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伦王的宝藏?

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伦王的宝藏?

  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伦王的宝藏

  现在离日落还有一个多小时左右,既然已经知道宝藏在这里了,当然赶快趁着天黑之前赶快把宝藏找出来。虽然谜言的最后几句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要等到‘在满月的夜里,只有智者才能找到宝藏的钥匙’,但希望从地坦式的搜索中找到什么细索,然后等到明天天亮,守护沉睡再来取走宝藏。

  但是事情进展的意外顺利,一声惊呼之中,某个团员发现了藏在一块大石下面的铁箱,打开一看,全是堆得满满的,闪着金光的金币。黄澄澄的光芒,把他的脸都映变了色。

  “索……索伦王的宝藏!!”众人惊咋得嘴都合不扰了。

  冰稚邪惊诧的看着这满箱的金币,心道这宝藏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呢?

  爱莉丝更是欢吹雀跃,拉着伊修森的手激动的叫着:“宝藏,是宝藏哎。”

  柏莎唤出魔兽,合力把巨石移开,又在石下发现了二十一口宝箱,其中有九口全都是装的一色的金币,九口装满了珠宝首饰,一口装着魔法晶石和一些特殊的材料,还有两口装的尽是宝剑利器,护甲手腕,加上最先发现的那箱,一共是二十二箱财宝。

  “哇,发了发了,这里得有多少钱啊。”几个团员激动得真捧着金币玩。

  柏莎他们也乐得脸都开了花:“我们以前找到的两个宝藏,还不及这里的五分之一啊,这里珠宝卖出去,是巨富是巨富!!”

  唯一还算比较冷静的却是桑多,她也笑得开心,却是因为大家高兴而高兴。

  杰克也笑得合不拢嘴,连连拍着冰稚邪的肩头:“冰,我们找到宝藏了,找到了,哈哈哈哈……”

  冰稚邪也陪着笑了,可心里的疑窦却更加深了。

  几个人高兴之中,爱莉丝却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问:“这么多宝箱,你们怎么搬啊?小小的几个雪橇,装不下也装不起吧?”

  卡特笑道:“这你不用担心,难到你忘了我们的魔兽吗?”

  “哦。”爱莉丝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想起他们那些身强力壮的魔兽来。

  他们这一队人里,有三个人的魔兽是强健的犇牛,这种力大的魔兽,一只拉两个大宝箱不成问题。

  杰克看着日头,喊道:“赶快先把宝箱搬离这里,然后作两辆大雪橇,咱们分两次把这此宝箱运走。”

  “好!”众人当真是干劲十足,虽然是天天疲于赶路,但现在真的是黄金宝藏在前,什么都不用说了,一把的傻力气等着花。

  爱莉丝站在冰稚邪身旁,看着他们搬宝箱,打心眼里替他们找到宝藏高兴。

  一旁的桑多忽然走过来,十分歉意的行了一个礼道:“对不起,我一直误会你们了。”

  得到桑多的道歉,爱莉丝颇为意外,却很高兴,挠着头大咧咧道:“没事没事,我们一直没放在心里,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伊修森嘀咕了一句:“不知道是谁每天晚上说要揍人。”

  爱莉丝掐了伊修森一下。

  “好好,是我,是我说的行了吧。”

  杰克揽着表妹的肩头,道:“其实我表妹心眼挺好的,她不是一个贪财的女孩,现在误会解除最好不过了。”

  桑多被杰克说得倒有些不好意思:“表哥,宝箱也分给他们一份吧。”

  “哈哈哈哈。”杰克大笑起来。

  冰稚邪也是笑而不语。

  宝箱收下了,这是他们该得的,冰稚邪自然不会拒绝,但是这些东西他没办法拿走,只好说是换了金卷再拿。

  杰克见冰稚邪还有些疑虑:“你还在想宝藏谜言的事?”

  “嗯。”冰稚邪点头:“我总觉得这里面还有些问题。”

  卡特走过来道:“有什么问题嘛,宝藏都找到了。那些什么智者什么的,说不定只不过是唬人的而已。哈哈哈,老大,这下我们可是杨名立万了,索伦王妄图东山再起的宝藏,最终还是被我们找到了,当然还有冰兄弟他们。”

  冰稚邪见他们高兴的聊着,心下却不以为然,料定了这个宝藏并不只是这么简单而已。索伦王当时建立的是个政权啊,他的宝藏怎么可能只是几十箱财宝?

  造押宝雪橇不是造皇家马车,不消片刻,几架粗劣但结实的雪橇便做好了。

  杰克道:“走吧,夜里留在这里不安全。我们还是到别处宿营,把这一批宝藏存入世界银行后再来取剩下的。”

  冰稚邪还是有些迟疑。

  “你不是赶路吗?”杰克道:“怎么,你还在想谜言的事?”

  冰稚邪突然道:“你们先走吧,我留下来再看看。”

  “哎?”爱莉丝也很意外,她正准备乘龙王蟹呢。

  冰稚邪道:“反正宝箱就放在这里也不安全,不如我在这里看着吧。”

  杰克不知他为什么变得这么执着,硬要留在这儿:“好吧,你非要留在这儿,我们就给你留下点吃的,我们很快就会赶回来的。”

  桑多这个时候也对他们没那么见外了,正如杰克所说,她不是个贪财的女孩,只不过以前留下的阴影罢了,现在见他们不是贪图宝藏的险恶之人,便也不担心他们会把剩下的宝藏带走了,她刚才还主动要给他们财宝呢。

  杰克道:“这路上很危险,我们就不能留人下来了,你们在这里没问题吧?”

  “没问题。”

  杰克看了一眼伊修森背上的冰胡子:“看来它更喜欢和你们呆在一起呢。”

  他们走了,本想跟着他们一起数金币的爱莉丝也只好留下来。

  伊修森问道:“为什么要留下来呀?不是要赶着走吗?”

  冰稚邪笑了:“每个人都有好奇的时候,越是神秘的东西,越是能勾起人的好奇欲,不是吗?”

  “你也会好奇吗?”爱莉丝笑问道。

  冰稚邪道:“当然有,但也要看什么事了,眼下的事就够我好奇的了。没有好奇心的人,永远不懂得什么叫探索和创造。”

  “眼下的事?”爱莉丝知道谜言还未全部弄明白,或者说没全部见识到,但现在宝藏已经找到了,再留下来去探索那些谜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了。

  冰稚邪道:“索伦王的宝藏真的这么简单吗?”

  “什么意思?”爱莉丝和伊修森一齐问,连冰胡子也看着冰稚邪,不知道它是不是真懂她们的话。

  冰稚邪道:“索伦王留下了谜,这谜言把我们引到了这儿,却又没解完就把宝藏找到了,不觉得很奇怪吗?所以,我想这个宝藏是个假的呢?”

  “假的!?”

  爱莉丝托着下巴想了想道:“主人的意思是说,我们找到的这个宝藏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让找到这里来的人误以为找到了宝藏,而离开。”

  “就是这个意思。”冰稚邪道:“我们可以想像一下。索伦王藏下宝藏是为了东山再起,他被捕后一定也会担心他藏下的东西再无见天日之时,便留下了宝藏的谜言。”

  伊修森道:“可他既然想让他的宝藏重见天日,为什么又要故弄玄虚制造谜言呢?如果真有第二个宝藏,直接在谜言里说清楚不好吗?”

  冰稚邪道:“可以想象,如果真有第二重宝藏,会用第一重宝藏来做掩饰,那些东西一定非常重要,是金钱所不能比拟的重要东西。这种东西做为索伦王这种当世雄杰来说,一定不需要落入一个庸人之手,所以才故布了此迷阵吧。”

  两人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这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

  “所以,我才要留下来证实是不是如此。”

  爱莉丝忽然道:“啊,主人,那你为什么不把你的想法告诉杰克团长他们?难道……”

  冰稚邪冷笑一声:“我知道你的意思。”

  “那你,真的……”

  冰稚邪道:“首先,这只不过是我的推测而已,我自己都不敢确定,何必浪费他们的时间呢。其次,如果他们留下来,往生界一旦开启,却不知道他们又有多少人会死在这里。”

  “所以,你想弄明白了再告诉他们是不是。”爱莉丝拍了拍心口,我就知道主人不是自私的人。

  伊修森却没有爱莉丝那样天真的想法。

  “不。”冰稚邪笑道:“我以上说的,都只不过是掩饰我虚伪的借口而已,其实,我的确是想独吞这剩下的宝藏。”

  “胡说。”爱莉丝不相信的看着他道:“主人不是吧……?”

  冰稚邪笑道:“小姑娘,别天真了,我为什么不是这样的人?我就是这样的人。他们明知道宝藏的谜言还没完全弄明白,却不肯留下来弄清楚,这是他们自己的事。”

  “可是……”爱莉丝还是不甘心的问道:“可是是他们告诉主人你宝藏的事啊,难道我们不应该告诉他吗?”

  冰稚邪道:“我并不欠他们的,为什么要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他们?况且,要不是我,他们也找不到这里,早就空手而回了。”

  “可是……可是……”爱莉丝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了:“主人,你太自私了吧。”

  冰稚邪冷笑道:“这第二重宝藏也不是我和他们一起发现的,怎么能叫自私呢?就算是自私,那又怎么样?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爱莉丝,你可不要以为我是个老好人,我没那么伟大。”

  爱莉丝的确有点失落和失望,不过她也觉得主人说的有那么一点点道理,至少是歪理,但总是理吧,做为奴役,她也不能争论什么。

  伊修森拍了拍她的肩头以做安慰。

  “别太天真了,太过天真在这个世界上是活不下去的。如果我真的亏欠了他们什么,那也只是在情理上,情理这种东西,你说它有,你不说,它就没有。”冰稚邪在笑,但笑得有点冷漠。

  爱莉丝看着主人,真的感觉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在一起的时候和他们称兄道弟,有说有笑,背过来却是这副模样。

  或许冰稚邪本来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吧。人,不是一个单纯的动物,他们都有自己的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