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沼泽伏击

第八百三十四章 沼泽伏击

  第八百三十四章沼泽伏击

  (这一卷出场的新人物比较多,但这些人物都是后面会用到的,包括第一卷以及其它各卷提到或露面的人物,大部份以后都会用到。)

  入夜,鹰狮军军营王帐之内,库利扎里德正倚在铺着兽皮毛毯的沙发上闭目休息。

  帐外白袍祭司杰格缓缓来到:“王。”

  库利扎里德一睁眼:“进来吧。”

  杰格举起推起魔法,穿过王帐的保护阵法进入帐中:“王,有新消息。”说着从口袋中拿出一封用魔法禁封的玉纸信件交到库利扎里德手中。

  玉纸是用一种极为珍希的虫壳制造的特殊纸张,专门用于封藏极为机密的信件。

  库利扎里德伸手道:“拿印来。”

  格从书桌上的一个宝盒中,拿出一枚奇特漂亮的宝石刻印。

  库利扎里德拿起宝石刻印,用力压在了信封的封背,只见宝石刻印在信封上留下由特殊魔法禁印环绕的四个奇特的古代魔法文字。接着这个魔法禁印与信封上的禁封同时感应,泛起暗银色的龟裂光芒,禁封顿时解除,玉纸灰化,露出封藏在里面的信笺。

  库利扎里德看完之后,手中霸气微微一动,信纸瞬间被气化,问道:“除了这件事,还有其它的事情吗?”

  杰格道:“最近首都的官员似乎有些不太平静,对王驾亲征的事有些不好的议论。”

  利扎里德不屑的轻笑:“我一不在,他们就燥动了吗?”

  “王,这些人要除掉吗?”

  “不急。”库利扎里德道:“等这次征战结束,再来收拾这些对我不满的人。魔法南方的战况怎么样?”

  杰格道:“消息说圣比克亚的战况颇为不利,自从‘无尽天堑’大举反击之后,圣比克亚一直处于败多胜少的状态,而魔月的攻势则十分强烈。”

  “嗯,看来那一役让弗里德手下军队伤得重了。”

  杰格又道:“不过圣比克亚方面已有再次援军的动作,而且据情报得知,圣比克亚的亲王扎尔博格一直有意动用禁制魔法。”

  库利扎里德道:“圣比克亚加强兵力,只会让这场战争不断扩大,这样的结果对我们有利,也正是我所期待的。而扎尔博格又动用禁制魔法的想法更好,末日审判一但动用,只会让这两个世界超级强国进入空前决战的时刻。到时候战争就不是眼前的小打小闹了,两国在职或者隐藏的八阶职业者,恐怕就会全面出动。”

  “这样的战争一但开启,将是毁灭性的。”杰格疑惑道:“不过我不明白,扎尔博格为什么极力要动用禁止魔法?”

  “这很简单。”库利扎里德道:“他要篡位,不但需要势力,还需要一个理由。在现任国王在位期间动用禁止魔法,这样的罪恶拉达特需要负全责,到时他就有十足的借口愚弄民意,推翻拉达特的政权。”

  杰格惊道:“但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库利扎里德握起拳头道:“想要握住权力,就要不择手段,当权者手握自己的利益,无数的牺牲与死亡根本不在眼里。这个悲哀的世界,没有力量的人只会被贱踏,而掌权的人可以在杀戮之后,用一个美丽的谎言来粉饰自己的罪恶,这就是现实的悲剧。”

  “那王你呢?”

  库利扎里德一挥手:“毁灭与手段只是一个过程,只有经历罪恶的洗涤,才能涎生出新的王权。毁灭污秽的过去,经历残酷的现在,才能开创全新的未来呀。这或许就是创世者的意义。”

  ……

  同样是在这个夜晚,在魔月南方的另一片战场上,烽火征战仍在继续。

  魔月军官脚踏在兽尸上,军刀前指,身上数百上千的士兵魔兽喊杀着追敌:“杀上去,别让给敌人逃命的机会。”

  而前面就是狼狈逃蹿的残兵。

  “撤,快撤,快快快,撤过前面那片沼泽就安全了。”

  放脚奔逃,已顾不了身边的战友,只想着跑过沼泽,自己就安全了。

  而山峰上,一双冷眸的红眼注视着战场上的变化,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看不出他现在的想法与喜怒哀乐。

  “这一战配合裘达将军在这里设伏真的有效。哈哈少尉,你以500兵力击败两千敌人,又要立功了。”比莫耶身后,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士兵高兴笑道。

  比莫耶站在山头冷冷说道:“连续几次战败,格尼斯已经心急了,这次裘达将军yin*军敌出战,我猜格尼斯一定会轻兵从沼泽小路抄袭。这一次敌人两千轻兵能来却不能回去了”

  沼泽中,敌人残余士兵正在沿路奔逃,忽然四周泥潭里泛起异样光芒。

  “有埋伏。”惊呼声中,只见泥沼上现出巨大的魔法光阵,卷起的毒雾吸入每一名敌人之中:“不好,是毒雾”话音未落,上百只水桶大小的沼泽毒蛙从潜行的泥沼里跳了起来,嘴含着毒焰碧绿的火球吐向敌人。接着沼泽前方射手、法师,三层阻隔出现,虽然只有150人,但配合毒蛙攻击,敌人残军顿时一片混乱。

  “怎么回事,之前穿过这里的时候明明没有伏兵。”敌人惊惶的叫喊透露出此时的恐惧与绝望。

  “之前是放你们通过。”伊琳娜穿着一身冰蓝劲装,背上背着一把红色大弓,出现在伏击的弓、法队伍当中:“现在是阻挡你们逃命的活路。红月天弓,让你们一尝北风的厉害”搭弓上箭,华丽如玉的红色弓身上现出数十条白色冰线,只见箭枕处慢慢汇聚周围冰雪元素。一箭射出,强裂寒风顿时汹涌,地面随着飞箭经过之处一路冰封,箭未至,如冰如刀的寒冷北风已吹得几百敌军睁不开眼,箭穿过,十几名敌兵瞬间冰粉碎裂。

  在后面敌人后面驱赶追来的维恩和洛感受到这股冰冷寒风,脸上也不由得变了颜色:“哇这把弓的威力好可怕。”

  “那还用说。厄休拉说红月天弓是帝都皇宫收藏的宝物,威力当然可怕。没想到国王会因两个月前立功的那件事再次奖励,居然把红月天弓赠给了她。唉,这回我们两个又要在她面前抬不起头了。”维恩满是哀怨。

  “你是你,我可不会,我手上有魔缨呢。”

  “切,你们两个真让人不爽。不过,刚才伊琳娜的出场造型真酷,原来她还有这么迷人的时候。”

  洛一拍他脑袋上的头盔:“发呆什么呢,有敌人冲出阵了。”

  “哼,你有魔缨,我还有逆戟呢。”维恩横握逆戟刀直杀跑出毒阵的敌人,同时身畔爆炎角魔跃上半空,爆起熊熊火焰。

  伊琳娜一箭射出之后,整个人几乎脱力了,撑着双腿不停喘着香息:“真……真吃力,这一箭都快把我体内魔力抽干了,以后再也不敢用这么大力了。不过这把弓还真好用,不愧是国王赠予的宝物。”

  “伊琳娜队长,你没事吧。”

  伊琳娜摇了摇头:“我没事,别管我,快射天上的,别让他们逃走一个。”

  片刻之间,中毒的敌人已口吐黑色,虽然行军一般都随身带有解毒的药剂,但也挽救不了现在的劣势。

  “快,全都飞上天空”

  “可是空中也有敌人啊。”

  “不管那么多了。”混乱的言语让圣比克亚士兵的逃蹿变得肓目,四散的溃逃成了空中一百名魔月空骑阻杀的目标。

  “一个也别想从中空逃走。”洛纵身飞上幻流狮,与天空上的一百魔月空骑战在一起。先后经历了两次埋伏的圣比克亚残兵,立时陷入前后天地以及魔法阵的多面包围之中。

  山上,比莫耶身边士官道:“看来战况已定,不过敌人太多难免会有敌人逃跑。”

  “逃就逃吧,这一战本来也只是伏击他们。”比莫耶脚步空踏,纵身飞向战场。

  战后。

  “哇哈哈,太过瘾了,打了几个月的仗,这次伏击是打得最爽的一次。”维恩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开怀大笑。

  “可惜的是仍然跑了不少敌人。”

  维恩摆手道:“只要打胜仗就好了。咦,伊琳娜你来了,快把你的弓借我看看。”看到伊琳娜来,维恩忙跑上前要看弓。

  “是啊是啊,让我们也看看。”不少士兵也围了上来,要一睹宝弓的光采。

  伊琳娜见有这么多人羡慕,颇有些得意:“看看可以,千万别把它弄坏了。”

  “当然当然,怎么会呢。”众人捧着1.5米长的红玉大弓,看着弓上各个精美的部件与饰物:“哇,这就是红月天弓啊,真酷。”

  “国王御赐的,我要是也有一把就好了。”

  “咦伊琳娜,这把弓明明是红色的,为什么刚刚射出的箭是冰箭。”

  “嘿,我知道。”伊琳娜还没说话,就有人抢道:“我曾在宝物小物咨询过所有有名的弓弩,这把红月天弓又名北风,是世界上有名的十把风之弓之一。上面像玉一样润泽的红浆,只是制造这把弓时用到的源料之一,与弓的属性无关,这把弓本来就是寒冰属性,所以才叫北风。”

  有士兵道:“不过伊琳娜你不是光属性的骑士吗?”

  “有什么关系。”伊琳娜抢回弓道:“就算属性不配,这把红月天弓也是我最重要的宝弓,我一定要用它一辈子。或者我改修冰骑士算了,反正我还年轻,呵呵。”

  “不要聊了。”比莫耶走来道:“现在还在野外,快点打扫战场离开吧。”

  “是。”

  围在一起的士兵赶紧散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