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八章 什么是强者?

第八章 什么是强者?

  第八章 什么是强者()

  擂台比斗出乎大家意料的以赫罗哈的失败而告终。

  赌局那边拍手大笑:“好好好,比赛结束。来来来,赢了的来拿钱,输了的就不要来了,哈哈哈,好一场比赛呀!”

  所有人顿时都闹哄哄的吵了起来,指着赫罗哈又是说这又是说那。有个家伙更是气得冲到他面前拽着他的衣服骂道:“你个混小子,什么鬼布里奇特家族,出来的竟是这号人。一个中级魔法师连个初级战士都打不过,害我出那么多钱,我不管,你赔我,赔钱!”

  傍边有几个输得不多的幸灾乐祸的道:“哦哦,这下人丢大咯。一开始还搞得那么趾高气扬,原来是个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弄得赫罗哈堂堂二十岁的男子汉都快哭出来了,把人群一推,冲了出去。

  众人纷纷大骂,看着那么一大袋子钱都成了庄家的了,仅有两个人赢了一千金。有几人很不甘心的道:“混蛋,早知道我也买几个金币剑士赢了,真倒霉。喂庄家,你们不会是赫罗哈的托吧,专门来骗我们钱的。”

  开庄的人乐得合不拢嘴:“怎么会,那家伙是什么人。布里奇特家族之孙,这点钱在他们眼里只是小钱,犯得着损失家族名誉来骗你们吗?”

  众人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输了钱憋着一口气难受,非要把庄家说着和布里奇特是一伙的。

  开庄的人正要给比莫耶和冰稚邪1000个金币,但被比莫耶拒绝了:“1000个不够,我要10000个金币。”

  庄家和周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没想到五大家族的人也会说这种红口白牙的话。

  比莫耶冷冷道:“我的钱要厄休拉来出。”

  开庄的几个人都笑了:“您看出来了。”

  比莫耶没说话,那几个人赶紧去找自己的主人去了。不一会儿,厄休拉颇有点嬉皮笑脸的走过来:“你怎么又看出了,每次都骗不了你。”

  比莫耶道:“你和塞尔特说有事,把我一个人谅在这儿,就是这种无聊的把戏吗?”

  “没有没有。”厄休拉赶紧挥手笑道:“真的是有事,塞尔特的妹妹弄了一只幻兽想让你看看。我回来见你在这里看擂台,就吩咐他们摆下一局。嘿嘿,别生气别生气,100块魔晶币马上就给。”说着拿出一张一百的金卷给了他。

  几个开赌局的下人都看着厄休拉,似在询问赢的这些钱该怎么办?

  厄休拉不奈烦的挥了挥手:“你们还想叫我把一么大一袋东西扛回去吗,说了赢了是你们的,快拿走吧。”

  几个下人乐得连说了好几句极为动听的马屁话。

  厄休拉摸着头发思索不已:“怎么看出来是我的呢?”忽然发现了什么,登时气的把正准备走的几个下人又揪了回来,一个赏了一记爆拳:“你们这些白痴!叫你们把衣服换了,却不换鞋子,你们有没有脑子啊!”

  原来那几个开赌局的人的鞋子上还印有亚历克西亚家族的狮鹫族徽。

  突然厄休拉面前出现了一只手,厄休拉疑惑的看着戴魔法帽的家伙:“干什么?”

  厄休拉的仆人们道:“哦还忘了,他也买了一个金币赌那个剑士胜。”

  “哦。”厄休拉颇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比自己还稍显矮一点的男子,愁苦着脸又拿出一张100魔晶币的金卷:“我父亲又要骂我了。”

  冰稚邪没有接。

  “怎么?”厄休拉不解的看着他。

  冰稚邪道:“1000个金币,我要。”

  “嗯?”

  开赌局的那两个人道:“他……他只买了1个金币,赔率是1000。”

  厄休拉笑了笑,指着金卷道:“这个,你不认识吗?对对,有些人一辈子是没见到过金卷,何况你还是个小孩。我告诉你……”

  “我知道,你不用说那么多费话,我要金币1000个。”冰稚邪一点也不理会他的解释。

  厄休拉愣在当场。

  冰稚邪身后的可妮莉雅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道:“喂冰稚邪,那张金卷价值10000个金币呀!”

  “我知道,我赢的是1000个,我只要该得的,别人的施舍我不要。”冰稚邪这话即是对可妮莉雅说,也是对面前的厄休拉说。

  比莫耶眉头微轩,冷冷的看着他。

  厄休拉哈哈一笑:“别看个头小,你还挺有志气的。”吩咐仆从们拿出一袋一千枚的金币递给他道:“给你的1000枚金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谢谢。”冰稚邪朝他笑了一笑,拿着钱转过身就走了。

  “哎,你……”厄休拉见那小子走远,只好叹了一声:“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你认识他吗?”他最后一句话问的是比莫耶。

  比莫耶也没回他的话,走出了人群。

  “嘿,你们两个还真是一副德性。”厄休拉追上去道:“等等我,喂,你要那么多钱干嘛了……”

  可妮莉雅心里一直‘扑嗵扑嗵’跳个不停,一直目送到比莫耶消失在视线之外,才回过神去找冰稚邪。

  冰稚邪已经买了两份雪糕在修理装备的石台边靠着,给了可妮莉雅一份。

  “谢谢。”可妮莉雅又向先前那样尴尬的站在那里等着,眼睛不时瞟向旁边的冰稚邪,心里忖道:“真是个怪家伙。”

  “那两个家伙怎么搞的。”过了很久,交任务的伊琳娜和维恩还是没回来。因为天气比较热,可妮莉雅的身上都冒出汗来了,一脸焦燥不安的样子,而冰稚邪仍然若无其事的倚在石墩旁靠着,一点儿也不着急样子。

  可妮莉雅实在等得无聊了,又跟冰稚邪说起话来:“冰稚邪,你刚刚得了不少钱呢?”

  “嗯?”冰稚邪抬起头,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打了个哈欠,问道:“什么?”

  可妮莉雅心道:“这么吵的地方居然睡着了,真是!”面上却含笑歉意道:“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

  “哦,没事。”冰稚邪拉下帽檐,似乎又准备熟。

  可妮莉雅赶紧叫住了他,她可不想一个人像个傻瓜一样在这里等着:“我有一个问题弄不明白,想问一下你。”

  “什么?”冰稚邪道。

  “就是……”可妮莉雅道:“就是刚才的比斗,你怎么会买那名剑士赢?还是想输了也只是一个金币,赢了就可以赚一大把钱?”

  冰稚邪又打了哈欠:“哦,那个呀,算是吧。”

  “哦,我还以为有什么别的原因呢。”可妮莉雅低下了头,似有点失望的样子。

  冰稚邪取下帽子望了一眼阳光,刺眼的光线立刻把他的睡意都清除了,然后又戴上帽子说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嗯,什么?”可妮莉雅反应过来:“真的有什么原因?”

  冰稚邪点了一下头:“嗯,是实战。判断一个人实力的强弱,并不完全取决于力量的大小,实战经验也很重要。刚才那名剑士很明显经常和伙伴在战场上撕杀,丰富的对敌经验往往能让他在危险关头做出最正却的判断。而那个魔法师,只不过是温室里培养出来的一朵漂亮的花朵。”

  可妮莉雅细细回想起刚才对战时的情况,不住的连连点头:“真的是这样啊!你真厉害,这种因素也能想得出来。”

  “不是我厉害,是你还太年轻了。”

  可妮莉雅被他这话说得一窒,笑道:“什么嘛,你的个子看上去比我还小,居然装大人说我年轻!”

  冰稚邪显然不想就这个无聊的话题说下去,转过头看向街角传送阵那边道:“他们来了。”

  可妮莉雅转头一看,果然看见伊琳娜和维恩两个喜气洋洋的向这边跑来。

  冰稚邪很快把手伸向了可妮莉雅面前。

  可妮莉雅真搞不懂他这个家伙脑子里怎么想的。别人给他10000他不要,只要一千,可为了这15枚金币却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只好把钱给了他。

  冰稚邪仍像先前对厄休拉一样,拿了钱就走了,只说了一句谢谢。

  维恩他们兴冲冲的跑过来,没看到戴帽子的家伙,便问道:“那小子呢。”

  “在那里……”可妮莉雅顺手一指,却没看了冰稚邪的踪影,便道:“我刚刚给了他钱,他走了。”

  “哎呀,真可惜!”维恩懊悔的拍了一下手掌。

  “怎么了?”可妮莉雅不明白。

  伊琳娜道:“维恩想和那个家伙交个朋友。”

  可妮莉雅吃惊道:“哎!今天太阳是不是打南边出来的,一向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维恩居然主动要和别人交朋友!”

  伊琳娜捂着嘴笑了。

  “什么嘛,有什么好笑的。”维恩不乐意道:“遇到一个值得交朋友的人,当然要交朋友。”

  可妮莉雅好奇问道:“伊琳娜,到底怎么回事?”

  伊琳娜先把自己的佣兵卡给可妮莉雅看了,才说道:“是这样,刚才工会的人对盔甲进行修复评估,装备的修复率竟高达99%!”

  “99%!”可妮莉雅也吃了一惊。

  “嗯。”伊琳娜接着说道:“鉴定那位老先生说,虽然盔甲的完好率要达到90%以上才算确定修好,但能修能94%的人已经是修理物品的高手了,能修到这种程度的人世界上也不多,除非是对装备的性质非常了解,用了最正确的方法修复才能达到,他还说我们是天才呢。”

  维恩也兴奋的点头道:“我们把盔甲是被德姆丝虫的酸液腐蚀过的事告诉了他,没想到那个老先生竟然认同了,并同意把任务的难度提升了一个等级,给伊琳娜计了240点工分。而且因为修得太好,还额外奖励了100工分给伊琳娜。”

  可妮莉雅也没想到情况会是这么好,一边替伊琳娜高兴,心里更加在意起那个叫冰稚邪的小魔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