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七章 1:1000的赌注

第七章 1:1000的赌注

  第七章 1:1000的赌注()

  维恩和伊琳娜走了以后,可妮莉雅尴尬的站在那儿好一阵。

  冰稚邪也不说话,一个人倚在石墩下拿着一本小册子在看,可妮莉雅也不知道干什么。

  最后还是可妮莉雅先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走上前问道:“你看什么呢,可不可以让我看一下?”

  冰稚邪把小册子一合:“不行。”

  可妮莉雅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更加尴尬了,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

  忽然决斗场那边一阵惊呼,围观的人都在议论纷纷。

  可妮莉雅想到那边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刚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冰稚邪,你不想看一下吗?”

  “嗯?哦。”冰稚邪也跟着走去,他其实对这些比斗并不感兴趣,先前只有打发时间才看了一下。

  人群间,一个40x40米大的四方形石台子上正面对面站着两个人,一个二十来岁拿着一根红色宝石的法杖,另一只手里还捧着一本书的魔法书,身上穿着一袭做工极是精良的绿色魔法长袍,袍子上还挂着一枚中级魔法师的勋章。

  中级魔法师又被称为绿袍法师,虽然绿色魔法长袍在哪儿都买得到,在但魔法师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用魔法袍的颜色来区别于魔法师之间的等级。

  另一个人双手握着一把阔剑,身上仅仅只是穿了一件鳞甲保护自己。做为一个近身格斗的战士,一件鳞甲是远远不够的。

  台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对台上的那个魔法师指指点点。

  可妮莉雅见那个魔法师穿着那么华丽,一定是个有身份的人,听围观的人细细一说,才惊呼道:“他就是赫罗哈!”

  “嗯?”冰稚邪询问的看着她。

  可妮莉雅解释道:“布里奇特·赫罗哈,是帝都五大家族之一布里奇特家族的。听说他一直在皇家内校进修魔法,没想到这么年轻就成了一名中级的绿袍魔法师!”

  “皇家内校很好吗?”冰稚邪问了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

  可妮莉雅道:“当然。皇家内校的学生都是由宫廷魔法师亲自指导,基本上是一个老师一个学手的教,比在学院里面学可好太多了。只是皇家内校只教皇族亲室和极为显贵的贵族子女,我父亲本来也想把我送进皇家内校,可惜没有……”

  冰稚邪轻轻点了点头,没有理会旁边的可妮莉雅的失落。

  人群中又是一阵惊呼,纷纷都让开了一些,走进人群来的是被彼格·洛称为和冰稚邪很像的帝都五大家族之一的克里斯汀·比莫耶。

  可妮莉雅又惊呼了一声,赶紧退开了一些。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看着这个雪白的头发,神情冷漠的少年。

  整个人群之中,只有冰稚邪没有动,这是他第二次与这个号称帝都第一天才的家伙相见。同样的白发发质,同样的俊逸的脸颊,相差无几的身高,若不是一个表现冷漠,一个表情随意,一双红眼睛,一双黑眼睛,几乎都被认为是兄弟了。当然冰稚邪和比莫耶的样子长得并不相像。

  比莫耶瞥了一眼这个站在自己身边戴着一顶破旧魔法帽一动不动的家伙,然后就看向了台上,他好像对周围的惊呼和赞叹丝毫不闻于耳。

  赫罗哈自然也发现了比莫耶的到来,似有些轻蔑的笑道:“哟,克里斯汀家的冰块怎么也会到这里来?”

  比莫耶根本没理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这么看着。

  赫罗哈似乎对他不回自己话的无礼并不在意,只是笑道:“我前些天才拿到的这个中级魔法师的勋章,怎么样,还挺漂亮吧。呵呵,帝都五大家族里我们这一辈的几个家伙我都较量过了,除了你、厄休拉和塞尔特,等我收拾了这家伙再来与你比一场。”

  比莫耶突然冷冷地说了一句:“等你收拾了他再说吧。”

  赫罗哈皱起了眉头,饶是他再有修养,被同为五大家族这一辈还比自己还小几岁的比莫耶看不起,怎么不能不生气。他忽然大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我这个绿袍魔法师还打不过一个初阶的战士吗?”说着将书扔在一旁,两根手按在魔法杖的红色宝石上,周围的人都感觉到空气都变热了,强大的魔力引导着火元素在他周身一转,三条修长的红色火蛇幻化而出,在他周围炫丽的飞舞。

  “是高强魔法焰舞蛇!好强大的魔力啊,竟能控制三条。”周围的人惊诧不已。

  另有人道:“喂喂,不是中级魔法师吗?怎么连施展出来的高级魔法都这么强,分明连高级魔法师的实力都有了。”

  “这下那个剑士可惨了。跟皇家内校的学生比,怎么可能比得过。”……

  台下的议论让台上的那名剑士也开始流起汗来,眼睛紧紧的盯着赫罗哈。台下有两个人似乎是那剑士的朋友,在他身后小声说道:“喂,要不你别打了,反正我们的钱也挣够了,修理装备和食宿费也有了,走吧。”

  剑士暗吞了一口唾沫,似乎心里也有这个主意。

  哪知有几个好事者突然摆开一道赌局:“来来来,开盘赌局我做庄。买五大家族的之一布里奇特·赫罗哈胜的,赔率10:1,买这个初级战士赢的1:100,大家快来买呀。”

  大家听到又有赌局开了,哄的一下全都围了上去。“我买20银赫罗哈胜。”“我也是买1金赫罗哈。”“还有我,也买50银币,庄家,你可别赔了不给钱啊。”一大帮子人全都买赫罗哈胜,必竟人家是五大家族之一的成员,又是在皇家内校学习过的魔法师,那么强大的实力又摆在眼前。

  剑士的两个伙伴暗道不好,现在是想走也走不成了,这赌局一开不打的话,那些人还不揍死他们。

  赫罗哈站在台上看着底下的人群,微微一笑,得意道:“怎么样比莫耶,你要不要也买我赢啊?”

  比莫耶打量着剑士台下的两个伙伴。那两个家伙都穿着金属甲胄,但都已经损毁不堪,手里还拎着一副破铠甲。他们的铠甲上还印着一弯红色的月亮形状,那是魔月帝国服役过的士军才会印上去的印花。

  开赌局的那几个家伙见桌上的钱财已经堆得像个小山一样,但全都是买赫罗哈赢的。如果真的是赫罗哈赢的,那当庄的可要赔死,哪知那几个家伙把还要继续买的人拦住,用个大口袋将大桌上的前一装,高声喊道:“前面买过的人我们都已经记好了,从现在起买赫罗哈胜的50:1赔,买那个剑士赢的1:1000赔。”

  1:1000的赔率立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人在想是不是买一份那个剑士的,赢了的话就是1000倍的赔偿啊,但这个人的想法马上就被旁边的人打消了,告诉他说买剑士胜只是白往里扔钱,还不如把钱全买赫罗哈,能赚一个是一个。

  赫罗哈的赔率下去了,但反而买的人更多了,一个个像笃定赫罗哈不会输一样,有的更是拿着银行里存钱的金卷来买。

  台上的赫罗哈喜上眉梢,意得志满的看着比莫耶。

  比莫耶冷冷看了他一眼,不急不缓的走到赌桌前,拿出一枚金币放在空空荡荡的剑士那边。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有人比他快了一步,竟先在剑士那儿放了一枚金币,比莫耶抬头发现这个人正是站在他旁边一动没动的那个家伙。

  比莫耶和冰稚邪的举动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瞩目,都静静地看着他们。很多人又犹豫起来,连克里斯汀·比莫耶都买剑士胜,是不是也应该跟着去买。

  台上的赫罗哈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一个金币你想爆冷门吗?是啊,赢了也可以赚点零花钱,输了也只是一个金币。”

  赫罗耶的话让很多人都醒悟过来:“是啊,他只买了一个金币而已,哎呀,还好没跟着去买。”

  众人纷纷都有同感。

  开赌局的人连他们的名字都没记,必竟买剑士赢的就比莫耶和冰稚邪两个人而已:“好了好了,买定离手啊,都买完了没有,别耽误大家看正头戏啊。”

  旁边的可妮莉雅一边倾慕于比莫耶行为,一边也惊讶于看上去像个小弟弟一样的冰稚邪竟也会买剑士赢,而且还买在比莫耶的前面。

  赫罗哈轻哼了一声,捡起地上的书本拍了拍,交给旁边的人帮他拿着。

  台上的剑士看着对方干净崭新的魔法袍和那枚漂亮的中级魔法师勋张,脸上一笑,像来了信心,上前行礼道:“你准备好了没有,我们开始吧。”

  赫罗哈对剑士的话很不高兴:“什么叫我好了没有,呆会儿你可别怪我不手下留情啊!”

  两个人互行了一个比斗前的礼。赫罗哈马上默念起魔法咒语,‘滋滋’发响的闪电从他手掌心里冒出来,一道电流自赫罗哈的指尖射出。

  雷系魔法对于穿金属外衣的剑士是非常具有伤害性,但剑士似乎早有料到,侧身一躲,身上运起战气,金属的阔剑一下打断了飞来的电流,竟将雷电附着在剑上向他砍去。

  台下所有人都分外的注意着这场比斗,每当赫罗哈施展出一记魔法时,台下的人都纷纷叫好,可每当那名剑士险险躲过他的魔法时,又沉默了。

  赫罗哈起先还自信满满,几次逼得那名剑士狼狈不堪,但十几个魔法过下来心中不禁暗暗吃惊。自己每施放一个魔法时,对方好像都能料到,很早就做出了判断,将他的攻击纷纷避开,虽然也有几个魔法打中了他,但那些都是几个微不足道的干扰性火球。

  另一边,那名剑士越打越自信,越打越起劲,反而几次把那名魔法师逼到了擂台角,都是被对方依靠强大的魔力给震开。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丧气,出剑的速度更是一招快过一招,有时候对方一个魔法还没施展出,他就已经看出,早早的想到了破解之法。

  台下的人都不做声了,一个个静悄悄的看着台上。

  失去了一个很好的心态,赫罗哈的动作变得手忙脚乱,有时候做出的动作自己都不知道在干嘛,竟拿起法杖敲对方的脑袋跟他硬拼。做为一个合格的魔法师,也是学过相当的格斗技巧的,但是他现在的情况,完全乱了章法。

  这个时候剑士占了明显的上峰,逼得赫罗哈汗流增夹背,身上崭新的魔法袍几次被剑砍中,若不是材质好,早已经成了碎片。没过多久,剑士的一记飞脚把赫罗哈踢下来擂台,弄得台下的人都嘘唏不已。

  “对不起,我下手重了一点。”剑士跳下台伸出手要拉他起来。

  赫罗哈哪里肯接手,被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目光注视着,脸上红得像个猴屁股一样,只恨不得有一条地缝钻进去不可,这回把自己家族的脸可丢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