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十七章 王宫里的小会议

第十七章 王宫里的小会议

  ()

  是夜,静溢的月光下,冰稚邪远远的站在学院外的一幢房顶上,望着学院中央那根顶立在天地之间的蓝色大晶塔。明天就是放榜的时候了,在学院里应该会有机会再次进入那座塔内。

  库蓝汀往北不远,就是魔月帝国的王宫,王宫会议的宫殿内仍然灯火通明。华丽的偏殿国王奥蒂列特十七世,也是魔月帝国第61任国王正和几位重臣同坐在一张长桌子前,仍在商议着什么。其中就有克里斯汀家族现任公爵克里斯汀·夏伐洛和库蓝汀学院现任院长伊迪丝·奇拉姆。

  夏伐洛把面前整理好的资料交给卫官递到国王手里:“陛下,这是臣派到各国的探子这些天查回来的情报。大蓝晶塔的窃贼案不是特例,其他国家的重要部门及王公贵族的府邸均有失窃的案子发生,被窃的无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或者是十分珍贵的资料和情报,甚至连魔巴特洛国的军事布防图也被盗了。臣收集的这些资料都是近几年来发生在各国最重大的盗窃案,记104起。”

  “104起?”十七世沉呤了一会儿:“查到是什么人干的了么?”

  夏伐洛道:“有42起已经有了结果,都是一些敌国的间谍和一些有名的大盗做的,有几起是家族内监守自盗。”

  十七世点了点头道:“也就是说库蓝汀这次盗窃案也有可能是以上几种情况。”

  奇拉姆院长立刻道:“监守自盗不太可能,臣看得清清楚楚,那个与臣交手的是个小孩,而且塔内外再无别的同伙,应该是个独行盗。”

  王城近卫军队长忽然道:“会不会是疾风盗窃团的人干的?”

  听到这里,有几个人的脸上都变色了。

  疾风盗窃团是四年前兴起的一个盗窃集团,尤其是这两年风头正劲,他们成员都十分神秘,而且无所不盗。两年前曾经在大陆西面的几个国家疯狂盗窃,以至于整个国家都动乱,连某个国家的公主也被盗走,实在是骇人听闻。据说这个集团的人数并不多,但个个非常厉害,一般都喜欢单独做案,最多的时候也不超过三个人。目前世界上许多知名盗贼都想加入这个盗窃团,但都不知道如何加入。

  一个大臣表示忧虑道:“如果是疾风盗窃团就麻烦了,虽然他们也有失手的时候,但至今为止没有一个成员被抓到过。”

  近卫军队长道:“您多虑了。我刚才说疾风盗窃团只是提出一种可能,疾风盗窃团虽然盗过几个国家的王宫爵府,但那都是一些小国家。稍微有些实力的国家,都不会让他们得逞,他们的几次失手不正也是这样吗?如果他胆敢偷到魔月帝都的王宫来,我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夏伐洛也赞同道:“卡夏队长说得不错,堂堂帝国怎么会惧怕一个小小的盗窃团呢。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敌国干的。总之目前这些都只是猜测,破案这种事近卫军和王城护卫队比较合适。不过现在一没抓到人,二没有什么线索,恐怕不太好破吧。”

  卡夏点了点头:“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那个盗贼到底要偷的什么,不知道他的目的就无法进行下一步推测。不过也不是一点线索也没有,他是个小孩……,伊迪丝院长,最近学院招生,盗贼如果非常想得到蓝晶塔内的东西的话,会不会冒充考生混入学院?”

  “我也有此忧虑。”奇拉姆道。

  十七世一直脸色平和的坐在首位,这时说道:“行了,这件事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卡夏,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由克里斯汀公爵全权负责。院长,还是说说你们学院这届考生的事吧,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要禀报吗?”

  奇拉姆拿起身旁的两张纸袋:“陛下,请您看一下这两份试卷。”

  一个近卫兵接过交到国王手里。

  夏伐洛问道:“试卷怎么了?”

  奇拉姆道:“这卷子的问题也与公爵大人有关,学院里正在为这份卷子怎么评分而烦恼。”

  “与我有关?”夏伐洛马上就意识到了:“这里面有我孙子比莫耶的卷子?”

  奇拉姆把两份卷子的情况与国王和众大臣说了:“库蓝汀建院以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如果全部都给满分的话,1200分我觉得应该禀报国王您,让您定夺。”

  十七世大笑:“这是好事啊,库蓝汀建院以来还从没出过这么好的成绩,虽然这不是毕业考试,但就算是入学试也是天才啊。夏伐洛,你们家可出了个好孙儿啊。”

  “谢陛下赞誉。”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恭喜,只是眼神中有的羡慕有人嫉妒罢了。

  夏伐洛一一答谢过。

  十七世看着两份纸袋上的名字:“居然还有人能和帝都第一天才相提并论,这个西莱斯特·冰稚邪是什么人?”

  “臣也不知道。”奇拉姆说道:“我查过他报名时填的申请表,里面填的东西荒唐的很,总之没有一点关于他身世的信息。”

  一位大人道:“那为什么库蓝汀学院会这么轻易让不知身份的人参加考试?”

  奇拉姆脸色一沉:“你好像是在指责什么?”

  “现在窃贼很有可能以考生的身份进入学校,而你的学院的监官如此不严,实属管理不力,有渎职之嫌吧!”这位大人叫施瓦格·莫多齐维瑟,当年因与奇拉姆竞争库蓝汀学院一职失败,而一直有怨在心。

  奇拉姆知道他是在故意找事,所以也不跟他客气,严声反击道:“我管的是学院,不是你们情报部门。库蓝汀一直以来都是以广收各国学员,正因为如此,替各国培养了众多优秀人才,就算是穷乡僻壤无知无名的学生,只要他有能力考取,库蓝汀学院也一定会教!所以帝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赢得了良好的外交关系,这也是历代国王陛下定下的政策。这个叫冰稚邪的不过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一个有理想,想学习的小孩难道也要像审查间谍一样盘查他的身份吗?”

  莫多齐维瑟也丝毫不示弱:“那也不能把一个身份不明的人随便纳入学院,万一他有什么居心叵测怎么办?万一他是圣比克亚的人呢!”

  “那不更好吗?就算是圣比克亚的人,由我们培养成才,别国的人会怎么看,只会给我帝国赢得一个更好的形象!而且就算圣比克亚有人想打学院的主意,这个责任好像应该由你们情报部门负责吧。”奇拉姆白胡子一甩,气势汹汹的盯着他。

  莫多齐维瑟一愣,登时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两位爱卿也不要吵了。这不过是一个小孩子,难道我堂堂帝国的心脏会被一孩子搅乱吗?”十七世把他们两位的情绪都安抚下来。

  莫多齐维瑟想想还是有些不服气,道:“这件事臣觉得库蓝汀学院办得还是有些草率,至少得追究同意这名考生入校考试的老师的责任。”

  旁边另一个大人劝道:“哎呀施瓦格大人,这就是一件小事你何必要把它搞大呢。”

  奇拉姆知道他并不是因为学生的事才严厉要查,只是非要和自己过不去也很生气,但心里一动突然笑道:“好啊,那你去追究吧,我不阻止。”

  莫多齐维瑟再次一怔,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同意这胡搅蛮缠的事,不由问道:“你什么意思?”

  奇拉姆道:“我先跟你说清楚,该老师不是没问过这位学生的身份,只是这个冰稚邪说他是一个孤儿,不知道家庭父母的身份。”

  “那也不应该就这样让这个考生去考试啊,随便撒个慌也信吗?这样的老师也太没有警觉性了吧。”

  “那你去追究责任吧。”奇拉姆淡淡道:“尘·苏菲娜。”

  “我当然要……”莫多齐维瑟愣住了,话也说不下去了。

  旁边的人都笑了,连十七世都笑了。卡夏大笑道:“哈哈哈,原来是施瓦格大人的表侄女啊,院长你这一招好厉害。”

  莫多齐维瑟气得半天也说不上话来。

  夏伐多道:“好了,你们每次见面都要吵一次,再吵陛下真的要生气了。施瓦格,还好这是陛下与我们开的小会议,大家一句玩笑就得了,要是闹到议事殿上让众大臣都知道,你可不好办。”

  十七世坐在一边看着他们的热闹,这些人不但是自己的臣子,也是自己当王子时共同战斗过的伙伴,所以他才能这样看着他们的瞎胡闹,他也知道这些人看上去彼此之间某些人有矛盾,可一但到了真正国王议会上,他们个个都是严厉的能臣干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