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九百一十一章 帝魁的动作与扎尔博格的应对

第九百一十一章 帝魁的动作与扎尔博格的应对

  战争的号角]第九百一十一章帝魁的动作与扎尔博格的应对

  第九百一十一章帝魁的动作与扎尔博格的应对

  “现在,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了,请你们屡行承诺放了我和我儿子吧。”艾温.布提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底气,语气近乎恳求。

  阴影中的帝魁道:“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你让我放过你,我答应了你,所以我绝不会为难你。但是……但是除我以外的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啊,你……”

  伊娜妮迦笑道:“愚蠢的男人,你做为一个商人的精明都忘了吗?现在你的筹码已经换得了相应的条件,但这是你跟他之间的交换,不是我的。所以,把他们带下去,好好看管起来。”

  布提惊怒不已,冲着伊娜妮迦和帝魁不停的叫道:“你怎么能这样,你们怎么能这样~”

  王殿里的部属将艾温.布提和他的儿子带走了。

  帝魁道:“这个人暂时还不能死,在确定他所说的是真话之前,要留下退路。切曼.霍因海姆吗?嗯,最近王都倒是听到不少关系他的消息。”

  伊娜妮迦道:“切曼的家应该很好找,今天晚上我就派人去打探一下。”

  “让去的人小心一点,这个人必竟曾是银煌军的长官,在没弄清楚情况之前,不要打草惊蛇。”

  “知道。”

  “万眼石的下落已有所眉目,另外一件事情也可以着手进行了。”

  伊娜妮迦道:“阿尔伯特那边早就有所准备,随时都可以进行,帝魁,要不要叫他过来?”

  “不用,你派人通知他就可以了。”帝魁说着呻吟了一声。

  “帝魁。”

  帝魁闭上了眼睛:“感觉又加剧了,叫那几个人来吧。你可以下去了,我要休息了。”

  飞龙三区,华勒.琳达家。

  “琳达,我回来了。”冰稚邪用钥匙打开房门,迎面琳达拥了过来。冰稚邪在她嘴唇上吻了一下:“抱歉,我回来晚了。”

  “没关系,快进来吧。”

  冰稚邪解下外套走进屋,接过琳达端过来的冰水喝了一大口。

  琳达问道:“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冰稚邪道:“那个剥皮的老太婆比我想的要厉害,不但傀儡很多,而且还有一只很厉害的魔兽守护,治安所加上卫戍军几千人也没抓到她,最后被人救走了。”

  “心灵系的高手倒是少见。”琳达问道:“dar1ing吃饭了吗?”

  冰稚邪笑道:“没,特意回来吃你煮的东西。”

  “嗯,那你等着,我马上去弄,我们两个一起吃。”

  “你也没吃吗?”

  琳达笑了笑。

  时间已经晚上九多点了,窗外已渐渐成了一片暗幕。冰稚邪坐在餐桌前,享用着妻子琳达烹制的晚餐。

  三文鱼刺身、红酒蒜香小猪排、扬枝甘露慕丝饼,当然,还有琳达最喜欢的奶油蘑菇汤和蘑菇酱拌墨汁面。食物虽然多,但量不多,刚好能吃到刚刚饱。

  “琪瑞尔还没回来吗?”冰稚邪切着小猪排问道。

  “没有,怎么?”

  “没事。”冰稚邪吃着酒汁浸制的猪排,不住的点头:“嗯,真不错,能每天吃到这样的食物真是幸福,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做食物的人。”

  “呵呵,肉麻。”琳达嘴上在说肉麻,脸上的笑容别提有多开心了。

  冰稚邪又吃了一口酱拌面,忽然脑袋恍惚一晕,不由得用手撑住了额头。

  琳达紧张道:“怎么了?又作了?”

  “不是。”冰稚邪撑着额头道:“影那个家伙正在酒吧里喝多了,害得我也头晕了。”

  “哼”

  冰稚邪知道她和影傍晚的事情,说道:“当时决定吸收龙零.影的人是我,会弄到今天这一步,不能怪他。”

  “我知道。”琳达黯然的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他,但是……但是我能怪你吗?让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我心里有多么难受,我总得找一个人泄心里的委屈吧。”

  冰稚邪说不出话来。

  琳达又苦涩的笑道:“dar1ing我们不说这个了,开心的吃晚餐好吗?”

  冰稚邪除了不再说,还能怎样?

  扎尔博格,王爵官邸,邱琳、格兰切尔、特洛萨等几位扎尔博格的心腹大臣都在。

  格兰切尔问道:“王爵大人,这个时候叫我们来,有什么事?”

  扎尔博格道:“我怀疑南方奎克三省的总督莫尼卡在勾结国王,意图对我们不利。”

  “莫尼卡大公?”格兰切尔惊道:“王爵你的消息是否属实?”

  “虽然是猜测,但可以肯定。”

  格兰切尔道:“王爵大人,这可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啊。早在帝国改制完成统一之前,莫尼卡世族就一直奎克公国的大公。后来圣比克亚之战爆,奎克公国响影中央政fǔ的领导,并动其影响力帮助帝国政fǔ完成统一之战。之后,南方的塔库尔蛮族爆起义,奎克几任大公帮助平叛,先后两名大公死在平叛之战,后来又积极参加帝国几次重要的拓疆之战,这才有了圣比克亚帝国的今天。那时帝国国王为了表彰和感念莫尼卡家族对帝国政fǔ的功绩,虽然取消了公国地位,但却仍让莫尼卡家族保留并世袭了大公的头爵,让他们世代在奎克省担任高官。这件事虽然有一千多年过去了,但莫尼卡家族在南方的地位和影响力,仍然是不可取代的,他要是站出来与王爵你作对,这将会引不可预料的事情啊。”

  “这正是我担心的。”扎尔博格说道:“莫尼卡虽然世代在奎克省享有高位,但心里早就有想法想染指帝国中央的核心权力。用借口来针对我,无疑对他来说是个很好的契机。”

  “事情真有这么严重吗?”身为文职官员的特洛萨显然还没有想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说道:“莫尼卡虽然有大公身份地位显赫,但他只是奎克三省的总督,所辖兵权也不过就是三省官兵。而王爵大人你现在节制着帝国过三分之一的军队,而且可以通过中央政权,以帝国名义调动其他部队,一个小小的莫尼卡总督又能算得了什么。”

  “多米尼卡,这你就不懂了。”格兰切尔道:“莫尼卡对帝国来说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他一人之力是不算什么。但他要是公开表示对王爵不满,我担心其他各势力也会产生连锁反映。不仅是这样,别忘了莫尼卡所辖三省的范围,其中就包括了部份雨林荒地。据我了解,暗武侯炎龙在雨林荒地这段其间,莫尼卡对他多有帮助,而且莫尼卡真有所动作,不管是治政手段还是武力进逼,都极有可能寻求暗武侯帮助。仅管我认为暗武侯跟莫尼卡只能算得上是工作关系,并不会真在这件事上帮他,但不排除这个万一。”

  说到暗武侯,房间里一时没人说话了。无疑‘暗武侯’三个字在圣比克亚有相当的威慑力,尤其是对王都的官员,简直对他是噤若寒蝉。

  过了一会儿,邱琳说道:“我也认为暗武侯会因此卷入王都纷争的可能性不大,他对国王的不满绝不会因这些原因而对拉达特有所帮助。”

  “就算这样,也还是要小心。”扎尔博格道:“将来不管莫尼卡是用武力手段还是政治攻势来针对我,我们都要做好准备。一场有硝烟或者没有硝烟的战争,正义性和合法性都非常重要。特洛萨、邱琳,你们一个是司法部的大臣,一个是内务大臣,在将来针对莫尼卡的正义性和合法性方面,必须有妥善的应对策略,务必要让他处在不正义且非法的舆论当中。”

  “是,我们知道,一定会做好准备的。”

  扎尔博格又道:“另外,光做好舆论打击还不行,我们必须在军事应对方面也要抢先一步。格兰切尔,你在官场上交友广阔,消息来源灵通,务必让你的那些好朋友注意莫尼卡的一举一动,如有异动,我们要做好先制人的打算,绝不对让莫尼卡的声形在帝国扩张开来。”

  “我明白,这一点我会去做的。”

  “至于其他人,注意留意其余各势力的动向,阻断他们与莫尼卡之间的联系也是关键。”

  “是,我们一定会办好的。王爵大人,我们先离开了。”

  扎尔博格挥了一下手:“去吧。”

  ……

  辛得摩尔城西一百多公里外。

  “梅琳座。”

  树林里梅琳见其他人已避开一旁,只有嗜血恶魔在跟前。潘妮尔便问道:“他们也是组织的成员吗?”

  “有两个跟我一样是一同加入组织的,其余人也是可以信得过的人。”嗜血恶魔说道:“牧1在知道治安所与卫戍军在西郊对座进行搜捕后,就立刻派我们进来接应救援,没想到还是差一点让座大人受困了。”

  ……

  (注:1牧、我这里新增了一个单位‘牧’用来代替组织三十六头目的称呼。原本牧是东正教的最高教职。东正教在历史上从未有过统一的中心和脑,在拜占庭亡之前,该教的宗教日常事务由君士坦丁堡牧区、亚历山大牧区、安提阿牧区、耶路撒冷牧区的四大牧共同管理。在各自主教会成立之后,君士坦丁堡牧名义上具有席地位。东正教的宗座称为牧。名义上君士坦丁堡(即今伊斯坦布尔)大牧处于席地位,但实际上莫斯科大牧、耶路撒冷大牧、安提阿大牧、亚力山大里亚大牧并不受其节制,而且这些大牧对非本国的正教会辖区的影响也很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