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五十八章 泣血红莲之争

第五十八章 泣血红莲之争

  冰稚邪对洛道:“我说过东西已经不是我的了。”

  “嘿!”洛道:“我当然知道,这把枪我是绝对不会卖。不是别的原因,是因为我早就看中它了。”

  塞尔特皱起了眉头:“你不卖?你知道不知道1200万金币是多少钱?”

  “嗯,我知道。那个是我一辈子,十辈子,一百辈子也花不完的钱。但是……”洛裂嘴笑道:“但是对于我的梦想来说,钱算得了什么。”

  “你的梦想?你的什么梦想?”塞尔特问。

  洛道:“我想成为像帕克洛那样伟大的骑士。”

  “就凭你?”塞尔特不屑的一笑:“你连希伯尔那样的家伙都不是对手,还想成为帕克洛?太可笑了。你根本不配使用‘泣血红莲’,它在你手里只会变成一块废铁!”

  “你说什么,你这个浑蛋!”维恩咬牙切齿,愤怒的一拳向他挥去:“不许侮辱我的朋友!”

  塞尔洛稍稍一让就躲过了他的攻击,手掌贴在他身上一震,火焰的魔法元素在他掌心之间爆炸,把他震了出去。

  维恩痛叫一声,还没落地,只觉身子一缓,慢慢飘落在地上,身上燃烧起的火焰也突然熄灭了。

  厄休拉盯着冰稚邪,虽然他站在那里一动没动,但很明显魔力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席维拉和多多莉丝也注意起戴魔法帽的家伙来,忽然想起刚才塞尔特念起过‘冰稚邪’这个名字,心中顿时恍然:“原来和比莫耶拿第一的就是他呀,难怪这两个家伙要如此重视他。”

  可妮莉雅忙上前问维恩有没有事。双方之间的气氛顿时更加紧张起来。周围的人也注意到这边的对峙,远远的围起来看着他们。

  塞尔特冷笑一声:“哼,彼格先生,你不是向我挑战过吗?好,我接受你的请求,就以你的枪为赌注。如果我败了,就给你1200万金币,并且永远不再以骑士为职业。如果我赢了,1200万金币仍然给你,但你的‘泣血红莲’就是我的了!怎么样,你接不接受?”

  周围的人听到塞尔特的话一片哗然。一把枪的赌注竟然有1200万金币,不管是输是赢,对方都能得到这么多钱,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赌注。有人认出塞尔特了,高声喊道:“多诺雷斯家族的多诺雷斯·k·塞尔特向人挑战了,快来看啊。帝都三公子主动向别人请战了!”

  这一喊,所有凑热闹的人都跟着喊了起来,围观的人顿时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很快这块街道外的空地都快抵不下了。很多会点风系魔法或浮空术的,都飞到空中,要看这一场好戏。

  塞尔特见洛半天不回话,道:“怎么,胆怯了?身为骑士,在这么多人面前,你难道想逃避吗?别忘了,这场挑战是你最先发起的。”

  “可……可恶啊!”维恩往墙上捶了一拳,怒视着塞尔特。

  伊琳娜上前拉住洛道:“别上他的当,他明摆了是要抢你的枪,不要应战!”

  洛咬着牙,身体在不住的颤抖。

  “真的害怕了?胆怯了?”塞尔特大笑道:“连这点勇气都没有,你怎么能守护好这把枪?如果你不肯应战的话,就算你输了,‘泣血红莲’不会属于你。”

  伊琳娜急道:“洛,别听他的,他……”

  洛将她一推低着头道:“我……,我不会拿友谊做赌注的。”

  “友谊?你是说这把枪?”塞尔特放声大笑:“你居然可怜到要拿友谊这种借口来为自己逃避,标榜的骑士尊言只不过是嘴上说说的一句无聊话而已,像你这种人根本不配拥有‘泣血红莲’!”

  “住口!”洛额上青筋暴起,拔起枪指在塞尔特喉前:“我不会拿朋友的友谊做赌注,但如果你想从我这里拿走这把枪,就只有把我打败!”

  塞尔特收住了笑容,正视着他缓缓说道:“这把枪只会属于它真正的主人。”

  “洛……”伊琳娜的呼喊却被维恩拦住了。

  可妮莉雅也拉住了她道:“男人是需要尊言才能活下去,就算会立刻失去最心爱的宝物,他也不会让自己的自尊心受到践踏。”

  维恩笑道:“还是可妮莉雅最懂男人。”

  伊琳娜一个爆粟敲去:“乱说什么!”

  塞尔特道:“那我们找个地方来决斗吧。”

  洛一挥枪,正要同他一起离去,只见一队人冲进了人群,将众人拦开。一个老奶奶步履蹒跚走进来:“我听说有人在这里闹事,小伙子是不是你们?”

  “安……安德烈亚副院长!”多多莉丝喊道。

  “嗯小姑娘,呵呵。”安德烈亚·路路拉拍了拍多多莉丝的肩膀笑道:“为什么要加个副呢?叫我院长我更喜欢听。”

  多多莉丝干笑了两声:“院长……”

  “院……院长……”塞尔特、洛还有其他人向她行了一礼,也都没有加个副字。

  路路拉笑得很开心,一个个看过去笑道:“最近小鬼们的嘴越来越甜了。”走到洛面前时道:“哟,还拿着武器啊,可别吓着我老婆子。”

  “对,对不起。”洛忙想收起枪。

  路路拉眼中精光一闪,以及快的速度夺过洛手里的枪,抚摸着道:“啊!真是一件好宝贝呀,我好久没看见这么好的东西了。”

  洛只觉得手中一空,也没看见副院长怎么动作,‘泣血红莲’就已经在她手中了,心中不禁骇然。

  路路拉只是看着枪道:“我已经听他们说了,你们就是为了这个在争执吧。”

  “嗯。”

  “我要是看得没错的话,这把枪应该叫‘泣血红莲’,曾经是风之都的镇城之宝。”路路拉继续道:“你们是不是谁决斗赢了,这把枪就属于谁?”

  塞尔特和洛不敢否认,只好点头称是。

  路路拉看着他们道:“那好哇,我也来参与一个,这件宝贝我也挺喜欢的。”

  “呃,副院长,你也……”洛和塞尔特惊骇的看着她。

  “是啊。我老婆子不行吗?”路路拉很别扭的舞了两下拳脚道:“别看我老了,打起架来还是很厉害的。你们不用担心伤着我,不是说赢了就是谁的么,所以啊,我也要定了。”

  塞尔特冒了个冷汗,他哪里是担心会伤着他呀,洛可能还不知道,可塞尔特却知道得一清二楚。三十年前被称为‘血腥屠妇’的安德烈亚·路路拉,她的大名是一个让任何一个壮汉听见都会吓得屁滚尿流的血腥女魔头。

  厄休拉心中暗道不妙,走到塞尔特身边小声道:“你死定了,她是找上你麻烦了。”

  冰稚邪也还记得她,在老师办公楼时,承蒙她的关爱吃了很多点心。他并不知道安德烈亚副院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从塞尔特他们的表情,和她刚才出手夺枪的速度上来看,绝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路路拉爱抚着枪,问道:“你们说这场决斗是你们会赢呀,还是我会赢呀?”

  洛和塞尔特都不说话了,如果说她赢,‘泣血红莲’就是她的了,可是如果说不是……

  “嗯?”路路拉看了他们一眼:“你们都不说话了?想不出来是你会赢还是我会赢。那好吧,那我只有露真功夫了,走走走,决斗场上去,一决高下。”

  洛和塞尔特连忙挥手:“不不不,您会赢您会赢。”

  路路拉呵呵笑了:“承蒙你们这么看得起我老婆子,‘泣血红莲’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走走走,收队收队,我得了这么好个宝贝,可要好好乐呵乐呵。”说完她真的拿着枪就走。

  “哎……”洛追上去想拉住她,却又不敢拉。

  路路拉回过头问道:“小伙子,你还有什么事吗?”

  “那把枪,我……”洛焦急不已,生怕她要拿走。

  “枪?”路路拉反应过来:“哦,你说这个啊。小伙子,你又不承认我赢了?那好那好,走,我们去打一架,打一架就清楚了。看来这个架还是要打,不打又怎么知道谁赢呢,你说是不是啊?”

  “不是不是。”洛连忙拉着要走的副院长。

  “不是?不是是什么意思?”

  洛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我……我不是那个意……,你……你这不是……这不是抢我的东西吗?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你。”

  路路拉脸色一变:“抢?”

  洛心里一沉,急忙挥手道:“不是不是。可是……我……哎呀,那个……我……”洛急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过来。”路路拉对洛勾了勾手指手,走到塞尔特身前道:“我这不是抢是什么?东西是别人的,别人愿意给你,愿意卖给你,那就是你的。如果不愿意,却硬要用从别人手里夺过来,这不是抢吗?总之别人不愿意就是不愿意,不管用什么方法逼他,这都是抢。多诺雷斯家族类的小娃娃怎么学会干这种事了?”

  塞尔特低下了头:“对……对不起,我错了。”

  路路拉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像个好孩子。”

  洛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对副院长笑道:“谢谢您。”

  “呵呵,别忙着谢谢我。”路路拉道:“这个东西我挺喜欢的,可不可以借我欣赏几天,等……等实战那天我在还给你吧。好吗?”她虽然在问好吗,可人已经拿着枪走了,只留下洛呆呆地愣在那里。

  维恩见副院长离去挠了挠头问道:“她这是什么意思啊?”

  “笨蛋。”伊琳娜敲了他一下:“她是担心这几天会再有人打‘泣血红莲’的主意,逼洛决斗,所以把枪拿走,暂时帮他保管。”

  维恩道:“哦,原来是这样啊。这老太婆是个好人啊。”

  “混蛋,说话要有礼貌一点。”伊琳娜又狠敲了他一下。

  塞尔特对洛道:“对不起,刚才的事你别在意,这件事是我错了。”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