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六百一十章 岛礁

第六百一十章 岛礁

  阳光明媚,海风习习,经过昨晚半夜的折磨,一直到早上七八点,和谐号总算摆脱了那团风暴。

  冰稚邪、爱莉丝、休灵顿三人大感无力的躺在甲板上,任凭和谐号缓慢的飘行。

  “真像做了一场恶梦,在那场风暴里飞了三四个小时,我还以为逃不出来了呢。”休灵顿全身瘫软的望着天空,几只海鸟扑腾腾着翅膀落在他身旁。

  “我现在胳膊都是酸的呢,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爱莉丝打了个哈欠:“好想睡觉啊,就在这里睡吧。”说着还真闭上了眼睛。

  冰稚邪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么恐怖的风暴。”他又说道:“自古以来海洋一直是探险的禁区,传说一但深入海洋到一定的范围,就会遇到非常可怕的灾难。以前我还以为这些只是海员们编造出来的谣言,现在看来……”

  “这可不是谣言。”休灵顿道:“从来没有人到达过海洋的尽头,那些探捡家们几乎把大陆的第一寸土地都踏遍了,可对广袤的海洋却一直只是在近海探索,凡是去大海深处去探险的人从来都没有回来过。”

  冰稚邪双手枕着头道:“你知道的不少嘛。”

  休灵顿笑了:“怎么说我也比你大好几岁,总能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这些都是我从别人那里听说的,以前我去过好几个沿海的城市,我喜欢那种海滨城市的气息,在海滩聚会的时候总能看到不少性感的美女,嘿嘿。”

  “呵。”冰稚邪轻笑了一下:“不过我总觉得昨天晚上的那场风暴不是那么简单。”

  休灵顿不解:“嗯?什么意思?”

  冰稚邪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只是一种感觉。”他忽然翻身站起来,正在甲板上梳理羽毛的鸟儿们都被他吓走了。他道:“喂,我看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停一下吧,飞空艇应该受损挺严重的,能修理多少就修理多少。”

  “好吧好吧。”休灵顿费了好大力气才爬起来,见爱莉丝还躺在地上就去她,却发现她真的睡着了:“喂喂,起来了,到房间里睡去,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唔……”爱莉丝幽幽醒来,可脑子里还在天旋地转,脚底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她摇摇晃晃的站好,向冰稚邪扑去:“头好晕啊,师傅你抱我回房睡吧。”可是她脑袋太晕了,这一下没扑到冰稚邪,却扑到了休灵顿身上。

  休灵顿温香软玉的抱着,倒也觉得舒服,笑嘻嘻的见爱莉丝抱回了房间。

  冰稚邪驶着和谐号飞空艇飞了一会儿,在海中找到了一块岛礁准备停下来。休灵顿把房里头散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

  这块岛礁其实也只有三百余米大,岛面上倒有也有一块平坦的地方,能够让和谐号着陆。冰稚邪缓缓驾驶着飞空艇下降,和谐号的底部有用来专门着陆的缓冲支架,以避免底舱与地面直接发现碰撞而造成损坏。

  和谐号停好后,休灵顿解下舱边的铁锚缆绳,将它固定在礁石上。两人跳上礁来细细一看,果然和谐号破损了不少,外部的轮廓就有不少的地方弯曲变形,尤其是昨天晚上受到风力拉扯最强的左侧,艇舷的护栏几乎完全被吹弯了。不过和谐号的气囊没有受到多大损坏,这个气囊的材料韧性很强,轻易无法将它撕裂,而且和谐飞空艇的气囊采用的是更加先进的软式气囊,气囊内部没有骨架技撑,而是采用多个副气囊填充在内部,即使主气囊破了几个口,也不会影响到飞空艇的正常飞行。

  冰稚邪检查了一遍,发现和谐号的损坏并没有他预想的要厉害,必竟一分钱一分货,二十多万的飞空艇,比起那些八、九万的低档的硬式飞艇要强了不少。不过和谐号也确实受损严重,其中有六个风动装置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有三个更是完全坏了,其它部份也有很多地方损坏,但要继续航行还是能办到。

  休灵顿检查完飞空艇内部,出来对冰稚邪道:“损坏的东西不少,不过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只是指南针好像失灵了。”

  “什么!”冰稚邪飞回飞空驾驶舱,果然见嵌在驾驶台上的指南针并不是指着南北两向,而是指着其它度数,不管怎么拍弄它,也不见它转回来。

  冰稚邪道:“糟了。”

  “怎么糟了。”休灵顿一怔,道:“你不会没买备用指南针吧。”

  冰稚邪反问:“你买了吗?”

  两人互相看着,显然都忽略了这一节。

  休灵顿骂道:“妈的,这下真是糟糕透了,失去指南针的导航,我们怎么飞到下一个站啊?”他可知道在大海上失去了辩别方向的指南针,可是一件要命的事情。这可不像是大陆上行走,总还能走到个头,可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上,四处都是一个景像,和谐号当真只能变成没头的苍蝇,四处乱飞了,搞不好一下飞错了方向,离大陆越来越远就麻烦了。

  冰稚邪和休灵顿都是独自在大陆上旅行过的人,在林海雪原时,他就和爱莉丝在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观察天上的星斗走到丹鹿尔平原。可是大海上不比林海雪原,林海雪原必竟地域较小,只要大至方向不错,怎么走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可在大海上,差之毫厘就失之千里,指不定会飞到哪去呢。

  冰稚邪道:“可能是在穿越风暴的时候,磁针受到雷电的影响才失灵的,我们还是想办法休理一下,看能不能修好。”

  和谐号上备了一些简易的修理工具,虽然他们两人都没有维修飞空艇的经验,但一些简单的东西勉强还是能修一下,只是指南针却怎么也修不好了。

  一直弄到下午三四点,休灵顿肚子饿了,冰稚邪也放弃了,两人这才做罢。休灵顿做了一些食物,叫醒了爱莉丝,三人及肖克将军在海礁上闷闷的吃起来。

  做饭的休灵顿道:“我们的食物不多了,已经出海快二十天,之前在海港里够买的食物物资都消耗得七七八八了,一二级的风系晶石还有一些,足够提供动力了,只是要搞清楚航向才行。”

  冰稚邪道:“如果不快点找到正确方向回到大陆,食物还是其次,万一在海上生个病受个伤不就好办了。”

  休灵顿拿起身旁的海仕图卷开,指着海图道:“我们遇到风暴前应该在这个地方,可是遇到风暴以后,当时只想着逃命,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了。照之前的地点来看,与我们预定的目的地还有十几天的路程,离大陆最近的航线也有五六天时间。如果今天晚上有星星的活,最好的方法是先找到方向飞回大陆再说。”

  冰稚邪点头:“也只好这么办了。”

  爱莉丝倒没有他们那么多忧虑,三两口吃完东西,便在岛礁上东瞧瞧西看看,一会儿在礁石下翻出一只大海蟹,一会儿又找到了一只小海星。她是第一次上海岛,觉得新颖极了。她在拉着肖克将军玩耍间,忽然发现礁石间漂着一个瓶子:“咦,奇怪,这里怎么会有酒瓶。”

  她将酒瓶捡起来瞧了瞧,这是个绿色的玻璃酒瓶,上面布满了青褐色的海藻、苔藓之类的微生物,捏在手上滑溜滑溜的,瓶口上塞了一个软木塞,木塞都烂得不成样了,看样子已经在海水里泡了很长时间。

  “应该是哪个水手船员扔下的吧。”爱莉丝拿在手上,确实是个空瓶子,正要把它扔掉。可忽然发现被手摸过的地方,那些藻泥被抹掉,露出了瓶子里面的一个小纸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