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六百零九章 风灾 稍改

第六百零九章 风灾 稍改

  (请大家注意一下,本章在时间上稍稍有些改动。)

  卧室不大,有四张床,是上下铺的格局,床铺是木制的,非常结实,据说这种木制韧性和硬度非常好,还带有一股淡淡的木香。两张上下铺的床头各有一个小木柜,柜子里放了里一必须用品,柜头上则摆了些许零食。

  爱莉丝洗漱之后回到卧房,她的铺位在靠里面的上铺,因为冰稚邪睡着另一张床上铺位。爱莉丝一下跳到自己的床位上,她的下铺是休灵顿睡的地方。而冰稚邪的下铺位上却放了很多书,都是他们三人平时要看的书籍。

  没一会儿,冰稚邪也跟着进来了,爱莉丝担心师傅还在生气,不敢出声,冰稚邪也不想再聊什么,当夜两人无话,各自裹着被子睡去。

  和谐号又在海洋上空飞行了几天。一天夜里,休灵顿正在驾驶,冰稚邪和爱莉丝已然睡去,可睡到半夜,飞空艇忽然剧烈摇晃起来。

  爱莉丝还在香睡,冰稚邪却已经惊醒,他翻身跳下床跑出卧室,发现肖克将吓得瑟瑟发抖,抱着餐桌的桌腿呀呀大叫,他问休灵顿:“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遇到风暴了。”

  “风暴!”冰稚邪回到房中,跳上爱莉丝的床将她拍醒。

  爱莉丝很不情愿的醒过来,揉着眼睛道:“怎么了师傅?”

  冰稚邪道:“赶快出来,找个安全的地方抓好,我们遇到暴风雨了。”

  爱莉丝赤着脚跑出卧室,飞空艇忽然一斜,她一脚没站稳摔在了地上。

  就这一会儿功夫,飞空艇摇晃得更厉害了。冰稚邪一把抄起爱莉丝,让她抓好,自己则打开舱门跑到舱外,哪知外面风暴极大,冰稚邪只觉得自己撞在了一堵墙上一样,好在他风魔法精淇,要是换了爱莉丝,这一下就被风给刮走了。

  冰稚邪驭着风元素,抵抗这强气浪,只见数千米的前方电闪雷鸣,借着雷光可以看到海天之间一个魔鬼般的风团伫立在海上。冰稚邪吓了一大跳,跑回舱室喊道:“快转向,前面危险。”

  “我知道,已经在转了。”休灵顿咬着牙,他早已把后退和左转的风阵全部打开,但飞空艇在这暴风中就像一支断线的风筝,完全不听指挥了。

  爱莉丝看到师傅的表情就知道不是闹着玩的,她紧紧抓着木梯,身体被风暴搅得忽上忽下,露出一脸的惊骇之色。

  这飞空艇在风暴中翻来滚去,根本无法站立。好在他们早已有了面对海上风暴的打算,大部份零碎东西都放进了箱子柜子里面,而那些箱柜都是在飞空艇上被牢牢的固定好了的。

  这样的状况根本无法行走,冰稚邪踩着空踏飞进驾驶舱里,见后退和左转的魔法阵的确已经全部打开,但仍无法控制行驶的方向。

  休灵顿正努力的打着左满舵,见冰稚邪来,说道:“这见鬼的风暴来得太突然了,一开始只是小风,我没太注意。可一下子就变成了大风暴,等我想转向的时候就是现在这样了。”

  冰稚邪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他,海面的风暴本来就来得突然,水蒸气与云层产生的对冲气流非常容易形成风暴和暴风雨,尤其是在大海上。这事件在海港的时候,就有人叮嘱他们小心。

  冰稚邪想了想,道:“让我来驾驶一下。”

  休灵顿道:“你魔法那么厉害,还是召唤出帝龙到舱外去抵挡一下吧。”

  冰稚邪见他不让,就把他从舵前推开,上手就把驾驶台上除了尾部以外所有的风阵全部拍开。

  休灵顿惊道:“你干什么?那几个是右转向的风动装置的风阵啊,你想冲进那团风暴吗?”

  冰稚邪把方向舵,嘴里说道:“我知道。现在风暴的风力太强了,直接与它对抗的话,飞空艇会散架的。不能蛮干转向,只能慢慢来。”一边说他一边把左满舵打回来,以小角度的方式,慢慢向左转向。

  果然,这样一来船体的颠簸小了很多,那些风动装置喷出来的气流,俨然像贴在飞空艇周身的保护膜。

  冰稚邪道:“飞空艇就向一条冲入漩涡的小鱼,即不能一头扎进漩涡里,又不能靠蛮力从漩涡里游出来,只能借着风力找机会冲出去。”

  休灵顿一愣,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心底里不禁佩服起来。

  冰稚邪把舵重新交给休灵顿,自己则再次跑到舱艇外,用他精湛的风魔法保护飞空艇的航行。

  然而离风团越近风力就越强,强劲的风团把数万吨的海水都卷上了天空,简直就像一个水龙柱,使得周围暴雨倾盆。

  这暴雨噼噼叭叭的打在飞空艇的气囊上,发出很大的响声,不时还有几鱼被卷起的海鱼从天而降。

  冰稚邪冒着那些生疼的雨点站在气囊上,不断的催促着风魔法来抵御风团所带来的强大吸力。忽然一个黑影向他砸来,他用冰魔法一挡,企图将那黑影挡开。哪知冰壁一触及那黑影顿时开裂,只觉得身体内魔力猛的一沉,受到强大压迫。他赶紧用尽全力将冰壁加固,总算将那黑影挡开了,扭头再看那被挡开的黑影,居然是一头二十几吨重的座头鲸。

  风力越来越强,飞空艇的晃动也越发的厉害,抓着木梯的爱莉丝被颠得昏头昏脑,胃里头一翻,将晚上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吐得她自己满脸都是。肖克将军更是被有抓牢餐桌,摔在地上在舱艇里翻来滚去,一下子撞到天花板,一下子又滚到了厨房前,它的两个眼睛直打转,早已经滚得晕天黑地,嘴里头哇哇的大叫,哪是上下左右、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

  休灵顿还好点,他腾着浮空魔法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但他之前喝咖啡的金属杯却在舱里头飘来飘去,不一会儿就把他砸得青一块紫一块,满头小包。

  冰稚邪眼见飞空艇离风团越来越近,忽然眼前一亮,周围的漆黑的空间都变得明亮起来。不仅是明亮,甚至还有一点刺眼。

  而那个风团的完全面貌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所有的人,不止是冰稚邪,包括休灵顿和爱莉丝,他们看着窗外那团巨大的风团,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如果说泰坦的雷云风暴能够达到几公里甚至十余公里粗大的话,而眼前的这个青蓝色的风团直径则有数百公里,仿佛就是一面青蓝色的擎天铁壁!近八十米长的和谐号飞空艇在这团风柱前,就像一个大海里的沙砾那样微不足道。

  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再强的人也会变得十分渺小。

  “妈的,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事情。”休灵顿的声音都在发抖,在这样的风团里,恐怕连风之魔者都要被卷得魂飞魄散。

  冰稚邪心道:“恐怕连帝龙的龙王霸力也没办法让这团风暴停住。”他仰头看着天空,原来周围会变得这么亮,全是头顶那些丝毫不停歇的闪电。

  风团周围各种各样的海兽魔怪被卷上天空,又伴随着海水纷纷落下来,这团风暴形成的景像已然是一个奇观。只是这样的风暴,漫说是小小的飞空艇,就算是巨龙,被卷进风团里的话,怕也得死在里面。

  按照冰稚邪的方法,此时飞空艇已经渐渐飞到风团的左侧。冰稚邪召出帝龙,自己回到舱内对休灵顿道:“就是现在,借风力全力冲出去。”

  飞空艇现在所处的位置就在风暴的外围,借着风力全力冲刺的话,倒有可能摆脱这团风暴的吸引。

  冰稚邪话音一落,休灵顿就把头部的风阵关了,尾部的风动装备全部开启,舵位仍是以偏左的小角度方向全力向前冲去。

  艇外,帝龙扎菲诺飞在飞空艇左侧方,用它巨大身体抵抗着来自左面的风力,好让飞空艇能够更好的航行。

  而这时天空的雷电也愈发的强烈,风力也更加的疾劲,和谐号的金属骨架在这样的风力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这还仅仅是在风暴外围,离风团的边缘都还有四五公里的距离。

  休灵顿的心都悬了起来,万一和谐号突然支持不住散了架,艇上的人恐怕都要完了。

  金属骨架受到的压迫声更加响了,冰稚邪顶着右侧巨大风力来到艇尾甲板时,发现护栏都被风力给拧歪了。(他是在尾部向外出舱,所以风力在他的右手边,在飞空艇的左侧,而风团在他的左手边,在飞空艇的右侧。怕大家搞不清方向,说明一下。)

  爱莉丝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脸上的秽物抹掉,见师傅趴在甲板的地板上,便大声问道:“师傅,你在干什么?”

  冰稚邪没有理她,他完全听不见爱莉丝的呼喊,耳朵里只听得见风声。他将甲板上一些影响风阻的彩旗、风板全拆了,接着又顶头强踩空踏,落到帝龙的背上。此时帝龙是侧着身飞行,用背脊挡住了强风,而冰稚邪侧贴在帝龙背上对着迎面压力的强风施展起了风魔法。他的风魔法虽强,比起自然界的无尽飓风来却差了不少,但也能减若一小部份风力。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场无与伦比的风暴灾害,却并不完全是自然引起的。几百公里直径的风团中央,一蓝一黄两只巨大的海妖魔兽正在进行激烈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