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冰稚邪,你就等着死吧!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冰稚邪,你就等着死吧!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冰稚邪,你就等着死吧

  史前巨象很大,连巨龙都比不上,躺在它身上就好像躺在大草地里一样。深厚深厚的毛可以当被子,别说是乘载七人一马了,就是几十个人在它身上玩,也不显拥挤。爱莉丝都没它一个趾头大,站在它身上就像站在一座小山上一样。

  “***,哪里出现这样一个魔兽。”卡特咒骂道:“这哪里是魔兽啊,简直就是天兽,是神兽。”

  “是啊,它太大了。这真的是史前巨象吗?”爱莉丝疑惑着问。

  柏莎道:“这不是史前巨象是什么?”

  爱莉丝摇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史前巨象。在皇宫里的时候,斗兽场的冰封园里也有几只史前巨象,不过都没这么大。”

  卡特道:“可能是它不一样吧,特别大的那种。就像一些成年魔兽,不也是有大也有,有胖有瘦,跟生活环境,和发育有关吧?”

  几个人俱流下汗。

  伊修森掩嘴笑道:“你说这和发育有关?拜托,你发育一个给我看看?”

  众人大笑,笑得卡特脸上羞红羞红的。

  柏莎道:“好了,别吵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就连学者也不一定知道会不会有这么大的史前巨象,不过现在我们看到了,应该是我们的幸运。”

  这个高大的史前巨象,吃树就像吃草一样,一口一棵,但它也没一老在吃,吃了几棵就没吃了。

  柏莎拍了拍它的脑门子:“大家伙,往前走。”

  这个家伙还真听给它治伤的柏莎的话,说完哪走就往哪儿走。

  爱莉丝大喊道:“师傅,你在干什么?”跑到象尾与冰稚邪一齐往下看。

  冰稚邪在看它屁股上的大伤,心想是什么东西能在它屁股上留下这么大一个洞。

  “师傅,你觉得这是什么呀?是史前巨象吗?”爱莉丝问。

  冰稚邪道:“我也是第一次见,怎么会知道。”

  “你也不知道啊!”爱莉丝好奇问道:“哎,师傅,你说这只魔兽能卖多少钱?”

  冰稚邪摇头:“应该不菲。”

  另一边,卡特他们也在商量着这件事。

  柏莎摇头道:“没用的。”

  “你试过了?”卡特问。

  伊修森道:“我试过了,它不肯被我们收伏。”

  卡特颇有些失望,可还是不甘心:“柏莎,不是你治的它的伤吗?说不定你能行呢。”

  “哦,你让我和我的龙王蟹解除契约,然后来收伏这个不知道能不能收伏的家伙?这种事我才不干。”柏莎道。

  卡特道:“你就是没胆子,这有什么舍不得到,你要想想,我们底下这个是什么啊。这么大一个史前巨象,得到它,名誉地位什么的都来了。”

  柏莎摇头叹道:“你还是省省吧,这么一个大家伙,如果会被这小小的恩惠所感动,那天底下不到处都是有这样守护的人了。现实一点,你应该知道啊,越是聪明厉害的家伙,越是不易被收伏,哪这么容易被你这么说搞定就搞定。”

  “说到底,还是你们胆子小。”卡特道:“你试试还有希望,不试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伊修森说道:“我也觉得没这么容易,这不是深渊之眼那种没智慧的魔兽,能说收伏就被收伏。这只巨象这么听指使,说明它还是明事的,你想让它终身成为你的守护,怕没这么简单。”

  “好吧,随便你吧。”金币在前,人家不肯拿,卡特也没办法。

  冰胡子怕热,不肯呆在象毛里,就坐在了巨象的大牙上吹着风。

  冰稚邪走过来道:“叫它停下来睡吧,明天整好精神去找温妮。”

  卡特道:“别忘了,你还答应过我们要帮我们报仇。”

  “嗯。”

  仍是此夜,丹鹿尔城内。

  “座首大人。”分座道:“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想要冰稚邪命的人,到丹鹿尔来了,还有几个都是世界上有名的高手呢。”

  库朗斯通笑了:“他们都开始去找了?”

  “满城满镇的找。”分座道。

  库朗斯通问:“那冰稚邪昵,你的人查到冰稚邪现在的下落了没有?”

  “有点眉头。”分座道:“有人见过那小子和他一伙的人,到过丹鹿尔族的一个流动小村。说是往圣雪山脉方向去了,属下的人正在加紧追查。”

  “圣雪山脉。”库朗斯通道:“他去那里干什么?”

  “听下属打听回来的情况说,是去找丹鹿尔的老族长。”分座道。

  库朗斯通摸着他没有一点儿胡须的下巴:“没有出去就好,说实话,他要走,我们还真留不住他,这一点我们是处在被动。”

  分座忽然想起来,道:“大人,还有一件事。”他凑前两步小声道:“第二座首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个极品的少女,并且已经命她的属于把那个少女好生看管起来了,说是要供给上面的货。”

  “哦!”库朗斯通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带回来一个女孩,我还真怕她把这件事被那个艾勒知道啊。wb的人来了,她知道没有?”

  分座道:“这么大的事,她的属下应该告诉她了吧。”

  库朗斯通把弄着手里的权杖:“有她回来也好一点,虽然我跟她闹僵了,但任务必竟是上面派的,对付冰稚邪又添了一层胜算。”

  “不过有一件事,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什么事?”

  分座道:“我还听说,她带回来的那个女孩,是丹鹿尔族长的孙女。”

  “这……”库朗斯通坐在沙发上深思起来:“还有这个事。”

  分座道:“其实这个事,属下看也觉得好办。”

  “怎么说?”

  分座上前道:“大人您想,波甘地他不是一直有些芥蒂这个老族长吗?温尔克当年可是索伦王手下的一员啊,虽然并没有帮索伦王做过什么大事,但市长一直对他顾忌在心啊,必竟当年是他背叛的索伦王。如果这个时候冰稚邪和丹鹿尔族的人一起找上来,波甘地不也就会帮我们的忙了吗?这些年,他一直担心有人要杀害的,重金养的那些卫士,可一个个都是好手,十几号的亲卫兵可一点不比我们这些分座差啊。”

  库朗斯通点头:“是啊,这件事倒是可以把他推向我们这边,让我好好用他一把。有这么多人一起合围冰稚邪,这个任务也能交待了。去,一旦冰稚邪有下落,马上把消息散出去,先让那些人消耗他。等他精疲力尽了,我们再出手也不迟。”

  屋外,艾勒心中暗道:“冰稚邪。哼,有这个家伙倒省了我不少的事。”

  第二天,哈勃、达芬克和斯巴里克背着自己的武器,在大街上慢慢地走着。

  “紧赶了这么些天,重算到了。”达芬克擦了擦眼角的眼屎:“就是没睡好。”

  斯巴里克放眼望了一下:“没想到偏远的丹鹿尔城这么热闹,来往的佣兵还不少。”

  哈勃却沉凝着脸色道:“这些人多半都是听到消息来要冰稚邪命的。”

  “没错。”达芬克也冷起了眉目:“前面的那个人我认识,是s级佣兵团‘龙的国度’中的一个头目,也是有龙一族啊,这下可不得了了呢。这个任务不用我们动手,也能解决,我们要找的,就是公主了。”

  斯巴里克看了哈勃一眼:“你不会不忍心动手吧,哈勃?”

  “这里面你最在意老大了。”达芬克道:“可别忘了,我们是帝国的人,就算与老大感情再深,也不能徇私。”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哈勃一向胖乎乎,很随和的笑容和语气都不见了。

  “这家伙……”两个人也跟着他走去。

  哈勃他们刚走到,又有五个家伙出现在这条路上:“别国政府的人都来了,还有‘神的国度’那个家伙。我们夜明珠一定要拿下这个任务!”

  在这五个人旁边不远处,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从口袋里拿出了冰稚邪的通缉海报来,面色甚是冷俊:“一千万金币,打他主意的人可真多啊,就看谁先找到了。”说完把冰稚邪的海报捏成了团,扔到一旁。

  这个女人,正是蓝十字佣兵团的白狐。

  纸团滚到一个乞丐手里,他冷冷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