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九百三十六章 影对冰稚邪的恨

第九百三十六章 影对冰稚邪的恨

  战争的号角]第九百三十六章影对冰稚邪的恨

  第九百三十六章影对冰稚邪的恨

  天色渐黑,琳达正在家里休憩,冰稚邪放下手中书册问道:“今天还好没看到琪瑞儿。”

  “她从昨天出去就没再回来。”

  “哦?”冰稚邪想起昨天在西郊见到琪瑞尔的情景,心道:“幼帝琪瑞尔似乎对剥皮老妇的事情很关注,难道她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吗?”

  “dar1ing,你在想什么呢?”琳达问。

  “没有。今天下午你好像买了不少水果。”

  “嗯。”琳达笑道:“想尝尝?那我去切两份。”她从沙上跳起来,一溜跑向了厨房。

  这时屋子的房门打开了,冰稚邪心知是影回来了,脸色顿时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你生气吗?”人还没见,影的声音就已传来,小厅门前,影看到冰稚邪不悦的神态,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冰稚邪问,质问。

  影轻蔑的笑了:“喔!你想过问我的事情了吗?”

  冰稚邪凝起了眉头:“你明明不是真心喜欢她,为什么还要……”

  “玩玩嘛,有什么关系。”

  “你……”

  “愤怒了吗?”影道:“该愤怒的人是我吧?而且我的私生活跟你有什么关系。”

  冰稚邪道:“但是你这么做,会伤害到别人!”

  影笑了:“受伤害的人只要不是我就可以了,别人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王八蛋!”冰稚邪飞身过去,一招冰魔法打了出来。但影与他心意相通,早有所料,转身一避,便轻松躲过。

  影冷着声道:“哼,什么时候你也开始自我标榜为道德的典范了?想动手教训我?你还没这个资格!”

  “你的行为简直无耻!”

  “无耻又怎么样?”影走到沙前毫不在意的坐下道:“难道你的行为比我高尚很多吗?在王都这样的堕落都市里,玩几个女孩算什么,你是有一个上等的琳达陪在身边了,我找几个下等货就不行吗?”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小厅外传来:“你们在说什么?”端着果盘的琳达站在门前看着他们两人。

  影仍是不以为意,轻笑道:“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我找了一个女孩上床。那感觉还真不错,是不是西莱斯特.冰稚邪?”

  琳达目光一寒,身影瞬动之间,刀锋已临影的面前。但影也反应极快,飘忽的身影,两人在狭小的房间里展开急奏的变幻。

  “住手!”影急喊一声,镰刀的锋尖已在他脸上留下一道线小的伤痕,他摸了摸脸上的血迹道:“动手之前你最好先想清楚一点,你杀的可不止是我一个人。”

  冰稚邪的脸上也留下了血。

  琳达虽已住手,但眼中炽炙的怒意仍未消除。

  影不慌不忙的找到纸巾,擦到脸上和手上的血污说道:“琳达,不对,应该喊你华勒小姐,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成一个陌生人,就希望你能做得彻底一点。我做什么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琳达用镰刀指着影:“你敢威胁我!”

  “是,那又怎么样。”影注视着琳达的目光,迎着她手中的镰锋向前走了一步,锋刃顿时划开了他的脖子。

  琳达一惊,赶紧将武器收了回来。

  “你怕了?”影笑着道:“我可不怕。”他任凭脖子上的伤口不断的流血,神情之间竟是对自己生命的不屑。

  琳达愤怒的握着镰刀刀柄,但此时此刻她却只能毫无办法的看着影的恣意。一个连自己生命都看得如此轻贱的人,别人对他也就没有办法。

  “你不在意自己的生命,我还在意。”冰稚邪走上前,将琳达拉到了自己身边。

  影笑道:“懂得珍惜就好,我也不希望自己过早的死去,就算只有几年的时间,我也想活得有趣一点。所以你最好劝劝你的妻子,让她不要随意对我动手。”

  冰稚邪看着他,眼中露出百般滋味。

  “你后悔了?后悔使用龙零.影的力量了?”影笑着道:“你再后悔也没有用,你已经将我从你的生命中唤醒,就注定你我会一起走向毁灭。”

  冰稚邪沉声道:“你的废话说够了没有!你回来只是想向我们表示你不受威胁吗?”

  “回来?呵,这个词用得很好,原来这里也是我的家吗?”影看着房间里的种种,又看着琳达道:“这房子虽然不怎么样,但人却很好不是吗?你们夫妻每天晚上快乐的时候,我也很享受。每天早上起来看到人,就好像昨天晚上跟我睡在一起一样。当然如果你不想我打扰你们,我也可以离开,那样每天晚上我身边睡着的,是一个真实的女人。”

  面对影的挑衅,恨极的琳达反而恢复了冷静,转身上了楼去,屋子里只剩下冰与影的对峙。

  看着冰稚邪,影眼中的得意逐渐露出了异样的目光,有憎恨、有怨毒,但更多的却是……

  面对影的目光,冰稚邪心中却起了几分同情,不免叹息了一声:“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你刚才说的话,明明不是你想说的。”

  影突然歇斯底里的咆哮了起来:“你在怜悯我吗?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怜悯,这也是你最憎恨的事!”

  冰稚邪说不出话,因为他明白影心中所想,也明白影心中的感受,更明白影心中的一切,所以他只有无言以对,无活可说。面对影心中的事,他什么也做不到,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然的离开。

  ……

  天已黑,夜色降临,扎尔博格的相官邸内,格兰切尔.帕诺塔正在与亲王谈话。

  扎尔博格难得清闲的躺在椅子上,品尝着咖啡问道:“帕诺塔,今天一天怎么也没看到你啊。”

  帕诺塔站在一旁道:“亲王,我去为你办一件事去了。”

  “为我办一件事。什么事?”

  帕诺塔道:“我知道亲王心里一直在意‘掌控之符’的事情,为此还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所以我想为亲王尽一点力,把‘掌控之符’从国王手中弄来。”

  “哦!”扎尔博格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坐椅子上坐了起来:“你有什么方法能让拉达特将‘掌控之符’交出来?”

  “这个嘛……”帕诺塔道:“请相亲王允许我暂时不透露这件事,因为这件事能不能成功还不一定,等‘掌控之符’真正到手之后,我在向亲王详细说明其中经过。”

  扎尔博格眼中露出了笑意:“也好,对我来说事情过程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我相信你的办事能力,比起特洛萨来,你的脑袋里总是能想到更多的主意。”

  帕诺塔笑了笑,道:“另外昨天晚上生的事我也听说了。”

  “嗯,敢骂我的人死了,雷蒙德也死了。”

  帕诺塔道:“我之前听特洛萨说,杀死雷蒙德的人与亲王幕后之人有关。”

  “就是现在正被治安所通缉的史密斯.梅琳。”

  帕诺塔问道:“这件事亲王打算怎么处理?”

  扎尔博格说道:“这事已经无可避免,我和史密斯.梅琳之间的关系是不可能摆脱的。”

  帕诺塔道:“这样一来,亲王不是要正面面对与暗武侯炎龙的冲突?”

  “就算这样,也没办法。”扎尔博格反问:“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帕诺塔想了想,摇头道:“暂时想不到什么办法,暗武侯这个人的性格亲王很了解,对于雷蒙德的死,他一定不会轻易的了结。最好的办法,也只有调动我们的势力,全面来应对他了。”

  帕诺塔又说道:“还有一件事亲王应该也听说了吧,就是今天早上生在皇后区的凶杀案。”

  “我听说了,皇家学院的一位导师被人杀害,家里的一件宝物被人夺路。听说案件的凶手是恩格塔学院的老师,不过是一起杀人夺宝的案子,你认为有什么不寻常吗?”扎尔博格说。

  帕诺塔道:“这件事恐怕确实有点不寻常。”

  “嗯?你对事件一向很敏锐,说说。”

  帕诺塔道:“我也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以皇家学院导师的身份、地位和实力,一般的小强盗小毛贼是不敢打他们的主意的。”

  扎尔博格道:“小毛贼不敢,不表代那些大强盗不敢。在世界各国,生这样的事还少吗?当年狮心亲王的案子不也生了吗?”

  帕诺塔道:“有实力的人当然有胆量做这件事,但这些人多少也会顾忌到面对圣比克亚政fǔ的下场。而且亲王你别忘了,这名凶手可是在恩格塔学院授任多年的老师啊。虽然说的确有见财起意的嫌疑,但我总觉得这其中恐怕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

  帕诺塔道:“据我了解,在王都之中有不少隐暗的势力存在,这些势力平时都隐藏在台面下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有些势力猖狂的,已经渗透政fǔ,替他们行使一些政权。”

  “哦!”扎尔博格道:“这些势力竟有这么大能耐?”

  帕诺塔道:“亲王久居高位,忙于政务可能没现,但我却是知道得很清楚。我想说亲王最近一直关注国内各势力的变化,但潜在这股暗势力,也要有所注意啊。”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