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惊悚!邪恶!邪帝!

第一百一十九章 惊悚!邪恶!邪帝!

  第一百一十九章 惊悚,邪恶,邪帝

  “那个家伙是两次闯入大蓝晶塔盗窃的贼?不会吧!”爱莉丝惊叹道:“他才是个小子啊,那可是大蓝晶塔啊!”

  皇室斗兽场外,公主和薇薇安正在窃窃私语。

  “是真的。”薇薇安道:“我听我哥说,我哥听我妈说,我妈听我爸说的。”

  爱莉丝干笑了声:“你直接说你爸说的不就得了嘛。真想不到他居然会是个那么厉害的人……”

  “现在学院之所以没抓他,没把他关起来。一是因为大蓝晶塔没有丢东西,二是有大魔导士和苏菲娜老师看着他,三是帝国政府想利用他。”薇薇安道:“所以……,嗯?公主,你有没有在听啊?”

  爱莉丝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这么说他骗我上大蓝晶塔五层拿东西是在利用我,难怪那天我刚把东西拿出来,他就被大白胡子抓走了。那么厉害的人根本不用学习了,也就是说他来库蓝汀不是来学习的,而只是为了这个目的,为了他想偷的东西。有道理有道理,好哇,居然骗到本公主头上来了,看我不要他还回来!”

  “公主,公主……”薇薇安连喊了几声也没见她回应过来,只好把她摇醒。

  “啊,什么事?”

  薇薇安指了指斗兽场:“为你选守护的比赛就要开始了,我们快进去吧。”

  “哦,好。”爱莉丝抱着她胳膊和她一起进入了斗兽场。

  正午,一所豪华的酒店内。

  疾风敲开了琳达所住的房间,看她正倚在床上看着一些东西,摇头道:“不得不佩服你啊。现在全城都在通缉你,你居然会夜宿在这么豪华的酒店里,真的想毫无顾忌的杀人吗?”

  琳达冷冷道:“我昨天晚上要你查的东西你查到了吗?”

  疾风拿出一块映着冰稚邪和布兰琪暧mei头像的晶片,附带了一张纸条扔给她道:“你说的上面这个女人我已经帮你找到她的住址,不过我帮你去看了,她现在不在家。”

  “谢了。”

  “不用客气,我很乐意为女士效劳。”疾风道:“我知道你的手段很残忍,被你盯上的人一定会很痛苦。不过你真的因为你老公的这种事去杀人吗?”

  “他是我的,我绝不允许别的女人碰他!”琳达突然愤怒起来。

  疾风被她激动的情绪吓了一跳:“冷静冷静冷静,抱歉,我不该说这种话。”

  琳达把字条上的地址记住烧掉了,接着从旁边的小包里拿出各种各样的东西查看。

  疾风道:“喂,你这样东西是怎么得到的?总不是‘贰’主动给你的吧?”

  “在他宿舍里找到的。”

  “宿舍?你说的是那个苏……”疾风说得很慢,一见到她表情有异,马上就住口了。

  琳达皱起了眉头,手里的东西被捏成了碎片:“不是,是学生宿舍。”

  “哦,是啊,那种地方一打听就知道了。”疾风道:“你这样拿你丈夫的东西,不怕他有意见吗?”

  琳达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最好少管。”一个死神忽然出现在了疾风的身后,魔法凝成的黑色镰刀正按在他的脖子前。

  疾风一动也不敢动站在那里:“抱歉抱歉,不用拿这种东西吓唬我吧?”

  “旅途中,你有两次偷看我洗澡吧?”琳达寒着声音。

  疾风不说话了,不说话就是默认。

  黑暗的死神消失了,琳达道:“这两次就当我对他的报复!”

  疾风松了一口气:“不过我保证再也不会偷看你洗澡了。一是因为你是‘贰’的妻子,二是……”他脑子里想起了第二次偷看时的情景,那次偷看不止他一个人,可活下来的只有他:“那么血腥残忍的情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可不想让自己变得向他们一样。”

  琳达道:“那三个人里面现在还有一个没死,如果那个人没自杀的话。”

  疾风沉默了一会儿,道:“说句实话,请你恕我冒昧。”

  “说。”

  疾风道:“一个正常的男人在外面很难不沾花惹草,我了解一点‘贰’,他其实并不是一个不忠的人,只不过妻子不在身边,有些**很难得到发泄。”

  “是吗?”

  “当然从道德上说,这是很不对的。而且你做为她的妻子,虽然穿着有些暧mei,对自己却很保护,这一路上你也没有傍男人。但是,怎么说呢。你知道一个人在外面生存的压力很大,有时候偶尔越轨的行为是很难避免的,你应该对他放得更宽一些。”疾风道。

  琳达冷笑道:“为什么我要对他放宽一些?我能做到,他为什么不行?”

  疾风道:“可他不是你,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像你这样。这是我的直言,请别介意。”

  “哼,你是来做说客,来说服我要他花心的吗?”

  “不是……”

  琳达道:“不管是不是,我都无法容忍他碰别的女人,别人碰他也不行!如果你的话说完了,就请出去吧。”

  “呵。”疾风摇了摇头,关上房门出去了。

  夜晚,布兰琪家的二楼窗口敞开着。穿黑袍的男人牵着一条栓在布兰琪脖子上的狗链,用皮鞭抽打着她**的身躯。

  布兰琪被打得很惨,但却没发出一丝声音,因为她的上司不让她出声。因为她为了得到更大的权力,只有忍辱吞声。

  黑袍男人打累了,坐在床上歇了一会儿。

  布兰琪忍着痛跪爬到他身前笑道:“主人,你还想玩什么?”

  “嘿嘿嘿嘿……”黑袍男人淫猥的笑了:“布兰琪,你真有做奴隶的潜质啊。统领这里部下的权力真的这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布兰琪道:“没有更高的权力,怎么找更多的女人服侍主人。”

  “呀哈哈哈哈。”黑袍男人大笑了:“布兰琪,我真的觉得我的位置只有你才能接替,明天我一定会向十二首座禀明这一点。”

  布兰琪低下头高兴道:“谢谢主人栽培。”

  黑袍男人道:“知道就好,所以这三天以后……”

  “这三天以后您还是我的主人。”布兰琪很乖巧的道:“只要主人喜欢,我的身体就是您的,您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

  “哈哈……”黑袍男人的笑声嘎然而止,因为他看到窗口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绝美的女人。

  布兰琪见有人来忙抱住自己的胸,见到是个女人后,才放松下来:“你是什么人?”

  琳达拿起晶片看了一眼,扔给她道:“你就是上面的这个女人吧?”

  布兰琪看到晶石片上是她和冰稚邪游玩时映下来的图片,那时候她还只以为冰稚邪是个学生。

  琳达缓缓走进屋,左右看了一下,见没有其他人。

  黑袍男人看到来人是个绝美的女人还是个小姑娘,开心的笑了。他玩得正爽,也不顾来人是谁,干什么的,见她穿着这么性感,忍不住激动起来:“真美啊!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了。”目中邪恶贪秽的光芒一闪,就向琳达抱去。

  布兰琪厌恶的瞥了自己上司一眼,但她也没有办法说什么,眼见上司就要扑到那个黑衣少女的一瞬间,忽然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事……

  房间里弥漫着血腥的恶臭味,布兰琪躲在墙角里不住的呕吐,听到耳边痛苦的叫声,想到那个样子,呕得更凶了,最后吐得只剩酸水和胃液,仍在不停的吐。

  黑袍男人还没死,他跪在地上仰着头,不是在哀求也不是在看什么,而只是因为痛苦让他动弹不得了。

  头发,皮肤,耳朵,眼睛……所以的一切开始深度腐烂,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了,脸上挂着的肉**得就像褐色的烂肉,恶心的蛆虫从他的肉里面爬出来,又爬进去,产下卵,繁殖得很快。可是他还没死,喉咙也已经被腐烂破了,发不出声音了,胸腔的肋骨上已经被腐虫蚕食空了,吊着的烂肉间,隐隐可以看到胸腔里的内脏,只有心脏是那么的新鲜,那么的活跃。

  黑袍男人连乞求给自己一个痛快的机会都没有,他只有这么僵僵的忍受着。不动不是因为没有痛苦,而是痛苦太甚,已经让忘记了任何东西。一个眼珠子动了几下,钻出一只蟑螂来,鼻孔里爬出像鼻涕一相的软体蠕虫,胸腔以下的内脏上爬满了黑色的大蚂蚁,足以几千几万只。

  布兰琪实在受不了了,只觉得自己的胃没给吐出来,痛苦的扒着墙用脑袋使劲撞了几下,才让自己晕过去,勉受这般痛苦与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