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木叶:从选择成为火影开始 > 第二百零九章 【一次交易!】【二合一!】

第二百零九章 【一次交易!】【二合一!】

  会餐结束。

  云隐使者下榻酒店内。

  在临睡之前,四名云忍使者进行了今晚的最后一次深入交流。

  “定,吗?”

  “定,日,天,干,双!”

  “我,拓,赢,不,知!”

  “o,j,b,k!”

  “……”

  通过一系列只有云忍四人相互才听得懂的暗号结束之后,四人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

  直至深夜。

  雷已和拓躲避掉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直属木叶暗部的“保护”,潜入了日向一族的族地内。

  按照原著的剧情发展,雷已和拓将会在将还不到三岁的小雏田,悄无声息的掳下过后,在离开日向族地之前,被日向日足击毙。

  日向宾品尝一番漩涡玖幸奈的美味过后,回到家,刚收拾完躺在床上,就收到了来自系统的选项任务。

  【选项A:击杀掳掠日向雏田的两名云忍。完成奖励:水遁—水很多之术(C级奖励)。】

  【选项B:拦截掳掠日向雏田的两名云忍,并救下雏田。完成奖励:操—手里剑之术(C级奖励)。】

  【选项C: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睡觉。完成奖励:随机属性点+0.1。】

  面对这种任务,日向宾自然只能放弃香喷喷的随机属性点,选择选项B,把云忍拦截解决,交给村子处理。

  翻身起床,日向宾白眼一开,看向日向族长日向日足家的方向,便看到已经快掳下日向雏田,打算逃跑的两名云忍。

  日向宾瞬移离开房间,在两名云忍撤退之前,以两名云忍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救下日向雏田,并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你们是自己投降,还是我把你们打投降?”

  日向宾抱着还在熟睡中的日向雏田,笑着对蒙面的两名云忍开口道。

  “可恶!”

  两名云忍面对计划败露,对方又是忍界第一强者日向宾,直接刚烈的选择自杀。

  “你们这样死,身体上也没有被柔拳攻击的痕迹啊。”

  日向宾无法理解两人如此zz的行为。

  面对这一情况,他直接选择叫醒日向日足,让人看好现场,然后去找波风水门汇报情况。

  作为看过原著的男人,日向宾很清楚两名云忍的目的。

  不过现在,云忍的目的是完不成了。

  ……

  翌日,上午。

  波风水门在和剩余的两名云忍面谈过后,把执勤的日向宾叫到了办公室。

  “宾君,你作为这次云忍绑架雏田事件的第一目击者。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波风水门对日向宾开口询问道。

  两名云忍选择绑架雏田,是他之前没想过的。

  毕竟日向一族人均白眼,视力比其他人好上许多,想要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掳走人,是极度困难的一件事。

  在经过一晚的会议和分析过后,他得出了两个结论,第一是云隐村真打算掳走雏田,夺取白眼血继限界。第二则是利用这次机会对木叶发难。

  毕竟云忍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没有太大损失。

  当然,也没得到什么好处。

  “嗯……他们绑架木叶的孩子,被我发现之后畏罪自杀。我们就把他们尸体送回去,再让云隐村对绑架这件事道个歉就行了,毕竟忍界需要和平,我们木叶作为和平先驱,没必要太咄咄逼人。”日向宾当即说出了他的想法。

  “这只是我们的一面之词,而且,现在死的人是云忍,再让他们道歉恐怕不可能。”日向宾听到日向宾的说法,笑着摇了摇头。

  云隐村既然决定做出俘虏日向宗家,夺取白眼的行为,就必定想好的对策。

  这一刻,波风水门一时间想到了三代火影猿飞日斩。

  如果现在还是猿飞日斩当政的处理方法,多半会为了维持和平,哪怕让木叶村损失一点有足轻重的东西。

  而他这一点,对这一点和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不同,他在维持和平的前提下,不会接受让木叶平白无故遭受损失的不平等条约。

  “难道云隐村还敢借此机会和木叶开战?”日向宾说这话的语气,充满着自信。

  “真要开战的话,木叶不惧怕云隐村,只不过刚稳定的和平局面就要被打破,忍者们又要奔赴战场。”波风水门叹了一口气。

  从身为火影的角度,他不愿意看到木叶再因为战争导致伤亡,所以能够和平解决是最好的结果。

  “水门前辈,我懂,以和为贵嘛。”日向宾认可波风水门的想法的同时,说出了他的想法:“但是这件事不能退让,因为木叶一旦退让,云隐村就会得寸进尺。”

  “这样,宾君,你把这两名自杀的云忍尸体送回云隐村,顺带向雷影和云隐村高层说明一下情况。”波风水门笑着对日向宾安排道。

  这是他叫日向宾来办公室最大的目的。

  身为“忍界第一强者”,同时击败过三代雷影艾、四代艾和二尾人柱力由木人,用来出使云隐村是最为合适的。

  “我又出使云隐村?”日向宾不得不用“又”来强调他此时的心理。

  他还清楚的记得,上次出使云隐村被由木人挑战的事情。

  有了这两年发生的事,这次出使云隐村,他恐怕不是被其他云忍挑战这么简单。

  “没错,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波风水门笑着点了点头。

  “水门前辈,我这暴脾气,这次出使云隐村担心会和对方吵起来,到时候万一控制不住情绪,从吵架变成打架,我单挑云隐上万名忍者还是有点难度的……”

  日向宾委婉拒绝的话刚说出口,脑海里系统熟悉的选项任务提示音这才姗姗来迟。

  【选项A:以最近大姨夫来了为借口,拒绝接受此次任务。完成奖励:水遁—大坝谁修好(A级奖励)。】

  【选项B:接受任务,并到达云隐村之后,给云隐高层一个下马威。完成奖励:雷遁查克拉模式(S级奖励)。】

  【选项C:接受任务,见姬行事。完成奖励:随机属性点+0.1。】

  面对这种有“+0.1”的单选题,日向宾当然是选择最棒的选项C。

  “虽然有这些风险,但是既然是水门前辈的安排,那我接受了。”日向宾顺着刚说完的上一句话,继续开口说道。

  前言后语,有点违和。

  【选项任务完成,瞳力+0.1。】

  “那你就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出发。”波风水门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的。”日向宾欣然接受。

  他这次答应波风水门出使云隐村,不是为了木叶,也不是为了波风水门,更不是为了和由木人见面。

  他只是单纯了为了完成任务,仅此而已。

  ……

  三日后。

  日向宾带着两名云忍+两具云忍尸体,光明正大走进了云隐村内。

  在日向宾到达之前,云隐村高层已经就两名忍者在木叶死亡召开过两次会议。

  这次行动并非三代雷影授意,所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听到手下两名精英上忍在木叶“自杀”这种绝不可能的说法,他直接拍烂了一张桌子,恨不得马上找木叶要一个说法。

  日向宾一走进云隐村,就被两名云忍给带到了一处他没来过的府邸,见到了云忍高层长老雷劈。

  日向宾没有料到,这次出使云隐村,在见三代雷影之前,反而是和雷劈会面了。

  见到雷劈的第一面,日向宾便了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笑着戳出了雷劈:“看来你就是这次绑架雏田的始作俑者呢。”

  “宾君,明明是你们木叶暗害我们云隐村两名精英忍者,怎么能说我们云隐村绑架呢。”雷劈听到日向宾点出事实,依旧在虚与委蛇。

  “就这样吧,我没空听你说这些虚伪的假话。”日向宾冷笑了一声,目光看向四周隐藏的数名精英忍者:“如果你们想要留我的话,可以试试。”

  说完,日向宾大摇大摆的离开原地。

  雷劈和数名云忍精英,根本不敢动。

  日向宾可是能在吊打人柱力之后,一击秒杀四代艾的忍者,他们几个根本不够喝一壶的。

  雷劈之所以派出几名忍者暗中隐藏,只不过是为了寻求一点心里安慰,顺带抱着百不足一能反杀的心里想法罢了。

  离开雷劈的府邸,日向宾找到一名云忍,表明想法之后,在这名云忍的带路下,找到了正在和四代艾交谈的由木人。

  至于为何不先去找三代雷影,日向宾表示【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此时,由木人正在和四代艾讨论关于四代雷影的归属。

  三代雷影艾临近“退休”,在上次关于下任雷影的高层会议中,四代艾主动放弃雷影竞选,并强力推荐由木人。

  这让由木人成为第四代雷影基本板上钉钉。

  云隐村大多数忍者都有成为雷影的梦想,由木人也不例外。

  但是她很清楚,她这次如果成为四代雷影了,不是凭借实力当选的,而是四代艾的谦让。

  毕竟她的实力不如四代艾,资历不如四代艾,作为人柱力的身份更不如四代艾雷影之子。

  所以,她反而有点踌躇。

  今天四代艾是再次来给她鼓气的。

  “由木人,你上吧。”

  “你是云隐村最优秀的女性忍者。”

  “除了你,没有人更适合坐上这个位置。”

  “……”

  一向人狠话不多的四代艾,为了由木人这个后辈,都快变成“话痨”了。

  当然,四代艾这一番话也是很有效果,直接让由木人多余的想法没有了。

  她决定顺其自然。

  如果这次当选,她将努力做好雷影,不辜负村子,也不辜负自己。

  如果这次未当选,就以五代雷影为目标,继续努力。

  日向宾是在暗处等到两人谈话结束,四代艾告别,这才用“凌波微步”走到由木人的身后,拍了拍由木人的肩膀。

  由木人转过头,看到日向宾洋溢着笑容的一张帅脸的这一刻,嘴巴微微张开,表情疑惑又惊讶:“宾君?你怎么来了?”

  很显然,她对这次云忍使者绑架雏田失败并自杀这件事完全不知情。

  “有很重要的事情,关系到木叶村和云隐村的和平。”日向宾给出了一个严重却也符合实际的回答。

  “处理好了吗?”由木人开口询问道。

  “我想着先来找你,所以还没去处理呢。”日向宾摇了摇头。

  “所以我在你眼中,是比两个村子之间的和平更重要?”由木人笑着说道。

  日向宾这一句话,让她以为日向宾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了。

  “你要这样理解……也不是不行。”日向宾也笑了出来。

  “那我可有点受宠若惊了。”由木人故作羞涩。

  “毕竟你是未来的四代雷影,先来找你也没问题。”日向宾把刚刚意外听到由木人和四代艾的对话内容给说了出来。

  “你如果真的有正事,就先去忙完,我们再聊。”由木人对日向宾开口说道。

  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耽误了日向宾的正事。

  “这件事很重要,但不是很着急,我先给你说下吧,是关于你们云隐村出使木叶的几名使者……”日向宾把整件事的过程都告诉了由木人。

  “怎么会?”听到日向宾的话,由木人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

  毕竟云隐村和木叶村已经缔结了和平条约,不应该再做出这般举动的。

  但是她的直觉却告诉她自己,日向宾说的这件事完全真实。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更何况是和平时期两村之间的使者往来。

  木叶想要和云隐村开战,并不需要这么拙劣的借口。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日向宾表情有些无奈。

  他和由木人是好友,但是在好友之前,他们还是不同村子的忍者。

  “宾君,这件事应该和三代雷影大人无关。”由木人犹豫了几秒过后,对日向宾开口道。

  以她对三代雷影艾的了解,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嗯,我知道,因为我今天刚到的时候,已经见到正主了。”

  日向宾因为不知道雷劈的名字,只能对由木人简单说一下雷劈的外貌特征:“五十岁左右,脸很黑,就像被雷劈过一样。”

  “雷劈长老?”由木人直接说出了名字。

  日向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