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龙零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算计的真相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算计的真相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皇宫里闹了起来。

  “嗯,怎么回事?”随着闹的动静越来越大,拉达特的酒意渐渐退去,看到皇宫中似乎传来了宣闹之声,已知道不对,立刻惊醒起来。

  “陛下,似乎有人在硬闯皇宫。”霍尔斯看见远处有魔法战斗的光芒,必然是发生要紧的事了,立刻将拉达特护在身后。

  “一定是扎尔博格,一定是他。”拉达特惊慌起来,连连问道:“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呀?”

  霍尔斯道:“陛下不用慌,这里是皇宫,周围都是我们的侍卫,还有黑晶城的机关,我们先退到安全的地方去,看看情况再说。”

  “对对对,这里是皇宫,是我的地方。”拉达特一时的慌乱之后,随后马上冷静起来:“哼,扎尔博格敢派人来皇宫行刺是自寻死路,去最近的宫殿,那里有魔法机关。”

  霍尔斯连同几名近卫立刻护着国王向宫殿方向走,可没走多久,前面也闹了起来,只见打斗的光芒越来越近,很快霍尔斯便看清打斗的人中有比蒙和怒迦。

  比蒙和怒迦也发现了国王,两人立刻合力击退刺客,立刻退到国王身边道:“陛下,皇宫里潜进来一批刺客,我们离开时正巧撞上了他们,现在参加舞会的人已经和他们打起来了。”

  拉达特说:“是扎尔博格的人,你们来得正好,快保护我。有你们在我就放心了。”

  怒迦道:“可是我们都没带兵器,那些刺客很有些实力。”

  拉达特说:“没关系,先躲进宫殿,那里有机关。”

  怒迦马上道:“不行,我们刚从那边过来,那边有很多人在厮杀,怕不安全。”

  拉达特看到不太远处确实有打斗的声音,而且各种凶恶魔兽的咆哮也不绝于耳。

  怒迦又道:“去王殿吧,那边好像还没有打斗的迹象。”

  王殿在整个皇宫的靠中心区域,目前的打斗都在偏外围的地方。他们现在弄不清楚刺客的具体情况。到底来了多少人,但中心区域还是安全的。拉达特本来正要去王殿,而且那里更安全,现在已经不远了。几人立刻护送国王向王殿方向走。

  王殿并不是议政殿。议政殿是每天大臣们朝见。议论政事的地方,而王殿是举行大型国政会的所在,是整个皇宫的最高象征。

  拉达特在众人的保护下向王殿一路疾奔。自从上次皇宫行刺。发生了黑羽营烈影的事件之后,拉达特对身边的人一直非常警惕,除了霍尔斯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人,怒迦与比蒙都是被扎尔博格构害入狱的,心里也就放心了,几人立刻冲入王殿中关上大门,启动了防护机关。

  王殿是整个皇宫最重要的地方,也是帝国的最核心所在,这里的防护也是最严的,除了魔法结界以外,整个王殿就是一个机关要塞,启动以后,用特殊材料打造的金属就会里三层外三层将整个王殿封得死死的,而外头布置的魔法路灯,雕像什么的其实都是机关和石偶,只要有人进入陷阱范围就会发动攻击,而且这里还可以启动黑晶城的全城防御机关‘死亡走廊’,到时整个皇宫就会变成一个杀人的机器,来多少人就会杀多少人。

  殿中空旷而幽静,一根根伫立在殿中的黑晶石柱,即粗大又透着神秘的光彩。殿内亮着灯,但幽幽的灯火仍不能照亮整座殿堂,每盏晶灯照耀的尽头,仍是蒙蒙的黑暗。

  跑进王殿的拉达特松了一口气,他立该启动王殿的防御机关,金属的机关立刻将整个王殿像铜墙铁壁一样护了起来。

  霍尔斯守在拉达特身边,有手臂给予他支撑的力量:“陛下,有我在你可以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保护你的安全的。”

  拉达特看着他,点点头,拍了拍他的手:“有你在,我放心。扎尔博格以为派刺客潜入皇宫就能杀了我,他是妄想。现在只等弄清楚外面来了多少刺客,等我的近卫军把他们一网打尽就可以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这空旷的大殿上响起:“是吗?我的国王陛下!”

  话的余音仍在这大殿中回荡,听到这句话的拉达特浑身一震,整个人都怔住了,因为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忽的,整个王殿内骤然亮了起来,只见扎尔博格高居在王殿的宝座上,俯视着下方四人,带着微笑的脸上藏着一分杀意。

  “你怎么会在这儿!”震惊之中,拉达特叫了起来:“霍尔斯,霍尔斯……”

  “陛下,我……”霍尔斯正要保护拉达特周全,就在这时,毫无征兆的一道雄浑霸气重重地击在他的背心,十足十的力量顿时透体而过,霍尔斯一声呛血的嘶嚎,整个人飞扑出去趴在地上不断的呕血,再也爬不起来了。

  “啊!”惊变中,拉达特回过头来,只见比蒙击出的一掌还未收回,原本刚毅的脸上还是那么刚毅,但在拉达特此时看来却多了一分险恶。

  “你……你……”拉达特惊得说不出话来了,连连退开好几步,慌忙又看着怒迦道:“怒迦,你快帮我杀了他,杀……”

  怒迦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出手之间已和比蒙将其他几名近卫放倒。

  “你……你们……”拉达特惊得又退了几步,背已经贴着了殿中的石柱。

  “我的侄儿呀。”扎尔博格缓步从王座上走了下来:“在同一种情况下跌倒两次,你什么时候才能收起你的天真呢?”

  “你们……你们是一起的?这不可能!”虽然眼见事实,但拉达特犹然不肯相信。指着比蒙和怒迦:“你,还有你,你们两个不是被扎尔博格陷害下了监狱吗?”

  怒迦走上前去,像抓小鸡一样把拉达特提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冷冷地看着地上一脸惊恐的他说道:“没错,我们是被断罪亲王下了监狱关了好几年,所以今天才能得到你的信任。”

  拉达特被摔得很疼,但再疼也抵不过一时蒙了的心,他看看扎尔博格。又看看比蒙、怒迦。心中隐约明白了什么,却又不太明白。

  扎尔博格走上前道:“你还不明白吗?他们两个自始至终都是我的人,当初将他们关下监狱,就是为了等政变失败后。尽快得到你的信任和重用。”

  “你什么意思?你……你知道自己会政变失败?”拉达特惊讶的问道。

  扎尔博格说道:“实话跟你说吧。军事政变的失败。这本就是我计划中的一部份。从头到尾,你拉达特一直都处在我的算计和布局之中,从你那自以为是的反击开始。”

  拉达特怔怔地看着他。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明白,我还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扎尔博格轻轻地一笑道:“你不明白,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吧。从你开始四处拉拢人想夺权亲政开始,我就一直知道你的用心,你让西莱斯特.冰稚邪设计送给我银煌军掌控之符,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是假的吗?哼,我只不过是装做不知道,然后借你的手,除掉我想除掉的人罢了。所以军事政变的一开始,我就没希望会成功,因为只有失败了,才能铲除我想铲除的势力,借你的刀杀我想除的人。可笑你还有那个西莱斯特.冰稚邪自以为自己的计划得逞,却不知道这只不过是我让你们得逞而已。我夺王权的计划,从军事政变失败后才真正开始,大战之后,你身边缺乏可以信任的人这早就在我的算计之中,所以我早早的就安排下了比蒙和怒迦这两个鱼饵等你上勾,你知道他们是被我陷害过的人,疑心就已经去了一大半,再通过圣魔一战他们所立下的战功,这不就是你一心想要得到的人才吗?”

  拉达特听得震惊无比:“连圣魔之战也是你计划中的一部份?”

  “你以为呢?”扎尔博格笑了:“还告诉你一件事吧,西莱斯特会死在多伦特尔,那也是比蒙向我透露的行踪,你所做的一切早已经落进了我的陷,我要做的只是找个合适的时间收获你这只猎物罢了。”

  ……

  (发一首别人翻唱的歌词,不知道发过没

  秋风初起,

  征音四野式将变。

  画戟耀日,

  金鼓干戈待阵列。

  亢龙无度,

  道穷战困玄黄色。

  水火相息,

  王者授命鼎新革。

  修竹斐瑟淇奥边,

  武魁纵横四魌界,

  抱负当定千秋业,

  惊世雄才奈何诡越!

  九卷兵甲埋奇略,

  沉冤留待他日雪。

  杀伐存命武经诀,

  是正是邪唯君一念。

  天无清恐将裂,

  地无宁恐将绝,

  神无灵恐将歇,

  物无生恐将灭。

  霸者以废为始,

  害天地生灵灭。

  吾以战而止战,

  摧神裂宁清歇。

  人心思乱,

  风雨逆节,

  太初之杀,

  戢武而绝。

  混沌之戮,

  弭兵或界。

  四海臣服,

  永除烽燹。

  太初之杀,

  戢武。

  混沌之戮,

  弭兵。

  太初之杀,

  戢武。

  混沌之戮,

  弭兵。

  秋风初起,

  征音四野式将变。

  画戟耀日,

  金鼓干戈待阵列。

  亢龙无度,

  道穷战困玄黄色。

  水火相息,

  王者授命鼎新革。

  云海掀涛兮,

  现我碎岛玄舸。

  紫气冲霄兮,

  何惧征途坎坷。

  王树盈光兮,

  灿我圣殿巍峨。

  德被四海兮,

  浩荡万世威赫。)(未完待续。。)