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 第57章:天下父母爱催婚

第57章:天下父母爱催婚

  /

  孙大夫与孙子瑜父子相认是件极大的好事儿,激动之下的孙大夫甚至没有注意到两人还抱着个孩子回来。

  反复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后,孙大夫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仍然拉着孙子瑜不敢放手,生怕自己一放手孙子瑜就化作一阵轻烟散去了。

  “父亲,是我,孩儿不会再走了。”看出自己父亲的不安,孙子瑜柔声安慰着。

  洛秋打心里为孙大夫高兴,一直站旁边瞧着,连抱着孩子的手臂有些发酸都没察觉,还是孙子瑜注意到,开口问一句:“你一直抱着孩子,胳臂不酸吗?”

  孙大夫这才注意到洛秋怀里的小女孩,面上更是一喜,自己孩子的年龄早该当父亲了,难道这孩子就是他的孙女不成?

  “这是你的孩子?”

  孙子瑜知道自己父亲误会了,连忙解释:“这是孩儿跟洛姑娘在外面救下的孩子,并非孩儿的孩子。”

  孙大夫有些失望,很快又释然,没孩子不要紧,这个年纪总该娶亲了吧?

  于是,孙大夫又问孙子瑜:“那娶亲了没有?”

  孙子瑜再次摇头,孙大夫不满起来:“该娶亲了!可有喜欢的姑娘啊?”

  洛秋忍不住笑起来,真是无论在那个时代,父母都喜欢催婚自己的儿女,就先让他们父子俩说会悄悄话好了。

  洛秋抱着小女孩拉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荣儿回了房间,把小女孩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才去看荣儿:“荣儿,这是妹妹,妹妹现在病了,要好好照顾她知道吗?”

  荣儿眨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小女孩:“这是荣儿的妹妹?是娘亲和裴叔叔生的吗?怎么长这么快?荣儿也想快点长大!”

  洛秋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住,一边安慰自己童言无忌一边琢磨着怎么回答荣儿。

  “这个呢很复杂,妹妹她不是娘亲跟裴叔叔的孩子,但是荣儿要把她当亲妹妹对待,好不好?”

  荣儿似懂非懂,看看床上的小女孩,又看看洛秋:“荣儿明白,这是娘亲和别人的孩子,所以是荣儿的妹妹,荣儿会好好照顾妹妹的!”

  洛秋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但要她对荣儿这个小不点解释这种问题还真是解释不清楚,干脆就先让他这样认为吧!

  “荣儿先照顾妹妹,娘亲出去给妹妹熬药,要乖乖的哦!

  荣儿点点头,跑到床边坐下,一瞬不瞬的盯着昏睡的小女孩。

  洛秋拿着药包走出去,见孙家父子还在院子里聊天,就没打扰他们去厨房找药罐熬药,有打量了下厨房里剩的菜,想着这样的喜事自然要庆祝下,熬好药后还是出去再买点菜,顺便把老姚头他们叫回来,大家一块乐呵乐呵。

  想到老姚头,她托庞明轩带去北方的那封信应该快有回音了吧?

  忙碌中,洛秋几乎忘记屋子里还有裴诏这个人,直到她熬好药喂小女孩喝下后,准备出门买菜回主屋取银子撞见一脸阴沉的裴诏时,才想起他还在屋子里。

  “诏,诏兄,好久不见!”

  嘴上说着好久不见,其实昨天晚上解毒的时候才见过,但今天大佬身上的低气压让她有些口不择言。

  裴诏也不是磨叽的人,开门见山说出自己心情不好的原因。

  “你跟孙大夫说我有隐疾?”

  这件事情太过久远,久远到洛秋已经忘记还有这档子事情,此时经裴诏一提醒,冷汗刷的就流下来了。

  “那个,你那时候不愿意看大夫,我又是个半吊子,为了让师父教我学医,不得已才……我这也是为诏兄你的身体健康着想,你看你现在活蹦乱跳的,说明我当时选择的没错……”

  “那么,那我挺后悔当初没了结你……”

  “诏兄,有什么误会是不能解释清楚的,我这就去解释,要是诏兄觉得不得劲,你也可以到处散播我的坏话,什么抠脚口臭说梦话……”

  “……”

  裴诏突然明白,这不要脸这块,自己的确比不过这女人,他不可能真杀了她,但也不想轻轻放过。

  “诏兄,你不是想早点解毒离开吗?我尽快给你解毒,半个月内怎么样,但你能不能再保证下不杀我?”裴诏思考的间隙中,洛秋又开口了。

  “你很想我快些离开?”其实比起被说有隐疾,裴诏更在意这件事情,谎言和事实他更在意事实。

  洛秋没想到裴诏话锋一转问起这个来,这个问题她还真不知该怎么回答,遨游天空的雄鹰怎会困足于一方宅院,总归是要离开的。可要说心里没有一点不舍,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从她穿进来,裴诏就一直在她身边,虽然一开始彼此间存在猜忌,可后来发生的种种,都在告诉她裴诏不是那样冷血嗜杀的人,当然也可能是自己对他还有用。

  那么,她对裴诏是怎样一种感情和看法?

  她自己也说不出来。

  “诏兄有自己的雄图大业,怎会能被这点小毒困住?”

  “哦?”裴诏走到桌边坐下,那里摆着一封未拆开的信件,洛秋进门前他正准备拆开,这会儿也不回答她,拆开信旁若无人的看起来。

  洛秋就在一旁等他看信,等他看完再点燃火折子将信纸烧成一堆灰烬,才抬头看她:“我暂时不会离开,即便解完毒。”

  洛秋眸光一闪,飞快藏好情绪:“为什么?”

  “没为什么,暗处总比明处好,先让他们斗着。”

  听这话大佬是准备坐收渔翁之利,洛秋飞快想着书中关于裴诏的剧情,书中他的确借假死藏身暗处,在南齐那几位皇子夺嫡时暗中推波助澜,等他们斗的差不多的时候再现身坐收渔翁之利,不过书中主要视角在大周,南齐那边不过寥寥几笔,她只知道南齐有位二皇子在裴诏假死时跳的最厉害。

  “大佬高明!”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洛秋尽量把话题往别的地方引,试图让裴诏忘记最开始的话题。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裴诏挥袖扫落桌子上的灰烬:“首先,把那件事情跟孙大夫解释清楚,其次搬回这个房间住,最后,我要离开自会告诉你,你不要背后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