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 第76章:惊现男女主

第76章:惊现男女主

  “然后呢?”

  裴诏忽然讲起这个故事,又忽然顿住,洛秋开口去催,心道想不到这个地方还曾经出过一位皇后,那位卜算的巫师应该是有些真本事的。

  “皇子觉得这位农家女就是巫师预言中的女子,慢慢博取农家女的好感,与她结为夫妻后才说出自己真正的身份,不想农家女坦然接受,凭借自己的才华与谋略最终辅助皇子登上帝位,成为一国之后。”

  “等会儿,这皇子不就是个渣男吗?”

  “渣男?”又是裴诏不懂的新鲜词汇,洛秋给他科普:“就是欺骗女子感情的男人。”

  裴诏问她:“为什么你觉得这位皇子是渣男?虽然一开始的确另有目的,但后来对那位农家女也是一心一意,甚至整个后宫只她一人。”

  “这……”洛秋有些拿不准,这样一看似乎也不像是个渣男,不过裴诏好端端跟她讲这个故事做什么?

  “娘子以为如何?”

  “哎呀我也说不准,我又不是当事人。”洛秋干脆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人家两口子过得好不就行。

  裴诏意味不明的注视着洛秋,这时他看见那两个人已经走到落凤亭外。

  “叨扰二位,烦请问个路。”

  清朗的男声响起,洛秋吓回了神,见一男一女不知何时出现在亭外,男的气质洒脱,身姿颀长,一身朱红常服,衬着那张俊脸越发灼灼逼人,女子一身素银锦缎广袖长裙,头戴帷帽看不清容貌,若是细细端详,就能发现她裙裾处用银线绣着繁琐的雀鸟暗纹,可见非富即贵。

  这样的装扮,这样的气度,洛秋瞬间紧张起来,原文中裘安然不喜奢华行走江湖时总是一身素锦,又因容貌绝色总引人围观,外出时大多头戴帷帽,六皇子与之相反,总是一袭朱红,招摇的有些过分,气质风流潇洒,给人花花公子的错误印象,实则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唯有在面对裘安然时才会流露出真实的自我。

  这两个人,无论怎么看都跟原文中所描述的一模一样,洛秋有些心慌,生怕他们认出旁边的就是裴诏,自己因此小命不保,她要是死了,荣儿和筠儿怎么办?

  尽管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洛秋还是觉得害怕,喂喂,为什么别人都是后期碰见原书主角,她这么快就遇见了?

  “这位夫人怎么了?”

  六皇子注意到洛秋惨白的脸色,礼貌性的开口关心。

  裴诏上前,伸手去扶洛秋,关怀道:“都说了直接坐马车回去,你非要自己走,本来身子就不好,可别再逞强了。”

  洛秋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粗声粗气道:“难得出来一次,就想着尽兴一次,扰了夫君兴致实在不该。”

  “可别再说这样的话,原是我不该拉你出来。”裴诏煽情两句,才去看六皇子,客气道:“让二位见笑了,不知这位公子想问什么?”

  六皇子问道:“我二人初来此处,敢问这山上是否有座落凤山庄?”

  裴诏扶着洛秋回亭子里坐下后才走出来,回道:“这山上的确有座落凤山庄,沿着这路一直走便到了。”

  “多谢”六皇子道谢,又问:“大概还需走多久?”

  裴诏道:“约摸一刻钟就到了。”

  六皇子微微垂首,对身旁的裘安然道:“不远了,你若累了咱们在这里歇会儿?”

  裘安然笑道:“人家夫妻在这里,我们留下岂不是叨扰?”

  不得不说,女主就是女主,不仅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清澈得犹如山间流水。

  裴诏道:“夫人说笑了,鄙人与内人准备回去了。”

  “夫人?”裘安然失笑,六皇子忙解释:“这位公子误会了,我与这位姑娘只是朋友。”

  逐渐平静下来的洛秋暗暗吐槽,现在的确还是朋友,不过六皇子这单箭头已经粗的不得了了。

  “鄙人鲁莽,还望见谅。”

  这样的鲁莽六皇子并不介意多来几次,自然不会去怪罪:“无事,若公子不介意,我们可一同在亭内休息。”

  裴诏面有担忧:“公子盛情,按理说不该拒绝,只是实在忧心内人。”

  洛秋跟着做出柔弱不能自理的样子,六皇子恍然,叹道:“公子与夫人真是鹣鲽情深。”

  裴诏不再多说,扶着洛秋上马车离开。

  那车上,洛秋想去看他们二人可有走远,又怕露个头让他们察觉,只能憋着。

  “你认识那两个人?”

  听见裴诏的声音,洛秋暗骂自己没出息,怎么在这三位面前漏了马脚,虽然裴诏帮他遮掩没有让六皇子很裘安然发现,但他本人一定注意到自己的不对劲。

  “算认识,但他们不认识我……”

  “哦?”裴诏神色莫名,像是信了又像是没信,半晌后方道:“想不到娘子竟然认识当朝六皇子与丞相千金,实在不简单。”

  洛秋只觉一道落雷直劈脑门,怔在原地不知如何开口,裴诏竟然认识六皇子?但六皇子似乎并不认识他,这是怎么回事儿?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该怎么解释眼前的问题,作为大周溯溪县槐东镇周家村里的农家女,她怎么可能会认识这样两个人物?

  完蛋,大佬已经开始怀疑她了!

  洛秋慌得不行,裴诏怎么看也不是那种好糊弄的人,可说实话吧搞不好会被认为脑子有病,可说假话被他看出来更是糟糕……

  “娘子还没想好怎么糊弄为夫吗?”

  “别急,我再想想……”洛秋真的慌了,慌到连裴诏问的什么都没听清,顺嘴就给回答了,反应过来后又是一阵心悸。

  老天,为什么别人穿书都秒天秒地,我就穿成这个样子,你确定给我设置的不是困难模式,还是我没有其他女主有能力?

  “为夫不急,娘子慢慢想。”裴诏一瞬不瞬的盯着洛秋,其实一开始他就让手下查过洛秋的身份,只查出她真是周寡妇在河边芦苇丛里捡来的,至于是谁将她遗弃,她亲生父母是谁竟然半点也查不出来,实在有些可疑。

  裴诏不是没有疑心过洛秋的来历,尤其是在周家村那段时间,她前后变化太大,简直像是两人,他甚至想过真正的周丫头在中毒后就已经死了,后面的洛秋不过是继承了她身体记忆的另一个灵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