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二百零二章 丹鹿尔

第二百零二章 丹鹿尔

  丹鹿尔是个很美丽的地方,它负隅一角,在林海雪原北方的一块冰雪平雪上。这块平原西南边是内海,西北边是北海,东边是自北向南,微微东偏走势的圣雪山脉。这里与世隔绝,每年外界来这里的人不是很多,住在这里的人也少有离开去外面闯荡。

  他们享受这片和平静溢的日子,喜欢把自己温馨的家庭建立在这儿。如果心里痒痒了,就出海去外面转一转,探一探险,玩个三五年再回来,又会觉得家庭是多么幸福。

  爱莉丝和冰稚邪站在人来过往的大街上,还有人马伊修森和冰胡子,他们东张西望,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不是说丹鹿尔是古城吗?我怎么看着这里的建筑好像一点也不古老?”爱莉丝有些疑惑。

  冰稚邪道:“不管这些,我们找个旅馆先住下吧。”

  “要一间房!”爱莉丝伸出一根手指俏皮的笑着:“跟你在一间房里有安全感。”

  冰稚邪看了她一眼,向前走去:“小孩子知道什么叫安全感。”

  “本来就是嘛。”爱莉丝拉着他的胳膊跟上道:“我心里觉得塌实,不是有安全感吗?”

  冰稚邪拗不过她,知道她那死缠烂打的本事比谁都强,万一在旅店里和她纠缠起来被发现了可不好,只好只开了一间房,当然是间套房。

  有很多有钱人出远门旅游都喜欢带宠物,所以一些高档的房间里,也有宠物屋,冰胡子就被安排进那了。可是冰胡子不愿意,它耐不了屋里的热,要到房顶上去睡,伊修森只好加了冰晶石在它的小房里。

  至于租这种豪华大房间的费用还需要愁吗?在挖掘宝箱的那个地方,还留了几箱子在那里,随便抓一把魔晶币都够花的了,而且艾历克斯借的钱都还没花完。

  几个人轮番洗了澡出来,冰胡子却早已经倒在那零下七八度的小洋房里睡着了。

  爱莉丝甩了甩她水蓝色的头发:“伊修森,帮我弄干一下。”

  伊修森帮她弄好后就去休息,这些天的日子可是把她累着了。

  爱莉丝却仍神彩奕奕,挨着冰稚邪很近很近的位置坐在床边,笑着问道:“主人,我们不会现在就睡吧?天还亮着呢,晚点再睡好吗?”

  “等等等等等……”冰稚邪道:“先把我们去掉,你说话让我听着别扭。还有……”

  爱莉丝见冰稚邪说了一半不说了:“还有什么?”

  “还有你坐开一点,不要离我这么近。”冰稚邪实在有些不自在。虽然爱莉丝洗完澡把衣服都穿得整整齐齐了,但没有了汗臭味的体香却是扑鼻而来。而爱莉丝自小生活在花山香海之中,很少颠沛流离,身上的体香特别的浓郁。

  “不要!”爱莉丝很不乐意,斩钉截铁的拒绝,而后又笑问道:“我可不可以这么拒绝你呀?”

  冰稚邪瞥了她一眼,然后缩到床铺的角落里椅着檀香木的墙板看着手里丹鹿尔的地图。

  爱莉丝拖了鞋子爬到冰稚邪身边,抱起他的腿。

  “你干什么?”

  爱莉丝笑道:“帮你按摩啊,走了这么远,一定腰酸背痛了吧。”

  冰稚邪身体的确有些僵硬,但他一听到按摩两个字,差点没吓出冷汗来,一脚踩在爱莉丝脸上,把她踢开道:“不用了,你还是帮伊修森吧。”

  “她睡着了。”爱莉丝揉了揉脸又爬到冰稚邪跟前:“我很无聊嘛。”

  冰稚邪放下地图,坐直了问道:“你一点都不累的吗?”

  爱莉丝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有点累,不过我更好奇。”

  “好奇什么?”

  “丹鹿尔啊。”爱莉丝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我们刚到这里,难道你一点都不好奇吗?一点不想看看这座古城是什么样的吗?”

  “你精力的确是比我想像中的要强盛。”冰稚邪有些生气道:“你现在还无聊是不是?很无聊就看书,学你那些战技。”

  爱莉丝道:“那两书都看完了,这么些天我都看了好多遍,倒着都能背下来。要不,主人陪爱莉丝下去买书吧?”

  “没这个空,明天再说。”冰稚邪可没她那么旺盛的精力,他正打算看一下地图就睡觉。冬天里洗了热水澡就睡觉是最舒服的。

  爱莉丝撒着娇道:“那我不管,我现在就是好无聊。”忽然又问道:“哎主人,你说我会不会爱上你啊?”

  “你乱说什么!”冰稚邪道。

  “是啊,主人你想想。故事书里都说日久生情日久生情,而且我这个年纪正是少女相思,春心萌动之季吧?那我会不会爱上你啊?”爱莉丝很好奇的问,她真是对什么东西都好奇得很。

  冰稚邪很肯定的道:“不会,绝对不会。”

  “为什么?”爱莉丝问。

  冰稚邪见她这样直接问,倒还是很放心,道:“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一个人,你会这么直接跟他说吗?一点也不带脸红的。”

  爱莉丝想想也是:“没错,故事书里都说一定会脸红气喘,心跳加快什么的。”

  冰稚邪有些不耐烦了,他本来想命令她去睡觉,如果命令的话她一定会听。但心想总是用命令也没意思,便道:“你要真的无聊,就去摆弄那套盔甲嘛,要不再去研究研究那副画,说不定那画里面才藏着索伦王真正的宝藏,你不对这两个都很感兴趣吗?”

  有了事做,爱莉丝立刻就不烦他了,连蹦带跳的就去找那些东西。

  冰稚邪往被子里一埋,立马就着了。这些天他们天天赶的是夜路,现在当然困得要死。

  可哪知刚睡下没多久,就吃着‘叮咚乒乓’直响,忍了半晌终于忍无可忍了:“爱莉丝,你给我过来。”

  爱莉丝忙跑过来:“有什么吩咐主人?”

  冰稚邪拍了拍床:“来坐。”

  爱莉丝便坐下。

  “这样,我跟你讲个故事。听完故事,你去睡觉,不要在烦了好吗?”冰稚邪想起琴那时就缠着自己讲故事,感觉这一招对付小女孩子挺有效的。

  这一说,果然,爱莉丝的眼睛就亮了,她最喜欢听那些新奇的故事了,连连点头。

  冰稚邪想了想,便道:“从前……”

  故事还没说完,大概才说了十分钟左右吧,就看到爱莉丝往他身上一倒,呼呼的睡着了。

  冰稚邪轻叹一声,跳下床给她盖好被子,自己到她的房里去睡了。他却没注意到,这个调皮淘气,却又听话乖巧的爱莉丝公主,已经成了第二个悄悄改变他的人。

  到了夜晚三更,孤月在天,城里的灯都已经熄了。几个白衣蒙面的人,从一些人家的壁炉烟囱里爬起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袋子,左右望了一下,扛着袋子就向街道的尽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