

  洛秋纠结了一路,走到家门口都没有发觉,站在门口直发怔。

  刚好这会儿是裴诏去品翠楼的时间,下午喝茶的闲人比较多,正是品翠楼生意最好的时候,不想一出门就撞见洛秋在那里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