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八百零一章 宝石区的贫民窟

第八百零一章 宝石区的贫民窟

  readx();  第八百零一章宝石区的贫民窟

  冰稚邪走在宝石区的贫民窟里,周围低矮的房屋比起光鲜城市显得破败。酷热让原来就糟糕的土石街道上变得更加毫无生气,这时候他们更愿意花上三、五银币买上几块冰晶石躲在屋子里吹冷气。

  屋角边,一棵枯老的大树被太阳晒得蔫了,刺耳的蝉鸣似在抗议这鬼天气。老树下摆着木支的霓虹招牌,天还没黑所以招牌上的晶石灯也没点亮,但招牌上的五彩大字隔得老远都能看得很清楚——‘happy发屋’。

  发屋的意思通常也等于妓院。仅管现在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但发屋门前的阴凉处仍站在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等着招揽顾客,所以冰稚邪从发屋前面路过时,就成了她们招揽的对象。

  “嘿小帅哥,要玩一玩吗?”金色卷发的女性抽着烟卷向他走来。

  “不用了。”冰稚邪加快了脚步,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另一个女的咯咯笑了:“你看你,把他吓走了。”

  贫民窟的小巷子密如蛛网,毫无规律可言,身在其中就像置身在迷宫里一样,很容易迷路。在这巷子里,一伙年轻的青年正聚在一起赌牌,他们一个个蹲在巷子的墙角边,也没有桌子板凳,仅仅是一张布垫就够他们开赌了。

  他们赌得不大,从他们跟前一把把的银币和破碎的魔晶石可以看得出来,偶尔可见银币中露出黄澄澄影子,还是崩了一角的半块金币。不过赌资不多,他们却赌得聚精会神,一个个手里拿着纸牌似在察颜观色,又似在分析眼前情势的利弊。

  冰稚邪悄悄来到他们身后,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不过这些人玩的什么,他一点也看不懂,纸牌这种游戏他并不太感兴趣。

  一局游戏很快就结束了,玩牌的几个家伙也注意到了旁边的人。一个红毛男子一边洗牌,一边向冰稚邪问道:“想玩几把么?玩的不大,五个银币一局。”

  冰稚邪道:“我想玩大一点的,而且不想玩这个。”

  “你想玩什么?”红毛男子问。

  “我想玩三星联盟。”

  三星联盟是一种六人玩的牌,每三个人结成联盟与对方对战。

  冰稚邪解下腰带上的钱袋扔在布摊上,袋子里的钱袋都散了出来。

  红毛男子见钱袋里装的全是金卷和魔晶币,声音都有些发抖了:“你……你想玩多大?”

  冰稚邪道:“一百金为底,十金一张牌。出‘龙王’底金加倍,出‘天使’牌金加两倍,出了‘龙王’‘天使’‘恶魔’后,所有金额再翻一倍。”

  赌牌的几个人都咽了一口唾沫,从地上站了起来。红毛男子道:“不好意思,我们玩不了这么大的。”

  “那就找能玩的来。”冰稚邪问道:“格兰登呢,他还住在这里吗?”

  红毛男子看着冰稚邪笑了:“你想找他赌?你知不知道他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赌徒,只要有他的赌局从来就没有输过。”

  冰稚邪笑道:“我知道,而且知道得很清楚。就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来找他,找他赌。”

  红毛男子问:“你认识他?”

  “认识。”

  红毛男子又问:“你是他的朋友?”

  冰稚邪道:“也许是吧。”说着左手轻抬,钱袋中一枚魔晶币飞到了手中,扔给了红毛男子:“带我去见他。”

  地窖,乌烟瘴气的地窖,昏暗的地窖里,几个赌徒正围着一张老木桌子赌博。这些人中有身披剑甲的剑客、枯瘦病痨的老头、美丽风骚的女人、年轻优雅的青年、棕色胡子的矮人还有一个背着沉重战斧的男子。这六个人玩的正是三星联盟的纸牌游戏,也是格兰登最爱玩的牌之一。

  红毛男子带着冰稚邪从地窖的木梯爬下来,顿时一股刺鼻的烟酒味道冲入脑中。红毛男子对这种味道很不习惯,用力在鼻子前扇了扇,但冰稚邪却并不在意,他看着在座的六人,除了格兰登以外,还有一个他认识的,或者说是他见过的人。这个人就是背着银色战斧的男子,他正是昨天在决斗场英雄战打败牛头兽人的人。

  “红毛猴子你来了。找我有事吗?”说话的是年轻男子,他并没有抬头看,红毛男子的咳嗽声音已经让他听出是谁来了

  红毛男子长着一头卷曲红色短发,脸上又有很多浓密的红色汗毛,咋一看就像一只红毛猴。他又咳了几声,捂着鼻子说道:“是这个人找你。”

  年轻男子这才肯抬起头,看到是冰稚邪,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见鬼了,你这家伙怎么来了!”

  冰稚邪道:“好久不见,不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吧。”

  格兰登全名叫雅克.克兰登,他一头金色短发,戴着黑色的边檐帽,蓝色眼眸,皮肤白皙,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的领巾,一套咖啡色休闲服,里面衬着白色的内衣。他道:“看到你就没好事,快走快走快走,我不想见到你。”

  冰稚邪笑道:“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离开。”

  “我就知道你是个无赖。该死的,今天没让老太婆给我占卜一下,难怪运气这么差。”格兰登咒骂着。

  “喂喂,该你出牌了。”剑客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

  格兰登扔下牌道:“算了算了不玩了,见到倒霉的人了还玩什么,这把全算我的。”

  “切!”剑客收拾起桌上的钱币,转头就离开了地窖。

  美丽女人呵呵笑道:“他好像输了不少,难怪这么生气。”

  格兰登道:“你呢?赢了很多吧。”

  “还行吧。”美丽女人走到他跟前抚着他下巴道:“记得今天晚上来找我,我在家里等你。”

  一转眼几个玩牌的人都走了,冰稚邪和格兰登也离开了地窖。

  格兰登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冰稚邪笑道:“我找你能有什么事?当然是来赌。”

  “我不跟你赌。”格兰登说得很简洁。

  走在旁边的红毛猴愣了一下。

  冰稚邪哈哈笑道:“一向嗜赌如命的格兰登居然会拒赌,真是奇了。”

  格兰登道:“你要赌就来赌牌、赌色子、赌棋什么的都行。”

  冰稚邪摇了摇手道:“那些我不来,我玩牌的技术就跟一个初级学生差不多。”

  格兰登嘿了一声道:“你要不来这些就不要跟我赌,跟你赌那些乱七八糟的,我迟早会上你的当。”

  红毛猴越听越奇,听他的话似乎跟这名白发少年赌过,而且好像还输了。

  冰稚邪道:“赌博本来就是智慧的较量,不是吗?我记得这句话好像还是你说的。”

  格兰登道:“你是想间接说我智商不高吗?你要这么说我就承认,反正我就是不跟你赌。上次我一时上当跟你赌数蚂蚁,结果输得我连命都差点没了,这回我绝不上你的当。”

  红毛猴心想数蚂蚁是怎么个赌法,又怎么会输得连命都没了。

  冰稚邪将钱袋扔给格兰登道:“这里是一万五千金币……不对,应该是一万四千九百金币,跟我赌这一局,不管是输是赢这些钱都是你的。”

  格兰登问道:“要是输了或者赢了呢?”

  冰稚邪道:“你赢了再加五万,输了就帮我一个忙。”

  “我就知道。”

  冰稚邪道:“你要是不敢跟我赌,就在自己身上挂一块牌子,上面写上‘我是赌徒的耻辱’,然后从此戒赌。”

  格兰登叫了起来:“你开什么玩笑!”

  冰稚邪道:“那就跟我赌啊,没信心吗?”

  “世界上就没有我不敢赌的赌局!”格兰登掂了掂钱袋,已有些心动,赌博对他来说是一种爱好、兴趣,也是一种刺激和挑战:“好,我跟你赌了,不过赌什么,怎么赌得由我来订。”

  冰稚邪笑道:“上次数蚂蚁不就是你订的吗?”

  “你……”

  冰稚邪道:“只要不是赌牌、赌棋什么的都行。”

  “哼,这次你输定了。”格兰登看了一下周围,心里头有了主意,他笑道:“这里是个十字路口,平时这个时候这里很少有人经过,我就跟你赌第一个经过这个十字路口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哦,这倒像是一个很公平的游戏。”冰稚邪道。

  红毛猴道:“的确很公平,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只有50%的机率,你们各选一项,赌得就是各自的运气。”

  冰稚邪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十字路口,便问道:“那谁先选?”

  格兰登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我先选,你会觉得不公平。这样吧,我们把选择权交给金币来决定。”

  “又是猜?”

  格兰登抛起金币压在手上,问道:“猜正反,同样是50%的机率,怎么样?”

  冰稚邪摇了摇头:“不怎么样。你抛金币我能猜得中吗?像你这样的赌徒要决定金币的正反很容易。”

  格兰登道:“那把金币交给他来抛吧。”

  冰稚邪没说话。

  “费索,你来扔金币。”

  红毛猴费索将金币高高抛起,压在了手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