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华丽的拜访

第七百九十九章 华丽的拜访

  readx();  第七百九十九章华丽的拜访

  “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会这样?”香馥街上过往的贵族、仆佣们望着702号住宅前堵着的一群人,喧闹的吵叫声吵得旁边四邻都不耐烦了。

  “好像是华勒家。”

  “是啊,不知道怎么了,堵了这么多人。”

  “华勒家有人住了吗?我以为他们家没人了呢。”

  “嗯,我也是几个星期前听佣人说起才知道,听说是那个华勒.琳达回来了。”

  “那个变态的杀人女孩!!她为什么能住在这里,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来抓她?糟了,我们会不会有危险啊!”

  “别说这么多了,快走快走,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可怕。不知道这些人发什么神经,堵在他们家门口,万一那个女疯子再杀人就惨了。”

  几个贵妇们加快了脚步,赶紧离开了这块是非之地。

  屋里,琪瑞儿趴在窗口,看着下面的吵闹的人:“这些人干什么啊,没完没了的,吵得我看书都看不了了。”

  旁边,一张肥胖的大脸凑了过来:“嘿嘿,他们好像很喜欢主人,手上都举着主人的照片呢。”

  “喂喂,别靠我这么近,小心我又让你跳转圈舞。”琪瑞儿白了波洛一眼,咯咯笑道:“邪帝的魅力真的呀,简直就是人间的祸害。不过她也太招摇了吧,就算自己很幸福,也不用惹来这么多人堵在门口。”

  波恩叫道:“你看你看,他们好像要闯进来了,怎么办?”

  “还不快去挡住他们,别忘了这里是谁的家。”说话的不是琪瑞儿,而是她怀里的洋娃娃艾普莉。

  屋外,试图爬上窗户闯进来的几个人被波洛和波恩一手一个扔回去了。波恩手里拿着巨大的斩肉刀横在门前道:“这里是主人家,你们不能进去。”

  人群里有人喊道:“我们要见华勒.琳达,琳达快出来。”

  “对啊,我们都非常喜欢琳达,让她出来见见我们吧。”

  波洛背着巨大快餐叉道:“主人不在家,你们快离开,不要在这里吵了。不然的话,嗬嗬嗬嗬……”他脸上露出了十分奇怪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

  但人群并不肯这么轻易放弃,他们仍然堵在门口不肯离开。

  就在这时,街道上忽然有数百辆大马车行来。这些马车一路上纷纷扬扬洒着花瓣,不一会儿整条街上就铺上了厚厚的花之地毯。

  “哇噢,真华丽啊。”琪瑞儿看到这排场,眼前也为之一亮:“好气派啊,不知道又是哪一家的贵族少爷来了。”

  鲜花铺道,百车齐过,接着车队中一辆雪白的豪华马车缓缓的停在了华勒家的门前。这辆马车竟然通体是由白玉雕成的,洁白无暇几无一丝杂色。围在草坪上的上百人看了,也不由赞叹。

  “啧啧啧。”琪瑞儿摇头叹道:“这样的马车,就算是皇宫里也未必找得出一辆。”

  车队停住后,数十个战甲威武的私人卫士从车上下来,把草坪上的众人分开在两边。接着,十几个穿着白纱的清丽少女每个捧着一叠白绒似雪的毛皮地毯,从白玉马车一直铺到了华勒家大门的门口。

  波恩和波洛也看傻了:“哇,要接新娘吗?”

  车门轻开,一个服饰整洁又不失高贵优雅的蓝发男子走下了车。

  琪瑞儿道:“耶,还是个美男子啊,比今天早上来的那些家伙强多了。”

  优雅的男子直在雪白的地毯中间,两旁的少女提着花蓝纷纷洒起了花瓣。

  “在下,多米尼卡.亚丁,带着最诚至的心意,前来拜访华勒.琳达小姐。”他说着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放在胸前,微微弯腰,行了一礼。

  一时间吵闹的人竟没一个人说话,这种高贵,这样优雅的气质,无一不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如果此时此刻,在这蓝发男子面前的是任何一位少女,恐怕她的心都要蹦出来了。

  亚丁行着礼并没有动,他在等,等他希望的人来开门。

  连波恩看到这情景,也把刀收起来了,呵呵傻笑道:“你来得不巧,我家主人不在。”

  “是这样啊。”亚丁放下了礼仪动作,脸上略有一些失望,却没有过份失态,只是轻声问道:“我能问一下华勒小姐什么时候回来吗?”

  波恩的胖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一样:“不知道。”

  亚丁抬头看着黑漆的大门,想先进去坐一坐,却被旁边的波洛一下给拦住了。

  波洛道:“没有主人的命令,谁也不许进去。”

  亚丁没有生气,更没有让他手下的私人卫兵做出失礼的事情。

  波恩见他没走,问道:“你不离开吗?”

  亚丁道:“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我会在这里一直等华勒小姐回来。”他没有回马车,而是就这么站在雪白的地毯上等待,没有动怒,更没有一丝不快。

  医院里,擦过药膏的影看着艾米忙碌。

  艾米用毛巾擦干净手,从盒子里又拿出了七颗小黑石。她将七颗小黑石子捧在手心,心里头默念着魔语,一团淡淡的魔法光晕笼在了黑色的石头上,带着石头浮向了空中:“接下来我要给你做精神疗养,刚才涂抹的药膏会加强魔法的效果,你不要抗拒。”

  “嗯。”

  黑石浮起,手势变幻,一张法阵在黑石中结成,缓缓印向了影的头部。

  “呃啊……”影轻哼一声,脑中的痛楚再次随之而来。

  艾米说道:“不要用意识拒绝它,接受它。”

  影放弃抵抗的意识,随之一股柔和的力量涌入脑中,逐渐形成一片模糊的浑沌,顿时脑海中残留的精神创伤如枯火遇到雨露消失殆尽。

  艾米看到影舒展的眉头,露出了笑容:“舒服多了吧。”

  “嗯。”

  艾米道:“现在你可以休息了。有魔法的滋润,你脑海的疲劳和创伤会很快消褪。”

  影闭上了眼睛,不久就进入了梦乡。

  另一边。

  街道上冰稚邪摇摇晃晃,眼神迷离,直打哈欠。

  琳达问道:“怎么了?”

  冰稚邪拍了拍脸蛋道:“影在医院接受治疗,受的魔法有催眠的效果,连累我也受到影响了。”

  琳达道:“真不知道你们的一生双体是好还是不好。即然受到催眠的影响,不如回去再多睡会儿吧。”

  “不用。”冰稚邪道:“这点影响还不足以妨碍我办事。我做事情一向不喜欢拖沓,该做的事情就要尽快做完。”

  琳达道:“那我有什么能帮你的?”

  冰稚邪看着她。

  琳达道:“如果darling在做事,我闲着的话,会很不安的。”

  冰稚邪道:“也好,正好有事件还真要你帮忙不可。”

  “说吧。”

  冰稚邪道:“就是关于能进入天堂楼的方法,那个地方的制度太森严,想进去不容易。不过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

  琳达笑道:“darling都这么说了,我能说没有办法吗?进入天堂楼的办法对我来说并不难,你只管去做你的事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了。”

  冰稚邪道:“那我就不送你回去了,我们在这里分头行动。”

  “嗯,等等。”

  “什么?”

  琳达搂着他的脖子在他嘴上亲吻了一口,伸出戴着婚戒的手道:“我们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了。”

  冰稚邪笑了笑:“嗯。”

  辛得摩尔市远郊某条河边,瑞恩焦急不安的河滩上走来走去,回头看了一眼坐着石头上同伴道:“撒迦,你就不着急吗?”

  “着急有什么用,着急解决不了问题。年轻人你就是太心急了,遇事情要冷静,这是我的经验。”撒迦仍一动不动的坐在石头上,表情没有一点变化。

  瑞恩道:“那你倒是说说你的办法。现在罗尼斯副团长死了,整个铁血佣兵团可以说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有什么办法能帮副团长报仇?”

  撒迦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的办法就是离开。”

  “离开?”瑞恩道:“你是要逃避还是要放弃?你怕死了?”

  “是。”撒迦一点也没否认。

  瑞恩气道:“你还好意思说是。哼,我们铁血的人没有一个是怕死的,罗尼斯的仇不能不报,我看你是教会的经文念得太多了,把脑袋都念坏了吧!”

  “不是。”撒迦道:“我怕死正因为要给副团长报仇。对方能轻易将副团长杀死,以我们两个的能力根本不是对手,要想报仇只有等我们的能力变得更强以后才能办到。”

  瑞恩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我们在变强对方也会变强,到时候不等我们报仇,凶手恐怕早就已经老死了。”

  撒迦点了一下头:“那就最好。”

  “你还是怕死了!”瑞恩叫了起来。

  撒迦忽然站了起来。

  “你干嘛去?”瑞恩问。

  撒迦道:“报仇。”

  瑞恩一愣:“现在就去?”

  “现在就去。”撒迦走了几步回头看着他道:“你怕了?”

  “谁说我怕了!”瑞恩道:“但是你知道凶手是谁?”

  撒迦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报仇?”

  撒迦道:“不是你一直说要报仇吗?”

  “你……”

  撒迦道:“面对完全不知道的敌人,我们根本一点准备都没有,你认为这样的复仇能有几分把握?”

  “我……”瑞恩说不出话来。

  撒迦道:“要想为副团长、为铁血的死难弟兄复仇就得活下去,我们要是死了,就真没有人能替他们复仇了。”

  瑞恩咬着牙,过了一会儿道:“好吧,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撒迦道:“走,现在就走,走得越远越好。”

  “那凶手的身份呢?”瑞恩问。

  撒迦道:“这种事不急在这一儿,以后我们有的是事情调查。走吧。”

  就在这时,河岸对面的石块响了一下。

  瑞恩和撒迦顿时警觉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