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 第191章:林姨娘母子的小心思

第191章:林姨娘母子的小心思

  接下来几天,都在平静中度过,除了庞母对洛秋的态度有一瞬间的冷淡,不过很快恢复热情,实话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想这天,洛秋准备出门,庞母叫住她。

  “姑娘先别急着出门,等下要下大雪呢!也快过年了,多在家里呆呆吧!”

  “伯母,我想出去看看樊楼的进度,然后考虑下一些地方的安排,时间不久很快就回来了。”

  这两天庞家一直有客人来,似乎是些提前拜年的人,庞母又总是带着她一块见客,着实有些尴尬。

  “这两天外面都是采办年货的人,乱的还能,你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单独出去不好,等轩儿有空了,叫他跟你一块去也好。”

  没到年尾都是当老板的最忙碌的时候,庞明轩这几天忙的飞起,虽然每天还是会抽时间回家,但每次在家呆的时间不过一两个时辰,中间林姨娘见缝插针,说让庞栋去帮衬帮衬,被庞母拒绝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洛秋也慢慢看出来这对母子的心思,就是尽可能多的掌控庞家的产业,被庞母和庞明轩严防死守暂时没有得手。

  年尾各处都忙,庞母在家里忙着过年的布置,庞明轩在外面忙着铺子今年的收入,洛秋实在不好意思一直麻烦他们。

  “庞公子最近太忙了,还是不要麻烦他的好,也不远,很快就回来的。”

  庞母继续劝道:“再过两天新禧,那边会停工过节,轩儿也会闲下来,到时候再去也是一样的。”

  说完,庞母走过去拉着她的手,满面慈祥:“这段时间你也帮了我们母子不少忙,倒也不必这样累,今儿就在家里好好坐坐。”

  洛秋当然没有看着他们忙,庞明轩不在时跟在庞母身边打下手,庞明轩回来后,有时候也在忙着看账本,庞明轩不介意的话她也帮着看看,总不好住在人家里吃吃喝喝还不干活。

  其实遇见裘安然那天,庞明轩回去后就跟庞母说了洛秋的身份,其实就算他不说,庞母也在暗中派人打听。

  在得知洛秋是个丧偶的寡妇还带着养子养女,庞母是拒绝的,后面又见洛秋一点不见外的帮忙,发现她无论是管家还是生意上都能做的很好,庞母又慢慢对她生出好感,这样既能主外又能主内的女子可不多见,难怪自己的儿子会对她另眼相看。

  庞母现在是越看洛秋越喜欢,恨不能让她时时陪在自己以及庞明轩身边,好似她已经是庞家的儿媳妇一般。

  既然庞母坚持不让她出门,洛秋只得答应,继续陪着她在打理庞家的事情,这时林姨娘娇滴滴的出现。

  “听说夫人为过年的事情忙的不行,妾身实在看不下去,若有什么忙不过来的,妾身愿意帮忙,倒也不必麻烦一个外人。”

  说完,林姨娘的目光在洛秋身上转了圈,这几天庞母安的什么心思她大概知道,也不知庞母怎么想的,竟然愿意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寡妇。

  庞母看见她就觉得厌恶,到底她还有个儿子不好发作,只道:“咱们是商家,当然是谁办得好谁处理,分什么里外?”

  林姨娘见庞母护的这么紧,干脆转变方法:“既然洛姑娘这么能干,不如教教妾身,教教栋儿?”

  庞母冷笑:“也不知你是怎么说出这样没羞耻的话,你是长辈,栋儿是男子,竟然舔着脸要人家教你们办事儿,连我也替你们羞死了!”

  林姨娘被埋汰一番,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暗想等栋儿掌控了庞家产业,非要你这老妇和你那儿子跪在我们面前。

  “姨娘也是好心,伯母勿怪,只是林姨娘,伯母管家已经很辛苦了,林姨娘若真想为伯母分担,不如先管好二公子,昨天我不小心撞见二公子和后院的丫鬟拉拉扯扯,幸好庞公子尚未婚配,不然传出去不知会被人如何言说。”

  庞母的眼神一下子凌厉起来:“还有这等事情?”

  林姨娘吓了一跳,自己儿子好色她是知道的,也提醒过尽量不要沾惹家里的,没想到这逆子竟然不听她的话,做就做吧还偏偏让人瞧见了。

  “栋儿与洛姑娘无冤无仇,姑娘为何无故冤枉他?”林姨娘当然不肯承认这件事情,也惊奇洛秋一个姑娘家,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直接说出来,简直让人震惊。

  洛秋道:“竟然无冤无仇,我为何要撒谎,是昨天下午的事儿,我记得那丫鬟是后院书房洒扫的,十六五岁,苹果脸,两人被我发现后,那丫鬟害羞跑了,倒是二少爷……”

  洛秋顿了顿,犹豫后面的话要不要说出来。

  “那不成器的怎么了?”庞母眸光一凛,熟知自己儿子品性的林姨娘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

  洛秋想了想,反正丢人的也不是自己,何况这个庞栋的品性实在不入眼,仅有的两分小聪明全用在那些歪门邪道上面。

  “二公子说近来无视空虚的很,我夫君新丧,想必也十分……寂寞,不如同他一块缓解缓解……”

  这些话还是洛秋委婉过后的说辞,昨天遇见时,庞栋说的更露骨。

  庞母听了脸都青了:“去把那不成器的拿来,总要让他见识见识家法!”

  林姨娘忙道:“洛姑娘何故如此,这种话都能往外说,简直不知检点!谁知道是不是你勾引的二少爷说出这种话的?夫人明察!”

  转移矛盾是林姨娘惯用的,毕竟这种事情嫌少有人偏向女子。

  洛秋不慌不忙,表示惊讶:“姨娘这话说的奇怪,不知检点的明明是二公子,我只是把事实说了出来,也拒绝了二公子,二公子心有不甘,今天早上还让自己院子里的丫鬟在我窗边放红杏呢!”

  庞母气的不行,若是惦记上别人,她意思意思也就过了,偏偏惦记上自己看上的姑娘,还有洛秋刚才说的那个丫鬟也的确是负责书房洒扫的,书房是什么地方,是她儿子存放账本的地方,都面很多东西都是这对母子看不得的。

  庞栋心里想的明显不只是勾搭丫鬟,而是想通过这个丫鬟进入书房,偷看书房里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