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人在江湖,扮演雄霸 > 第二百零二章 闯关

第二百零二章 闯关

  “你的意思是昆仑派等几家是故意将扶桑人放进来的?”

  听了燕雄的话,英丑顿时大惊。

  “我可没说!”

  燕雄立刻否认。

  这话可不能承认。

  要是英丑大嘴巴传出去,他可是得面对昆仑等几个大门派的问责的。

  “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总不能就这么任昆仑派摆布吧!”

  燕雄的话让英丑以为他有什么对策,所以直接问道。

  “你担心这些干什么?你天魔教还怕昆仑派?”

  燕雄奇怪的看向英丑。

  按理说,凭天魔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他现在应该不怕才对啊!

  “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教三位魔主已经进入魔皇墓,短时间肯定不能出来。

  这段时间我们能太张扬。”

  英丑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

  燕雄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竟对我说出如此隐秘,就不怕我说出去?”

  “为何要怕?虽然魔主交代我们不要惹事,但不代表别人可以随意欺辱我们。”

  他看着燕雄说道。

  闻言,燕雄一阵沉默。

  这他娘的,自己居然被小看了。

  英丑的意思就是,天下会还不在他们不能招惹的行列。

  若燕雄乱讲,那他们就会报复。

  不过燕雄本来就不打算做什么告密者,所以也就没太在意。

  而是说道:“其实你们不用太担心,昆仑的确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这冲和可是就在这仙水。

  再加上与冲和关系不浅的神水宫,这仙水是乱不起来的。”

  “就怕冲和也被蛊惑!”

  英丑叹息道。

  冲和这人哪里都好,就是太随和了。

  再加上他没有统领过大势力,所以他对这各势力之间的阴谋诡计根本不甚了解。

  这也就造成了昆仑敢在他眼皮子下面夺权的场面。

  他们就是认定冲和会顾虑太多,不会加罚于他们,所以便想将昆仑派弟子安插进其他势力中。

  “呵呵,你可别小看冲和,他除了优柔寡断之性格外,可是还有嫉恶如仇的说法。

  若是惹急了他,别说昆仑派,就是中原那个昆仑,他恐怕都不放在眼里。”

  燕雄笑着说道。

  “希望吧!”

  英丑既期待又担心的说道。

  英丑没待一会,便离开了。

  他走后没一会,步惊云便来到了这个院落。

  “师傅!”

  “怎么样了,都安排好了吗?”

  燕雄问道。

  “都安排好了,不过先前昆仑派了弟子过来,说是指导帮里的人练七星阵,才来两个时辰,就在弟子回来的时候,又被人招了回去,现在营中只剩下了三个昆仑派的弟子了。”

  步惊云说道。

  “哦?看来祁连城胜了!”

  闻言,燕雄立刻明白,恐怕祁连城与玉霄子的战斗已经有结果了,不然昆仑派不会把人招回去。

  “你再回去一趟,把那几个还在营里的家伙直接杀了,若再有人以指导阵法的理由进入营地,都不准进,要进让他们来找我!”

  燕雄最恨的就是想夺他权的人。

  反正前面有祁连城顶着,燕雄才不在乎杀几个人。

  “是!”

  步惊云闻言,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回营地。

  ……

  “混账!好你个祁连城,想不到你竟隐藏的这么深,咳咳咳……”

  仙水另一座府邸内,玉霄子一边怒骂一边咳嗽。

  此时的他脸色煞白,仿佛得了一场大病一样。

  “明真!”

  他朝门外喊道。

  “师傅!”

  一个看上去比玉霄子还老的老者走了进来。

  与之相比,玉霄子反而像是弟子。

  但事实却相反。

  白头翁明真道人。

  这是玉霄子的首席大弟子。

  他因误食奇药,从小便是一副老者模样。

  “你持我令牌去见见宫本,告诉他,我要与他……”

  他扔了一块令牌给白头翁,随后传音入密。

  白头翁接过令牌,一边听,一边点头。

  半响,他拿着令牌离开了此地。

  “谁也无法阻拦我昆仑取代西昆仑……”

  ……

  “老丈,你不必相送了,外面倭寇众多,您请回吧!”

  院落里,聂风回头对老者与那小女孩说道。

  “小奴,你可要听你爷爷的话,别乱跑!”

  “风哥哥放心,我一定会听爷爷话的,但风哥哥你一定要回来找我!”

  小奴握着拳头说道。

  “会的,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了!”

  聂风点头。

  “老丈告辞了!”

  聂风说完,施展风神腿迅速离开了小院。

  “爷爷,风哥哥会回来吧?”

  “会的,他会回来的,等他回来,咱们就不用担惊受怕了……”

  ……

  聂风施展轻功一路顺着街道朝城门而去。

  在他背上,除了两柄刀以外,还有一颗用布料缠着的圆滚滚的东西。

  那是山本五郎的头颅。

  山本五郎的身份是扶桑军的军师,地位颇高,但他武功奇低,根本不适合以白玉沾血。

  所以聂风便将他的头颅带上,准备带回去请功。

  也幸好这里是海州,盐是最不缺的,所以他可以用盐将他的头颅用盐卤住,不然的话,早还烂了。

  不过,就算有盐,这头也保存不了多久。

  所以聂风不得不尽快将他送回仙水。

  不然的话,这偌大一笔战功可能就会没了。

  这几日因为刺杀小队频频刺杀扶桑重要的人,军师已死,就连在城中主持大局的武藏神都遭到刺杀。

  如此情况下,整个新阳城越发戒备森严了。

  大街上不仅时常有巡逻队走过。

  就连城池上,也是加派了起码两倍的人。

  “鬼田君,要不你守着,我回去睡一觉,等下半夜我来替你?”

  城上,一张露天卓上,俩人正在喝酒,其中一人开口向另一人说道。

  “井上,我知你想回去搂着你新纳的女人睡觉,但你该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得随时待命!

  若你离开后有人闯关怎么办?

  你该不会忘了渡边的事情了吧!

  他可就是因为疏忽导致山本君被杀,现在还被君上关在大牢里。”

  另一人闻言,郑重的劝告道。

  “明白了!我也只是一提,并不是真要走。”

  想走的人听到这话,顿时一阵哆嗦。

  他可是亲眼看到渡边被严刑拷打。

  那刑罚,如果打在他身上……

  一想到他就感觉皮肤起疙瘩。

  这是直接被吓到的。

  “来吧!多喝两杯!只要你我好好守着,就算有人闯关了,那也是我等实力不寄,而不是我们不出手!”

  后面说话那人显然聪明了许多,一说话,便充满了精明。

  “哈哈哈,的确,的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