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红莎医院

第三百六十八章 红莎医院

  维恩和苏珊来到了红莎医院的门前。

  “好……好多人啊。”苏珊道。那些进进出出的人,手上不是夹着木板,就是脸上缠着绷带,走进医院大厅,更有很多伤员在等候区等候救治。

  很多临时添加的医护床已经摆在了过道上,而医生和护士在旁边过来过去,十分忙碌。

  维恩看着这些不是重伤,就是断手断脚的这些人,真的怀疑自己的这点轻微伤势是不是应该来看医生。

  “让开让开,别挡着路。”两个医护人员推着移动病床跑到药品室前喊道:“20克血珊瑚、50cc急性造血药浆。”

  拿药品的医师道:“这两种药会对病人造成极大损伤啊。”

  “知道,他快不行了,快一点。”医护员焦急的喊着。

  苏珊和维恩靠着墙站着,不敢挡在过往人员的路上。他们两相看了一眼,苏珊道:“我……我觉得我们站在这里会被别人鄙视的。”

  维恩干笑,就他们身上受的这点轻微小伤,被鄙视还好,要是被敌视可就不好玩了:“那我们还是离开吧。”

  苏珊点了点头:“反正穿着这套衣服也不怕被人认出来,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就好。”

  两个人正要走,忽然医院里的声音魔法阵做成的广播响了:“紧急求助,三楼有一名小孩严重烧伤,有虎沙螺的朋友请赶快到三楼急救室来。紧急求助,三楼……”

  “虎沙螺。”苏珊嘀咕了一下。

  “怎么?”

  苏珊道:“我的守护魔兽就是虎沙螺。”

  维恩听着广播仍然在不停的喊,说道:“那我们快去吧。”

  “可是……”苏珊犹豫了一下,在他耳边小声道:“我们不是联军那边的吗?怎么能帮炎阳城的人?”

  “可受伤的是个小孩!”维恩道

  这句话让苏珊的心里一震,使劲的点了一下头:“嗯,我们快上去。”

  来到三楼,看着医生们在急救室门口焦急的等着,苏珊忙跑过去:“我有虎沙螺,是你们这里要用吗?”

  医生们一听,急切的脸上露出了喜色:“太好了,在里面,快。”

  苏珊和维恩赶紧跟着进去。

  这是专门抢救被火魔法灼伤的急救室,室内有些凉。几张用特殊水晶建造的大病床上,散发出朦朦的白光。

  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全身**的躺在一张病床的魔法阵中央,旁边两名医院正在尽全力的用治愈魔法稳住女孩的伤势继续恶化。这个女孩身上百分之七十的皮肤已经严重灼伤,从医师们急切的眼神中可以看到,她的伤势已经刻不容缓。

  苏珊看得揪心不已,赶紧祭起了召唤阵,将她的虎沙螺召唤了出来。

  虎沙螺是一种体型近两米的大水螺,不会飞行,移动也很缓慢,擅长水系技能,它分秘的粘液对伤口有很强的治愈效果,尤其对灼伤有治疗特效。

  “快!”医生们赶紧把虎沙螺抬了起来,放在那女孩的身体。

  苏珊也马上通过心灵相通,指使着虎沙螺为小女孩治疗。

  虎沙螺的肉质很快从螺壳里滑了出来,黄白色的嫩肉张开了许多柔软的肉须,将那女孩一点一点完全包裹在它的肉里面。

  医生们再次用风魔法将虎沙螺托起,将病床的水晶盖子打开。原来病床是空心的,里面盛着一种冰凉的药物液体。把虎沙螺放进去后,所有的医生都松了一口气,剩下只要留一个医生保持着病床上魔法阵的正常运行就行了。

  “谢谢你小姑娘,还有你小兄弟。”医院道:“我们医院的虎沙螺已经全部都在使用中了,如果不是你们帮忙,这个小女孩肯定活不了。”

  “没关系,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苏珊也欣慰的笑了,问道:“这样小女孩是不是就没有生命危险了?”

  医生看了一眼水晶床里的虎沙螺道:“这个还很难说,她的伤势很严重,目前仍可能会出现不幸的事,不过有虎沙螺,她存活下来的希望很大。”

  “是吗?但愿如此。”

  医生道:“第一期治疗可能需要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到那个时候我们医院应该有其它的虎沙螺可以用了。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就请到医生的休息室多等一会儿吧。”

  “嗯,没关系。”

  医生道:“我带你们去。”

  休息室里面没有人,这个时候所有人医护人员都在忙着抢救伤者和病人,没有时间休息。

  这名医生倒是想休息一样,请维恩他们坐下后,又到冰箱里拿了些喝的,问道:“你们想喝点什么?”

  苏珊摇手道:“不用了……”

  “有没有啤酒啊?”维恩一点都不客气的问。

  医生笑道:“医院里面不准喝酒,有巧克力牛奶还有果汁什么的,要不要?”

  维恩道:“我要杯牛奶吧。”

  “那我要个果汁。”苏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的口也很渴了。

  医生把饮品递给他们后,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道:“昨天晚上我值夜班,到现在都没睡,累死我了。”

  维恩问道:“你们今天一定很忙吧?”

  “那当然,城里所有的医院都已经严重超负荷了,这次联军的进攻,自炎阳城有史以来最强的一次,伤员无数啊。”医生忍不住叹道:“要全是战斗人员还好,他们自己也有一定的护理能力,像刚才那个小女孩,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虽然现在炎阳城在最紧急的关头,连我们的士兵都教不过来,但总不能看着她受伤不救吧。”

  “那她是孤儿吗?”苏珊关切道:“治好了她以后怎么办?”

  “这个……”医生道:“治好了以后,当然是让城里巡卫的士兵帮忙去找她的家人,如果找不到,就会送到孤儿院和收容所这样的地方。”

  “很可怜啊!”

  医生笑道:“那要看怎么说,没有亲人当然很可怜,但孤儿院的物质环境很好,不会有问题的。”

  “哎,对了,你们是第几团的人?”医院问。

  “啊!”苏珊一愣,担心自己问太多了露出了马脚。

  维恩却早已经想好了应对的话:“十七团的,队长说我们年纪比较小,让我们在城里搜寻躲在城里的联军和佣兵。”

  “是啊。”医生道:“我之前听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丽莎母子就被躲在她家里的雇佣军给残忍的杀害了。”

  两人一怔,脸上露出了自责的表情。

  “真是不幸,丽莎医生是个很好的人,她救过不少的人,不止是我们自己的士兵,也包括五国的百姓。”医生甩了甩脑袋,勉强打起精神从沙发上站起来:“我也休息够了,还有很多伤员等着我呢,就不陪你们了。想喝什么,就在冰箱里面拿吧,不要客气。”

  苏珊道:“知道了,谢谢。”

  医生却笑道:“应该是我谢谢你们才对。”说着,关上门出去了。

  苏珊黯然的低下了头,想起丽莎母子的事情,心里就愧疚不已。虽然人不是她杀的,但必竟……必竟杀他们的,是自己的队长。

  过了好一会儿,苏珊才从低落的情绪中恢复过来,见维恩正看着桌上的杯子入神,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维恩拿起杯子,把里面的巧克力牛奶一口喝了干净,忽然又道:“没有亲人的人很可怜吗?”

  “啊?”苏珊莫名的看着他:“这种事我没经历过,不清楚。不过应该很可怜吧,特别是从小就失去亲人的孩子,那时候他们是最需要家人关爱和呵护的。你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只是问问而已。”维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