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被俘

第三百六十九章 被俘

  洛一晃神,清醒过来。血雨已经停了,他仍然在大街上,可眼前哪有什么拿着伞的女人。他莫名其妙的想着刚才的事情,心想:“难道是在做梦?还是失流过多,出现幻觉了?”

  他甩了甩头,浑身湿漉漉粘腥腥的倍感难受,风一吹过,让他带感觉到有些冷。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痛感随之而来,他昏沉的脑袋这才确定自己现在是清醒状态。

  “看来真的是出现幻觉了。”洛左右看了一下街道上:“雨已经停了,趁现在他们还没发现我,还是赶快离开这儿吧。”迈着沉重的步子,绕开大路,专往小胡同和过道里走去。

  刚走没几步,洛突然怔住了:“蕾阿楠?那不是维恩发现幽灵河的地方,从刽子手霍恩嘴里知道的名字吗?真奇怪,我怎么出现幻觉时会看到她?”他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摇头,不去再想这莫名其妙的事情。

  因为雨已经停了,炎阳地区本来又是平坦的草原地带,多风。风一吹,积蓄在身上的血水渐渐干了,粘在身上极为难受。

  洛扭了扭不舒服的脖子,手一抹,抓下来一层粘乎乎的浓血块:“真的恶心。”他又摸了摸身上的药袋,药品还在。他喝了一瓶药汁,剩下的药粉要涂抹在伤口得先清洗才行。

  在民房间的小路里转了一会儿,虚弱的身体让他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

  “喂。”头顶上突然传来一声呼喊。

  洛把枪紧握在手中,抬头一看,只见二楼的一个窗口有个男的再向他招手。

  那个男的身后似乎还有人,他对旁边的人道:“是个佣兵,快把他带上来。”

  很快,这栋屋子的后门被打开了,一个脖子上系着彩带的佣兵左右看了一下,招手道:“快进来,呆在外面很危险。”

  洛有些疑惑,但见他们不像是要害自己,马上进了那栋屋子,事实上,他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你没事吧?”楼上的那个男的跑了下来。

  洛看着他,又看了看他旁边的几个人。

  那男的道:“我叫乔治,是霸主佣兵团的佣兵,这里一共十七个人,有几个是我的战友,还有几个是其它佣兵团失散的成员。”

  “我……我叫洛,是蓝十字佣兵团的。”正说着,洛的脑袋又犯晕了,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你看上去很糟糕。我们这里有个医生,让他帮你看看吧。”乔治对旁边的佣兵道:“来帮帮忙,把他扶到沙发上去。”

  两个人把洛扶了起来:“噢,他看上去要先洗一洗。”……

  几分钟以后,洛穿着浴袍摇摇晃晃从浴室里出来,身上的血浆都已经洗干净了,金发的短发下,那一条长长的伤口显得很吓人。

  一个以前当过医生的佣兵,马上给他检查起了身上的伤口。过了一会儿,佣兵医生道:“他身上其它的伤没什么,就是额头上的伤有些麻烦。”

  “怎么?”洛问。

  佣兵医生道:“伤口有被毒素伤害过的痕迹,是一种破坏肌体正常再生的毒素。虽然这种毒素已经被清理掉了,但晚了一点,它已经妨碍了你额头伤口的正常复原。”

  乔治问:“是什么意思?”

  佣兵医生道:“也就是说就算治好了伤,也会留下疤痕,无法完全复原。当然,如果你是骑士,是真骑士的话,可以通过再度受伤,用仿元素化再生将伤口恢复。”

  洛点了点头道:“没关系,只是留下疤痕,没什么大不了的。”

  乔治他们也笑了:“是啊,又不是女人,怕毁容,男人留几道伤疤才更有气势。”

  洛又道:“医生,你刚才说,我伤口的毒曾经被人清理过?”

  佣兵医生道:“是的,如果没解毒的话,毒素在头部扩散,你现在可能就没命了。怎么?不是你自己解的毒吗?”

  洛摇了摇头,他之前一直处在昏迷之中,刚才也只是喝了一小瓶有助于恢复的普通药汁,没有解毒的功效,甚至如果不是医生说起,他都不知道自己中过毒。想来想去,这个毒只有可能是小姑娘玛莉帮他解的,那些佣兵是不太可能再伤害他之后,又给他治疗的。

  这么一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玛莉就还没有死,洛心里也稍稍放心了。可是她既然没有被那些无耻的佣兵杀害,为什么在地窑里又没有看到她呢?

  洛想不明白这件事,但总之,他真心祈盼玛莉没事。

  佣兵医生见他想事情想得出神,便自己动手用魔法和药品为他治疗,最后缝上针线之后,在他额头上贴上了一块纱布。

  洛换上了干净的衣服,重新穿上了擦拭过的盔甲,刚要说点什么。忽然两个佣兵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下来道:“不好了,那家伙跑了。”

  所有人一怔,乔治惊道:“你们怎么让他跑了?”

  一个家伙急道:“对不起,我没发现他把脚上的绳子解开了,一时没留神,让他从窗口跳出去了。”

  洛不用问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佣兵医生道:“我们快离开这儿,那家伙一定会通知附近的士兵的。”

  所有人赶紧拿好自己的东西,冲出了门。刚一出门,就看到一队炎阳军从右边追来。

  “快,往这边走。”乔治带头往相反的一边小路跑去。

  两个魔法师断在后面,不停的施展起魔法,在狭窄的道路上竖起一道道岩墙。但这根本无法阻法炎阳军的追杀,几名骑士和魔法师已经从空中追来。挡在身后的岩墙也接连听到破碎的声音。

  “别跑,你们跑不了的。放下武器投降,我保证不伤害你们。”空中,一个炎阳军的魔法师用声音魔法大喊道。

  乔治他们哪里听他的,仍就没命的逃跑。一个佣兵召唤出了自己的霜牙豹,让魔法师倒坐在上面,阻击空中飞来的敌人。其他人也尽可能的召唤出自己的守护魔兽,让它们去阻挡炎阳军的追击,在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会让自己心爱的守护丧命了。

  跑了一会儿,洛越来越觉得自己使不上力了。

  乔治发现了他的异样,一把抓住了他的盔甲:“别停下来,会死的!”强拖着他一起往前狂奔。

  洛想说谢谢,但急促的呼吸让他说不出话来,只好强咬着牙关,努力的驱使自己的双腿跟上他们的速度。

  跑到一个三岔路口,前面又冲出来一队炎阳军,看来空中的那些士兵,正指使着其他人将他们合围。

  乔治心道不好,只好往旁边的一条路跑。可刚跑没几步,果然又冲出来一队炎阳军,彻底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拼了!”乔治喊了一句。所有人脚步不停,冲着前面那队炎阳军直冲过去。

  ‘乒乒乓乓……’两队人撞在了一起,马上激烈的打斗起来。刀砍、剑伤,魔法的攻击,野兽的扑袭,几十个人在这狭小的地方厮斗在一块。

  洛长长的骑士枪挥舞不开,便拿出备用的配刀一顿乱砍,这个时候也分不清谁是谁了,总之看到穿炎阳军制服的就杀,没穿的就是自己人。

  炎阳军两头封堵,空中有魔法攻击,房顶上有矮人在投掷飞斧,有射手在射出弓箭。尽管乔治和洛他们很努力的反抗,但必竟炎阳军从数量、实力和地形上都占了上风,战况完全是一边倒。

  最后,一把刀架在了洛的脖子上,所有人都停住了。

  “把手放在头上,把武器扔开,快点!”

  枪尖,箭矢都指着他们。乔治他们只好把武器都扔到了一旁,把手慢慢的抱在头上。

  “跪下!”屋顶上的炎阳军又喊。

  乔治他们只好又跪了下来。

  炎阳军这才走上前,用各种魔法和技能把他们都制住,然后绑了起来。

  一个炎阳军清点了一下,道:“我们有五个受伤,他们死了两个。”

  房顶上的队长道:“看看周围还有没有漏掉的,把他们都带走,先关起来。”

  “是。”

  洛和乔治他们就被这些炎阳军连拖带拽的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