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漂流瓶的故事

第六百一十一章 漂流瓶的故事

  readx();  

  “师傅,休灵顿,你们快来看看这是什么?”爱莉丝大声的喊,一面拿着瓶子向和谐号跑去。

  休灵顿拿着瓶子瞧了瞧:“是一个漂流瓶。”

  “漂流瓶?”爱莉丝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事情一样,问道:“漂流瓶是什么?和普通的瓶子有什么不一样吗?”

  冰稚邪道:“漂流瓶可以说是一种许愿瓶,掷瓶的人把自己的心愿或者故事放入瓶子里,让它随波漂荡,希望被其他人捡到,得到那人的祝福。一般海员们在遇难前也会把遇难的原因和经过写进漂流瓶里,让别人知道。”

  休灵顿找了卷纸,把瓶子上的藻泥全部抹掉,见瓶子里并没有许愿砂,说道:“这应该不是许愿瓶,许愿瓶里面一般都会放有五色的许愿砂,或者至少应该放些海沙进去。”

  “那这是一个遇难瓶咯?”爱莉丝问。

  “也许是吧。”休灵顿把酒瓶上的软木塞捣烂,这木塞本就已经泡得像烂泥一样,轻轻捅就烂了。他把瓶子倒了倒,只把里面浸入的海水给倒掉了,纸卷却怎么也倒不出来,只好把瓶子敲碎,才拿到里面的小纸卷。

  纸卷呈老旧的黄色,上面还扎着一根小绳,休灵顿发现这纸卷被海水泡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被泡烂,原来是因为纸面上封了一层防水的鱼膜。这种鱼膜是取自一种海鱼内部的一层透明软皮,防水性非常好,海员们经常用它密封一些重要文件,是海船上通用的一种东西。

  休灵顿摊开纸卷看了一下,果然是一封遇难的信。

  ‘我们是从玛琳多亚港出发的船队,准备到各地去贩卖我们的货物。当我们航行到布纳尼沙海时遇到了大海难,海啸把我们船队的五艘船都打沉了,只剩下‘惊涛号’和‘海雅号’。后来‘惊涛号’货船也沉了,所有船员都在‘海雅号’上求生,食物很快就被吃完,只能依靠捕捉海鱼为食。后来我们发现我们迷航了,照着海仕图的航路航行了几个月,始终没有达到目地的,船上出现了另人恐怖的坏血病。没过多久船长也病死了,‘海雅号’由大副接手……’

  爱莉丝打断念信的休灵顿问:“大副是什么?”

  “大副简单来说就是第一副船长。”回答的是冰稚邪。

  “哦。”爱莉丝点了点头。

  ‘我们为死难的船长和海员进行了海葬,船员们都认为‘海雅号’陷入了幽灵海,只能永远迷失在这片海域,这让船上的士气更加低迷。过了几天大副决定不再按照海图航行,他决定一直向东走,可仍没有走出困境。在我写下这封信的时候,我依旧没有看到生存的希望,我不知道我们的命运将会如何,也许会在迷失的海洋上相继死去,也许大副会决定让我们与‘海雅号’一起葬身大海,所以我写下了这个漂流瓶,算是我们‘海雅号’全体海员的遗言吧……圣园历6647年7月,了望手西德·罗森。’

  爱莉丝听到最后,惊讶道:“6647年7月,离现在不是有几百年了吗?”

  冰稚邪道:“今天是圣园历7404年2月2号,这个漂流瓶已经有七百多年了。”

  休灵顿道:“而且信中所提到的布纳尼沙海域是主大陆西侧的海域,而我们现在处在主大陆东侧的海洋。如果说他们迷航后仍然在西海域的话,这个漂流瓶至少漂了几十万海里啊!”

  爱莉丝听得讶异不已,这个漂流瓶居然从大陆的另一边漂到了这边。

  冰稚邪道:“这个漂流瓶跟我们没多大关系,只要我们不像他们那样迷航就行了。”

  “嘿,你也说点好的行不行。”休灵顿不乐意的说了句,想着要是自己这伙人像‘海雅号’那样迷失是大海上,那可是生不如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生病、哀弱然后慢慢腐烂……

  冰稚邪休灵顿两人开工,把能够修理的地方修护了一下,然后便再次升空启航了。

  夜晚,无星,无法辩别方向,只好让‘和谐号’慢慢的飘行。三个各自坐在甲板上无话可说,都各自干着自己的事情。

  小耶克在爱莉丝的怀里撑了下懒腰,抖了抖身子。这个时候它刚刚睡醒,正是精神饱满的时候。它从爱莉丝身上蹿下来,发现肖克将军正坐着小板凳上喝着美味的麦啤酒,登时就来了气,显然还在为上次的事情记仇,跑过去就要欺负它。

  肖克将军看到耶克跑来,吓得嘎嘎大叫,抱着啤酒杯就逃,这些天它可被耶克欺负惨了。

  爱莉丝瞧着它俩一追一逐,也被逗乐了:“小耶克还挺记仇,都那么久的事情了,还记在心上。”

  肖克将军跑不过耶克,脑袋不停的被耶克手里的铁盘敲打,疼得它哇哇大哭。

  休灵顿叹了一声:“总算有人说话了,我都快闷死了。”他也知道了肖克将军和耶克之间发生的事情,笑道:“现在耶克一看见它喝酒就会生气,以后肖克将军得戒酒咯。”

  俗话说兔子急了也有火,肖克将军被铁盘打得昏头昏脑,耳朵里嗡嗡直响,一下子也火了起来,反身就是一个水魔法打在耶克身上。

  耶克追得正急,竟没避开,顿时就被冰冷的水魔法把它暖和和的皮毛淋了个透。这下它更生气了,扔下铁盘,跳到肖克将军身上就去咬。

  耶克的牙齿不大,但咬着也很疼,肖克将军围着爱莉丝的椅子哇哇大哭,不时还拉着爱莉丝的裙子求救。

  爱莉丝却不予帮助,反而哼哼道:“谁叫你每次喝醉了酒就捣乱,还把好几桶啤酒都弄脏了,让耶克教训教训你也是应该的。”

  冰稚邪看着这两个淘气的小妖精,不由想起了自己受伤,住在苏菲娜的学校宿舍时,见到的哥布林、派克和罗宾古得非罗。想着想着,脸上泛起了甜美的笑容。

  休灵顿和爱莉丝聊了一会儿,见冰稚邪的神情一反常态,问道:“喂,你在想什么呢,笑得那么暧昧?”

  冰稚邪回过神来,立刻敛住了神色:“没有。”又道:“我忽然想起了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爱莉丝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听到有故事她就来劲,尤其是师傅讲的故事。

  “是一个关于怪物漂流瓶的故事。”冰稚邪回忆了一下,开始说道:“传说在大海中漂着一个关着怪物的漂流瓶,孤单的漂着,曾经他可以离开瓶子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女孩。当他遇上女孩的那一刻就注定他要爱上她。他决定要给女孩幸福,直到女孩死去。有一天在无意中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其实女孩是为了得到他的力量才出现的,他狂奔到海边找到女孩问她:你爱我吗?你爱过我吗?女孩说;什么是爱?在一起就是爱吗?说完女孩拔剑刺向他的心脏,心碎的同时他看到女孩背对着他右手十指笔直的指向天空说:只有这样你才能永远记住我。说完女孩跳进了大海。他没有死以为女孩骗了他准备报复人类,在女孩的家乡他知道了女孩最后指向天空的意思,是我向上天起誓,今生今世,除了你我永不在爱。最后他才明白其实他早已爱上了女孩不是报恩,但是已经晚了,于是他把自己封在瓶子里在大海中永远陪着女孩。”

  冰稚邪虽然讲得简短,但爱莉丝感动不已,连泪儿都落下来了,抽泣着说道:“好感人的故事啊,我要是也像那女孩一样,有一个这么爱我的漂流瓶怪物就好了。”

  休灵顿道:“不就是一个故事,至于成这样吗?”

  爱莉丝打了他一下,泣道:“你是个大色鬼,心里只知道泡mm,怎么会知道什么叫爱情。”

  “我……我是色鬼?我……”休灵顿指着自己一时无法辩驳。

  “我你的头啊。”爱莉丝道:“这么浪漫感人的爱情故事,居然被你这样有龌龊思想的人听了,简单玷污了这个故事的纯洁。”

  “你……你……”休灵顿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爱莉丝满脸向往道:“这样至死不渝的爱情,希望我也能遇到。师傅,你说我跟你之间会不会有这样的爱情故事?”

  冰稚邪吓了一跳,赶紧挥手道;“不会,绝对不会。”

  休灵顿总算缓过了胸口的那口气,不敢再去招惹她,怕她再说出什么让自己吐血的话。其实休灵顿平实挺能言善辩的,只是一面对爱莉丝,就有了前事的心里阴影。不然他也不会凭他的花言巧语,三寸不烂之舌骗到那么多深闺怨妇、纯情少女,也不会骗了那么多富家子弟的冤枉钱。

  休灵顿上下打量着冰稚邪,像是看怪物一样。

  “干嘛?”冰稚邪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

  休灵顿道:“这不像平常的你啊,平时你只会说教。今天居然会讲爱情故事,真是奇迹。”

  “是啊师傅,爱莉丝也觉得很奇怪,你是不是想苏菲娜老师了?”爱莉丝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冰稚邪道。

  冰稚邪把头一偏,看向它处:“哪有,这个故事是我以前看书时看的。今天捡到漂流瓶,才想起有这个故事,顺便说了一下。”忽然又生气道:“你们要是觉得不好,以后我就不再讲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了。”

  爱莉丝忙挥手道:“没有没有,我喜欢听这种故事。师傅,你再多讲几个吧。”

  冰稚邪板着脸道:“没有了,我只看过这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