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三百七十五章 背负在每个人身上的命运

第三百七十五章 背负在每个人身上的命运

  疾风住的地方,是阳炎专门叫人安排的,就在城中心的不远,是一套很大的庄园,足以住下好几十个人。他正和妹妹琴要回到庄园休息,却正好阳炎倚靠在铁栅门前,好像是在等他。

  疾风看到他,不爽的哼了一下:“这个时候,不在你该在的地方待着,等人向你汇报工作吗?”

  “少拿话来讥讽我,我知道你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生活。”阳炎双手揣在口袋里,走上前。

  疾风笑道:“哪有。现在情况这么紧张,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阳炎道:“现在联军还没有打到主城来,那里的事他们能处理。我来是想散散心,顺便找你聊聊。”

  “聊聊?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疾风说完看向琴,意思是让她回去休息。

  琴道:“哼,想撇开我,我哪也不去,就跟着你们。”

  疾风看着阳炎。

  阳炎道:“去河边说话吧。”

  城中心的东面有一河小河。三个人来到河边的,琴找了一块干净的草地坐了下来,疾风却走到河边上,捡起了一块鹅卵石,扔向水中:“你要聊什么?”

  “你今天杀了不少人吧?天都染红了,甚至有人说你将成为摩多二世。”阳炎走到他旁边道。

  疾风不悦的皱了一下眉:“这个称号我可不喜欢,你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个?”

  “说出来吧?”阳炎道。

  疾风看着他:“什么?”

  阳炎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我知道你,也知道‘帝’里面的其他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根本没时间来管其他人的闲事。你和我虽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没有很特别的原因,你是不会来我这里的。”

  疾风看着他,轻轻笑了:“我说了,我是来帮助你的。怎么说也互相认识,加上我最近又有空,所有过来玩玩。怎么,不欢迎吗?”

  “呵。”阳炎也笑了:“你以为你说这种鬼话我会相信?算了,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就当我没问过。”阳炎转身就要离去。

  疾风化成风一闪,挡在了他身前。

  阳炎看着他:“怎么?”

  “切!”疾风撇了一下嘴:“你这个人真让人火大。没错,我来这里找你,是另有目的的。”

  阳炎道:“你想让我帮你?”

  “没错。”疾风往一旁边了两步,看着远处的一个小瀑布道:“说实在的,我真的不想来找你,可是联系不到冰帝他们。正好你这里又出来了麻烦,所以才过来想和你做个交易。”

  “你帮我,所以我就要帮你。”阳炎道。

  “是的,这件事我一个人做不到,必须得有人帮忙。”疾风回头看着他道。

  阳炎低下头想了想,道:“可是我不想帮你。”

  疾风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没生气。

  倒是一旁的琴听到阳炎拒绝,很急切的问道:“为什么?”

  阳炎道:“因为这是一笔一个人的交易,你们在做这个交易之前,并没有问过我,也没有征求过我的同意。这种被人强买强卖的生意,我可不想做。”

  疾风仍是没有说话。

  琴道:“可是……可是我们……,不,我哥哥他帮了你啊。他即然帮了你,你就欠他的。”

  阳炎笑了:“是生意,就不存在谁欠谁的。你哥哥花了本钱去‘买’,那是他一厢情愿的事,我没答应过要卖。”

  “可是……可是……”琴急得眼泪水都流出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哥哥为了做这件事做出了多大牺牲?我哥哥虽然是强盗,是小偷,可是他……可是他从来没有杀过无辜的人。这一次他为了帮助你,杀了那么多人,你居然……居然不愿意帮助他?”琴越说越激动,不住的抽泣起来。

  疾风走到她身旁,按住了她肩膀:“琴,别说了。”

  琴红着眼眶道:“你不是说冰帝最冷漠最无情吗?他怎么比冰帝还要冷漠无情?”

  阳炎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琴一下压抑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疾风轻轻地将琴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他看着阳炎远去的背影,脸上仍然很平静。

  阳炎独自走在回去的小路上,表面一脸平静地他,内心里却不是这样。他知道自己其实欠了疾风的,如果他真的不需要帮助的话,就不会把疾风留下来,更不会让疾风去出手帮忙,但他没办法答应疾风的要求。

  疾风说了,那件事他一个人办不到,需要人帮忙,那一定是一件非常难的事。疾风要办的事情肯定不会在炎阳城附近,一定在东大陆以外的地方。

  因为阳炎知道,即使战争顺利结束,他自己也需要留下来收拾剩下的残局,如果他不在城内待着,联军甚至随时可能再次进攻。到时候已经面临一次浩劫的炎阳城,一定守不住。所以,他不能答应疾风,他不能让祖、父三代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炎阳‘帝国’毁于一旦。即使平日里,他表现得很不在意,但实际上,他的心已经牢牢的和这座炎阳城绑在了一块,这是他的荣誉,也是佩内洛普家族的象征。

  疾风其实也明白这些,所以他才什么也没说,也没有生气。这笔买卖确实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他无法强迫别人去做那些做不到的事。的确,在‘帝’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每个人都背负着自己沉重的使命。

  小河边,琴静静地坐着:“哥,他不愿意帮我们,怎么办?”

  疾风躺在了湿漉漉的草地上,看着天上飞过的雁鸟:“不知道,只有尽自己的力量去做了。”

  琴擦干眼睛道:“不可能做得到的,这太难了,即使是哥哥你,也太难办到了。要不我们再去相办法联系其他人吧?如果能找到冰……冰稚邪的话,他一定会帮忙的。”

  “不,他不会的。”疾风肯定的道。

  琴道:“可是他帮过我啊,在库蓝汀学院,他曾经救过我。”

  “那只是顺便。”疾风道:“‘帝’里面每个人都一样,我也知道他。他在眼里,只有龙零最重要,为了得到龙零他甚至可以娶一个完全没有感情的陌生人做妻子,他是不会把自己的时间,花在龙零以外的事情上。”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佣兵团里的人都这么冷淡?”琴道:“为什么不能像其它佣兵团一样,亲亲密密,互相帮助?”

  疾风道:“因为……因为这个佣兵团里,每个人的目的都不一样,都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做。这是在我们当初相遇,建团的时候就约定好了的,没有义务,也不干涉别人的事情。而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像我也不会为了帮助阳炎守住他的这座城,而牺牲掉自己的自由一样,是一个道理。我们没有理由让别人去牺牲自己背负的理想和使命。”

  “我知道了。”琴黯然的低下了头:“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离开这儿吗?”

  疾风叹了一声:“既然来了,就等这里的事情完结了再走吧。我想这场战争,也到了最后的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