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光暗双雄

第五百七十九章 光暗双雄

  几公里外的山腰上,空骑团的人有序的向对面的山头飞去,几个士兵不时回头望着雷声怒吼传来方向,嘴里叨叨念道:“妈呀太危险了,刚才那闪电太吓人了?”

  “三界天雷。”休灵顿落在将领的坐骑上,心里为冰稚邪担忧起来。

  四团将领显然没这份担心,他更再意那追来的怪物:“它好像不会飞,不知道能不能摆脱得掉它。”

  下方树林,突变的慕罗尼根神好像比之前变得更大了,二十多米大的身躯所过之处,树木都被它蛮横的折断。

  “所有人快,再飞快一点,别成了它的食物!”将领高声大喊,之前那一会儿就有不少士兵成为了怪物的养料。

  休灵顿道:“这家伙,好像吃的尸体越多,成长得就越巨大。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突变的慕罗尼根晃了晃身体,喉咙里发出几分像羊和狗的混音,却更低沉的叫声。它眨了眨混浊的眼睛,脖子上的肉膘上下来回的鼓动起来,猛的一大口毒酸液喷出,登时像下雨一样。

  还未飞远的士兵坐骑被毒酸淋个正着,所溅之处立引来人与守护兽痛苦的叫喊声。被淋中的十几名士兵坐骑,就像突然卒死的苍蝇一样纷纷落了下来。

  一名从坐骑上摔下饶幸未死的士兵,发现自己的手臂被毒液溅到了,反手便是一刀,把自己的手给剁了下来。只见落在地上的半截手臂眨眼就变得乌黑发紫,切口上鲜活的肌肉,一下子就烂成了暗绿色的汁液淌了出来。士兵吓得腿肚子都软了,也不管自己流血不止的伤口,几步空踏,扭头就随大部队跑了。

  慕罗尼根再次抖了抖自己的身体,把插在自己身上的刀剑箭矢、飞来的箭气魔法全部挡开,兴奋的跑到那些尸体处,吮吸尸体腐烂的肉液。

  看到自己的士兵死了,将领副团长又是心痛又是恶心,一拳锤在自己的铠甲上:“妈的,这个怪物不知道是什么,普通的刀剑魔法好像对他没有什么伤害!好在其他弟兄都飞远了,它应该追不到了。”

  虚弱的休灵顿却不这么认为,他暗自想,自己这一伙人自打进入这片森林,进入这黄金矿区开始,所遇到的各种怪物,无不有着各种奇异的能力。而这只由亡灵法师费尽心思弄出来的大怪物,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摆脱掉,如果能摆脱的话,他之前就早甩了。想到这,他对将领道:“别……别大意,这只怪物绝不会这么简单。”

  慕罗尼根很快吃完了地上的尸体,吧唧吧唧着自己的嘴巴,恶臭的唾液口水顺着下巴上湿漉漉的肉须滴在地上。望着空中那些越飞越远的士兵们,慕罗尼根抬起前爪往地上一拍,吼叫声中,背上的皮肉开始翻动,不一会儿,有大有小四张连皮带肉,形状不规则的肉翅长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心头都跟着一跳:“这家伙……果然还能再成长!”

  慕罗尼根拍了拍新生的肉翅向前一跃,却没有飞起来,可它反复试了几次,终于飞向了空中。

  将领大惊,指着那追来的怪物道:“快,快,攻击,攻击!”他知道这下可跑不掉了,只希望能将这怪物打落下去。

  乘在守护背上的士兵们不用长官说,都早已经发动了攻击。

  虽然看上去慕罗尼根的肉翅与它的身体不成比例,可它不但飞起来了,而且飞的速度一点也不慢。看到眼前这情况,休灵顿自然不能再无动于衷,位轮一动,八颗炼化过的魔眼怪眼球转动着,冲慕罗尼根发出了光束:“十位轮·量子冲击!”

  八位眼轮和休灵顿同时发动九道魔能光束聚合在一点,一道手臂大的魔能光柱笔直的射了出去。

  咕呜!光束穿透了慕罗尼根的身体,打在它的肉翼上,立时把它的肉翼打断了一只。

  将领副团长讶异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他一直以为这名无系魔法师实力只是一般,可从眼前这一击,他感受到了其中的威力。

  光束渐弱,休灵顿虚弱的倒在坐骑背上大口喘气。这一招破坏力虽然比不上十位轮的量子之眼,但把九道力量汇合在一打出,在威力上却不比量子之眼弱多少。只是这一击已经是他剩余的全部力量了,再要动手,恐怕半分魔力也用不出来。

  “怎么样,打落它没有?”休灵顿喘息了一会儿,看到将领凝重的表情,就知道刚才自己全力的一击无效。

  将领摇了摇头:“它又长出新的翅膀了。”

  休灵顿咬着牙翻过身来,见到仍就飞翔于空中的怪物,不禁道:“果然,这里的怪物不少都有特殊的再生能力,这只大怪物也不能例外。”

  天空中,几百名士兵、守护围绕着慕罗尼根发动的攻击就像飞蝗乱矢,密密麻麻看都看不清。可那慕罗尼根却像一点也受不到伤害一点,冒着雨一般的攻击越飞越近。

  看到这情况,将领一咬牙,提起休灵顿和安格鲁抛向一边:“带上他们。”自己却挥起青银色的长柄战斧调头冲向了那只怪物。

  “喂,别过去!”休灵顿落在了旁边一只狮鹫的背上,他大喊道:“你这么用蛮力去解决是没用的,得想办法!”

  将领听到了休灵顿的呼喊却不为所动,此刻他已经恼怒到了极致,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战斗,只恨不得将自己心里窝下的怒火给发泄出来。

  休灵顿无奈的道:“可恶,这家伙太冲动了,这么做只会去送死。”想着之前在黑沼上的一战,他就知道仅凭用这样的方法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将领与慕罗尼根已经越来越近,他挥起手中的青银战斧猛的抛了出去:“修罗·暗鬼!”斧头飞转,黑暗的烟幕在青银战斧上冒起,幻变成一只牛头鬼脸向慕罗尼根砍去。

  噗哧!汁液溅散,长柄战斧的斧刃砍入皮肉中深及数尺。这时,将领已经来到了巨怪跟前,也不管斧柄上的毒性酸液烫得他的金属手套冒出阵阵黑烟,双手再次蓄起黑暗的元素握住战斧斧柄:“暗龙道!”

  手甲上的暗元素瞬时化成黑暗的气浪冲入被砍开的伤口,一道极强烈的暗息灌入了慕罗尼根的身体内!

  将领副团长愤怒的咬着牙,青银战斧在慕罗尼根的身体的划出一道巨大的裂口,裂口中已经被侵蚀的暗元素给填充满了。也难怪他会如此愤怒,他和四团的团长一光一暗两名骑士,一直被号称是圭尼兹的‘光暗双雄’,他也视这称号为自己最大的荣誉。可以现在正团长死,独自剩他一个人,还怎么配得上这‘光暗双雄’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