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 第163章:柴月的心事

第163章:柴月的心事

  “姑姑可是他们的亲妹妹,自己的亲妹妹被这样对待,身为娘家人他们不该为姑姑打抱不平吗?为什么要劝姑姑忍耐,姑姑把他们当退路什么都告诉他们,可他们并不把姑姑当妹妹……”

  柴月有些难过,难道对他们而言,柴家的女人只是用来赚钱的工具吗?

  洛秋劝她:“不要去为他们的所作所为难过,更不要因为他们有负罪感,都是他们的错,与你无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

  柴月已经到了适婚年龄,柴家现在处境堪忧,保不准会为了保住自己,旧计重施拿柴月去换太平。

  毕竟柴月说的是他们,她的父亲和大伯都知道这件事情,绑架柴月只能威胁到她的父亲不大可能威胁到她的大伯,除非现在柴家已经有用柴月去换个新退路的想法。

  “保护自己?”柴月有些难过:“昨天母亲跟我说,现在柴家有困难,我是柴家的女儿,如果柴家有需要,希望我能主动站出来帮助柴家……”

  洛秋听的满头问号:“这是什么话?提前让你做好心理准备?这些麻烦是你引起的?为什么让你替家族献身?我就想不明白了!”

  洛秋气的不行,柴月听了快哭出来,这两天母亲一直在劝她,劝她要为家族考虑,柴家养她这么大,现在柴家有难她不站出来谁站出来。

  说实话,在来找洛秋之前,柴月已经决定为柴家献身,可是在听见洛秋这些话后,她的决心开始动摇,对呀她又没有做错事情,为什么要她来承担后果?

  但是她心里还是觉得难受,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可就这样让她放弃柴家,她有些做不到,甚至有种奇怪的负罪感。

  “可是,可是让我放弃柴家,我好像也做不到……”

  这才是柴月难过的主要原因,明明可以拒绝,却不能拒绝。

  “你可以换其他方式去挽救柴家……”洛秋站起身,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柴家现在困境不过是被梅县令的事情波及,只要证明柴家并不知情过于可以逃过牢狱之灾,最多没收家产,只要人还在,家产又不是不能重新挣回来……”

  柴月抬头,心里慢慢有了希望,想起自己来这里的另一个原因。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什么事情?”洛秋重新坐了回去。

  “是关于秦家的事情,之前见你对秦家感兴趣,特意去打听了下,昨天秦家那位小姐去了谢府,没多久就被人赶了出来,听起来像是去找赵清舒的。”

  槐东镇的时候,秦飞兰就有意巴结赵清舒,估计是觉得赵清舒可以救自己,没想到赵清舒只把她当塑料姐妹,并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秦家的事情快定下来了?”

  既然秦飞兰都去求赵清舒了,说明这件事情已经没什么回转的余地了。

  “是的,姑……梅正平虽然私人作风上有问题,处理案子上还是十分果断的,那个秦理全已经被判秋后处斩,只是现在梅正平被暂时革职,如果到时候有新的县令来,很可能会重新调查这个案子。”

  重新调查吗?

  难怪秦飞兰要去求赵清舒。

  不过这些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除了生意,她现在只希望梅正平快一点陷入绝境,这样就能解开原主身世的谜团。

  “只要新来的县令不是傻子,都不会放过秦理全,不说这个,我有个办法过于可以帮帮你……”

  洛秋招呼柴月靠过来,两个人凑在一块,商量起来。

  了却一桩心事后,柴月笑着离开裴府。

  柴月离开后,裴诏走进来,洛秋正在伸懒腰。

  “你的日子才刚好一点,就忙着去帮别人。”

  洛秋累的厉害,打了个哈欠:“都是女人,互帮互助有何不妥?”

  裴诏摇了摇头:“既然你帮了,我也顺手帮下,不过柴家还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洛秋叹气,裴诏肯定知道些什么。

  “柴家有没有牵涉其中?”

  不想裴诏反问她:“你觉得呢?”

  洛秋再次叹气:“肯定做过什么,不然不会这么害怕。”

  “不错,其中有两个妇人,还是他们替梅正平牵线搭桥的,梅夫人把事情告诉柴家兄弟不久就被梅正平发现,柴家兄弟不想失去梅正平这棵摇钱树,就帮着他做了些事情。”

  “果然……”

  裴诏道:“不用担心,这种事情柴家可以说是受胁迫,柴宣兄妹并不之情不会被连累,他们那两个知情的长辈可就说不好了,不过最多也就没收全部财产,关上个两三年。”

  “两三年还真是便宜他们了。”洛秋嗤笑,左右她在意的也只是柴宣柴月这两个无辜的人。

  等钦差来到溯溪时,气温已经完全降下来,赵清舒因事回了槐东镇,谢遇不得不跟着一块回去,离开前,他特意来了裴府一趟,迟钝的他终于意识到最近洛秋的疏离。

  奈何洛秋对始终淡淡的,谢遇只能遗憾的离开。

  对此,裴诏竟然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忙自己的去,同时北边传来消息,大燕不接受大周的理由,已经集结人马准备开战,加上冬天到了,粮食的价格开始疯长。

  不过这种情况只发生在北方,南方还是一片太平祥和的模样。

  新来的钦差快刀斩乱麻,开始着手调查梅正平的案子,可惜本案除了梅夫人再没有别的认证,物证也只有焦泉娘子写的那封遗书,案件调查比较缓慢。

  洛秋的生意也在缓慢中逐渐稳定下来,开始盈利,加上庞家酒楼那边的提成,每个月的收入越发可观起来。

  中途洛秋同样回了趟槐东镇,槐东镇的产业也在老老实实经营,卤肉馆里孟真和招儿开始眉来眼去,种植地里老姚头跟手下的杂工关系越来越好,时常跟他们炫耀自己有何当兵的儿子,庄蓉儿认识的了个书生,两人正在暧昧,赵兰也在跟邻村老实的庄稼汉子论亲。

  认识的每一个人都过的很好,洛秋很开心,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时,撞见了气鼓鼓的李溶溶。

  糟糕,差点忘记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